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性、宋宪,你们率领一万人马绕城突袭袁术攻城部队,务必配合守军将其彻底击溃以震士气!”吕布稍微降低马速小心的嘱咐着:“切忌不可贪功,击退则止不可追击!”吕布对于袁术的近二十万大军还是心有余悸的,要说他虽然看不起这个人,可是他手下的那么多人马总不会是个摆设,这几天连续的进攻已经将袁术作战的决心表露无疑,如果万一被他趁乱攻破城池……

曹性虽然想说什么,可是转念一想吕布的武勇和平日的性格,于是与宋宪相视一眼抱拳大声领命。WWw!QUAbEn-XIAoShUo!cOM

并州骑兵刚出西门便兵分两股,吕布自己带着一半兵力直直的向曹操军中撞去,他知道曹操是一个最大的劲敌,如果消灭了这个家伙,那么尽管刘备的将猛、袁术的兵多也绝对抵挡不住吕布的并州军全力反扑的。

曹操的攻城部队六千人哪里能跑过并州战马呢?除了极少数的士兵腿脚够快四散逃脱了之外,剩下的有四千多人都被拥出的并州骑兵杀了个支离破碎。不过曹操也不是等闲之辈,虽然吕布的出击让他感到非常突然,可是许昌军却在第一时间内做好了接战准备。

近万名的长枪兵迅速列成阵势等待着并州军的冲阵,而数千名弓箭手也是紧张的拉弓控弦,只要对方骑兵一进入射程便要开弓放箭了。

“回光返照,第一飞将莫非也到了山穷水尽之时?”曹操对于吕布的出击非但不感到惧怕和惊讶,反而好像是长出一口气般对身边的谋士说道:“看来胜负就在旦夕之间了,只要我们顶住这番攻势,那么徐州必破之。”郭嘉等人齐声称之大善。

这么长时间都是顶着对方的压力战斗,让吕布自然是胸中郁气难平,现在虽然曹操军迅速的排出阵势,可是吕布却全然不感到畏惧,他**的赤兔马虽然年口已高,但却仍然神骏不已,不愧是当世的宝马良驹。此时的赤兔马已经跑发了性子,将其它的并州马匹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呔!我乃并州吕布,挡我者死!”吕布将方天画戟横在马背之上,顺手摘下雕雀弓箭走连珠直直的向许昌长枪兵射去。

本来吕布力气就是奇大无比,再加上手中握有硬弓十几箭接连射出,所有人只见到天空中一道长长的白光连续闪过,便听到曹操军阵中接连响起哀喝的声音,血花四处飞溅,中箭的长枪兵满脸惊讶的握着插在喉咙里的箭支,嘴中喝喝作响将身后的人压倒一片。

这时吕布才一马当先的进入曹操军弓箭手的射程之内,其时吕布身后并州骑兵距离尚远,许昌的弓箭手正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面前的形势,这时候吕布第二壶弓箭告诉了他们答案。

四散的箭支好象长了眼睛一样,瞬间将后排准备射击的弓箭手射倒许多,一些人看到身边战友中箭的恐怖模样,心中慌乱之下手里的弓弦便松动了,数千人的弓箭手阵容此时竟然歪歪扭扭的射出几百箭,听着弓箭小队长的怒骂声此起彼伏,吕布仰天长啸凭借着高速的赤兔马已经冲到长枪兵阵前。

曹操军在十八路诸侯会阵董卓之时便亲眼领会过吕布的恐怖实力,虽然他们握紧武器保持最紧密的阵型,对付一般的骑兵倒也绰绰有余,不过现在他们面对的可是大名鼎鼎的吕布!谁敢破阵与其一战?所有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地盯住对方的一举一动,希望通过彼此间的配合,拦堵住吕布那犹如杀神的进攻。

方天画戟横着刮起一阵旋风向不住战抖的长枪兵扫去,虽然曹操军心中害怕,可是数月来的苦练终于发挥了成果。后排士兵看到吕布出招纷纷挺枪直刺,希望通过众人合力将吕布的攻势化解掉。

丈二的大戟虽然离地很远,可是仍然卷起一阵狂沙,那十几杆长枪虽然架在一起却没有丝毫的阻碍吕布的挥戈一击。只听到长枪断裂的声音不绝于耳,而“扑哧扑哧”声音过后,五六具上半身被砍掉的尸体不规则颤抖着倒在沙场之上。

吕布看到长枪阵中露出破绽,提马接入阵中左突右杀,凭借着自己之力将整个枪兵阵势搅得天翻地覆。吕布身后马蹄声渐响,万名并州骑兵终于掩杀而至,虽然许昌的弓箭手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损伤,可是两军交阵以后弓箭手便完全失去了作用。

虽然吕布在军中杀得痛快,可是隐约间他还是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按理说曹操军中能战的猛将决不占少数,可是从刚才追杀开始到现在破阵为止,吕布遇到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偏将小校,真正的上将非但没有打过招面,就连脸都没有露过,曹操究竟在搞什么鬼?

正在并州军和曹操军胶着在一起,挺动兵器互相厮杀的时候,从曹操后队突然传来一阵金鼓声。接下来整个战场上传来隆隆的马蹄声,虽然并州军万人战马声势惊人,可是与此时的地动山摇相比,反而显得小巫见大巫了。

曹操军的长枪兵一直就是在凭借着彼此的相互配合,死死的抵御住对方骑兵的往来驰骋,现在忽听身后响声震天,好像彼此间有默契一般左右分开向两侧散去,吕布因为冲在前方所以当对方露出空隙后最先看到了眼前的情形。

这不看不要紧,一见之下就连吕布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将近两千匹黑色的巨大战马上的士兵身穿极为厚重的铠甲,虽然凉州兵和并州军的盔甲也算天下少有,可是和现在眼前的骑兵比较,就好像身上披了一层牛皮一样单薄。整个曹操的重骑队伍虽然移动缓慢,可是前后两列排列的他们,缓缓前进间就好像是一座钢铁的堡垒。战马的铁蹄每踏在地上一步,便有如擂鼓一般震天的威势,尽管每人手中只是握着一杆黑铁长枪,可是无论是谁也没有办法小觑这支部队。

利用并州骑兵愣神的功夫,曹操的长枪兵整齐迅速的收到重骑兵的两翼以为协防,而数千的弓箭兵则迅速的跟了上来,依靠重骑兵作为射击的掩体,纷纷认扣搭弦向并州骑兵发动射击。

满天的羽箭犹如飞蝗一般倾泻到并州军头上,骑兵们虽然盔甲甚为坚固可是仍然无法抵御所有远程攻击。所有人都挥舞起手中的长兵器拨打雕翎,战马则在原地不停的打着圈子不知进退,时间稍久便有人支撑不住被射落下马,而一些马匹中箭也将马背上的骑士狠狠地甩落下来。

吕布刚才见到曹操的重骑兵心中也有些惊奇,此时属下受伤甚多情况变得危机起来,他手擎雕弓一边拨打箭支一边狠狠地向对方的骑兵射上几箭,吕布全力而发的雕翎箭呼呼作响连续的命中四五名重骑兵咽部的盔甲。

本来吕布以为无论盔甲如何坚固咽喉也是最为薄弱的环节,谁知那几人只是被大力激得向后摇晃两下,随后竟然毫发无伤的重新摆正姿势端坐回来。吕布一向英雄无敌,谁知道这全力发出的必杀射术,竟然连对方的盔甲都没有穿透!看着这些安坐在马背上的骑兵们,好像并没有上前进攻的意思,曹操造出这些犹如穿山甲般的骑兵,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几箭射出无功而返反而激起了吕布的强大斗志,他戟向前指呼喝一声一马当先向对方的重骑兵冲了过去。并州骑兵看到主帅终于有了指示,并且前方的敌人确实怪异,也让他们升起了好胜之心,于是挥舞着手中兵刃呼喊着跟随吕布向前冲锋。

“虎!虎!!虎!!!”曹操的重骑兵看到并州军向自己冲来,他们非但不惊慌,反而将黑铁长枪前指发出震耳欲聋的喊声。整个曹操部队显然被这种气势所鼓舞,不但两侧的长枪兵排列的更加紧密,死死的扼守住了重骑兵的两翼,而且排在后面的弓箭手更是加快了拉弓射箭的动作,一时间全力向前的并州骑兵被射中落马者极多。更新,更快,尽在文学网,www.QUAbEn-XIAoShUo.com,手机访问:wap..cn全文字阅读让您一目了然,同时享受阅读的乐趣!

吕布虽然心中也对这些身披厚重盔甲的骑兵感到惊讶,可是已经奔至跟前的吕布已经不容多想,狠狠地挥动方天画戟砸开迎面刺来的长枪,不过这次他却发现对方的兵器并没有轻易折断,而是发出一声声脆响远远的激荡开去。显然曹操在配备这支部队的时候,是花了很大的心血和精力的。

“呔!”吕布爆喝一声沉重的大戟将面前的一名重骑兵狠狠地砸下马背,那人身上铠甲甚是沉重,加上堕马之后的惯性直接摔断了脖子丢了性命。可是吕布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强力一击也无法完全击破对方厚重的铁甲,回手之间反而自己的双臂也被震的有些发麻了。

尽管如此也没有让天下第一武将吕布露出怯懦之色,他不断的飞速挥舞着方天画戟,将身边聚拢的重骑兵一个个的砍下马背,此时他的额头鬓角已经汗水津津,吕布自己知道再战下去将是必败之局,因为身后的并州骑兵已经完全落入下风了。

吕布奋力架开左右两枪拨马便走,而并州骑兵本来就处在被动挨打的境地,他们在疲于应对之余终于盼到队长撤退的讯号。整个并州骑兵在曹操重骑兵的面前毫无寸功,而两侧的长枪兵的干扰和头顶流矢的侵袭让他们无心恋战,奋力激战几合之后便拼命的后撤,企图迅速离开对方弓箭的射程之外。

“吕布休走,看我拿你!”并州军刚退,在曹操的后阵突然冲出千余骑兵,为首的正是曹操雪藏已久的一干上将军,他们手执趁手的兵刃催马追赶,而曹操军中呼声大振近乎全军出击进行追击了。

“虎骑立威,豹骑何在?”曹操此时见到连吕布都在自己的精心策划下折戟,所以显得荣光满面意气风发,曹操后军的擂鼓助威声越加猛烈,而刚才奔出的千余轻骑队伍,也叫嚣般的呼喊着:“豹!豹!!豹!!!”

重骑为虎,轻骑为豹,原来这就是曹操手中的最犀利的王牌——虎豹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