曹操的精锐轻骑尽管人数不多,可是现在胜在士气高涨,加上十几员能战武将奋勇争先,所以并州军在且战且退之际吃了大亏。wWW。QuanBeN-XiaoShuo。coM

经过刚才的几次冲锋,并州骑兵刚出城时的冲劲已经被磨得精光,面对着似乎比他们更加优秀的豹骑,所有的小规模反抗都是徒劳的,因为尽管并州骑兵继承了凉州军的单兵作战能力,可是对于相互间的配合却比较生疏。也不知道曹操训练这支队伍花费了多少苦心,单看这些豹骑营的士兵策马进退间井然有序,竟初步有了步兵阵势的架子,彼此协防保护之间颇为熟练,此时面对着士气受挫的并州军自然是痛下杀手。

“杀!”夏侯惇和夏侯渊两兄弟双马双枪抢入并州骑兵军中,而那些纷纷回头抵抗的士兵,怎能抵挡住这两名武将的三招两式?一时间中枪落马者不计其数,而骑兵队长的纷纷陷阵则让原本就有些慌乱的队伍,变得更加无组织起来。幸亏平时吕布甚为看重这支骑兵,并且并州人生性豪迈堪与凉州比肩,所以战局如此不利的情况下,也只是溃退而没有出现大规模四散奔逃的状态。

而曹操其他几员猛将,乐进、李典、曹仁、曹洪等人也紧随夏侯兄弟其后对后撤的并州军展开追击,此时的战斗虽然以少战多,可是曹操军力量集中,倒是渐渐的掌握了主动权。

吕布赤兔马快所以并没有被曹操几员大将缠住,可是他听着自己属下不断的被砍杀下马的哀号,心中怒火顿起拨马就要接应大队人马,将曹操军的追击队伍拖在当地。

吕布转过身来大吼一声挥动方天画戟直奔夏侯惇而来,而那些越过吕布身边的骑兵们,则在队长的连续呼喝中迅速调转马头跟在了吕布的身后。没有主将率领的他们或许还不是豹骑的对手,可是现在只要有了吕布,他们心中的战意也迅速的被点燃了。

不断的有并州骑兵调转方向加入第二次冲锋的行列,而他们刚才被追击的有些狼狈,此时用发自肺腑的怒喝来发泄心中的抑郁。

曹操几员将领正杀得兴起,这时一员战将金盔金甲,**一匹犹如火炭般的高大骏马杀将过来,这几人心中无不为此人的气势所折服,不过两兵交战近在咫尺,任何的大意和犹豫都会将自己逼入绝境,所以这六人也不搭话,心有灵犀般一同向吕布杀来。

而此时的豹骑再也没有刚才那么轻松了,因为现在他们面对的是数量超过六千人的队伍,并且没有了几大上将的统领,面对实力相差无几的敌人,第一次出战的豹骑也有些混乱了。

不过万幸的是此时曹操的枪兵队伍也已经赶到,他们严密的阵型让并州骑兵收敛住前冲的脚步。两方面的士兵眨眼间便混杂在一起,互相攻击渗透,不一会的功夫,整个战场上便再也分不清究竟哪边是谁的队伍了。

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什么阵势,所有的士兵机械的挥舞着手臂前后左右的进攻着,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中不能有丝毫的停顿,否则很有可能被不知道从哪里砍来的钢刀抹去脑袋。并州的骑兵很多因为座骑倒毙改为步战,而豹骑士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意识到骑战不利的情况下,一些头脑聪明的人纷纷下马以免成为众矢之的。

此时两边交战的场地四处都是震耳欲聋的喊杀声,而那些临死前的喊叫则显得在普通不过,并没有那么刺耳。吕布虽然对于现在的混乱局势非常着急,可是被对方六员武将缠住的他,真有心使出分身之术却实在无计可施了。

如果现在身边还有一两个统兵将领,那么曹操军必破……可是曹性和宋宪此时究竟身在何处?如果他们前来接应的话……

不单是身在战局之内的吕布忧心忡忡,就连在阵外指挥大局的曹操,心中的焦急也是非同一般的。

当日虎牢关外三英战吕布的时候,曹操自认为早就把吕布的实力摸透了,只要自己派出有“恶来”之称的典韦出战,就算不能将其拿下也起码能战成平手。可惜前不久宛城之战让曹操痛失爱将,并且对于自身安全问题也格外注意起来,尽管现在身边还有“虎痴”许褚,可是思前想后的曹操竟然不敢将其放上战场,这恐怕也算是曹操在贾诩手下遗留的后遗症了。

不过曹操手下实力超俗的武将也不算少,就单拿夏侯兄弟来讲,曹操就觉得此二人的武艺与关羽、张飞在伯仲之间,而此时六名武将合斗吕布,本应该轻松胜利的阵容,此时却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曹操看着吕布那漫天飞舞的戟影反而将围堵六将逼得手忙脚乱,心中不禁骇然:这吕布天下第一的名号,果然是实至名归!

正当激战双方不约而同的对场上的形势感到忧心的时候,突然间从东面传来一阵喊杀声,身在战阵的吕布和阵外指挥的曹操心中不约而同的一阵激动,他们无不希望这支迅速靠近的队伍,是来自自己的援军,只要有了这股新生力量,那么必定会终结这种混杂的情形。

“吕布小儿,再与你张家爷爷一战!”远处的喊声让曹操心中一阵兴奋,因为看着几百步之外的那骑黑马黑脸大汉,曹操就知道是谁的队伍来了。

吕布怎么也没想到东门的刘备军居然来支援曹操了,那么他们经过南门的时候没有受到曹性和宋宪的抵抗么?吕布心中突然间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他用力砸开李典和乐进的合力攻击,拨马就要去会那个黑脸大汉张飞。

“你那两个什么健将忒不顶事,一个被我挑翻,一个被二哥砍成两半了。”张飞性急如火,也不等会合关羽就来单战吕布。

此时吕布凭借着马快将曹操的六员大将甩在身后,一听说曹性和宋宪中了对方的毒手,心中一痛连双眼都变得赤红起来。

“千刀万剐的黑厮,我要用你的狗头祭奠我的两员爱将!”吕布此时有些恼怒为何虎牢关前手下留情,如果早知今日当初不如先干掉这个家伙了。

“吕布吃我一矛!”张飞向来天不怕地不怕,虽然当初吕布的实力有目共睹,可是张飞仍然不服气屈居人下。在他看来除了两位哥哥之外,其他人等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就算比自己厉害也要打得他服输为止。

张飞用尽浑身力气中军直刺,并且大吼一声以壮声势,而吕布突闻两员爱将噩耗,心中盛怒之下更是含恨出击。“呔!”吕布看准张飞的蛇矛横扫过去,只听得一声金属相撞的巨大响声,将正向这边靠拢的曹操六将和关羽耳朵都震得嗡嗡直响。关羽知道吕布厉害,急忙紧打几下马腹上前援手,而夏侯兄弟和其他四人,都觉得眼前金星突闪耳朵犹如撕裂般疼痛。

吕布和张飞二人用尽全身力气硬碰一击,张飞只觉得一股大力犹如巨锤一般砸在胸口,眼前一黑口中不由自主地喷出一口鲜血。张飞坐下的黑鬃马受不住如此压力,脊椎竟然生生被巨力压断,嘶鸣一声栽倒在地上,张飞身下一空也随即滚落马下。

“黑厮受死!”吕布虽然双臂也备感疼痛,尽管他惊讶于对方惊人的力量,可是复仇的心让他暂时忘记了一切,当吕布看到张飞翻倒落马的时候,他提起赤兔马居高临下的舞动着方天画戟狠狠地向张飞砸去。

眼看着一招便被吕布打到马下的张飞即将死在吕布戟下,这时关羽的青龙偃月刀恰到好处的点出一击。关羽知道吕布这全力的一劈必定势不可挡,他如果正面抵挡胜算尚且不大,现在从侧面救援更加难上加难。不过多年的作战经验让关羽瞬间做出反应,右臂全力探出用刀头狠狠地砸在方天化戟旁边的戟支上,这一巧力顿收奇效使得吕布的这次必杀攻击,堪堪的贴着张飞右臂砸在地上。

刚才张飞一口气没有提上来,所以眼见着吕布有若杀神似的进攻毫无办法,可是依照着张飞不服输的精神却不甘心闭眼等死,于是他心灵在临死前达到一瞬间的清明,当关羽使出浑身解数前来营救的时候,张飞勉励的向旁边稍稍挪动了一点身子,也就只是这一点点距离,让他逃过了吕布的必杀一击,也救了他自己的一条性命。

关羽趁着吕布一愣的空当,用青龙偃月刀的刀背将张飞的身体挑到身后,尽管这个三弟从半空中狠狠地摔落在地上,难免要吃些皮肉之苦,可是也总好过死在对方的兵刃之下吧?刚才堪堪避过一击关羽心中也知道实属侥幸,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他自己都没有把握可以接下吕布的攻击。

看来这人的实力确实不是我们可以比肩的。一向不服输的关羽在战场上,独自面对吕布的时候竟然生出这样一种感觉,一种面对着对方冷酷的双眼和不断外泄的杀气,从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的一种震颤,真是真正的心灵上的震颤。

吕布双目血红的看着面前这个红脸汉子,刚才那奋力搏杀竟然被这个人“轻描淡写”的化解了,此时和张飞硬碰硬的后遗症已经出现,吕布双臂酸痛逐渐加剧说明缠斗已久的他,现在体力上已经开始出现透支,如果再被如此众多的高手围攻,胜负或许真的就是未知数了。

单打独斗,吕布有信心也有实力将这些人全部击退,可是车轮战乃至于围斗……吕布深深的吸了口气,瞥视了一眼即将杀到身后的曹操六将,然后迅速将手中方天化戟握紧,准备在第一时间将面前的关羽解决掉再说。

正当吕布轻夹马腹准备上前剧斗关羽的时候,只听到背后的徐州城传来一阵欢呼声,紧接着曹操的阵营和刘备的阵营先后响起“破城”的呼喊,吕布回首看着从城池的方向冲天而起的股股浓烟,知道困守将近两个月的徐州,终于还是被打破了。

莫非我吕布今日真的要死在沙场?一想到这里,吕布的面前便再次浮现出晓峰的那张欲言又止的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