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灵听到银袍小将的喊叫声心中大怒,袁术在他心里地位崇高不容侵犯,那小子竟然说凉州军攻陷了寿春,这对于袁术经营数年屯兵十几万的大城来说,明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WWw.QUAbEn-XIAoShUo.CoM可是凉州骑兵确实就在眼前,如果不是前来攻打自己,那么这些人远离长安巴巴的跑到这里干什么?

纪灵气急攻心双目冒火之下,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他并没有驱动身边大军上前拦截,而是一挥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来战嘉熙,在他的眼里这个小将最多只不过是个偏将罢了,仅仅统领百余骑兵的能是什么大人物呢?整个战场上的淮南军都停下动作,转过身去看纪灵大战凉州小将,黄盖等人本来以为必死无疑了,谁知道曾经和自己为敌的凉州军竟然半路杀出,而那个实力恐怖的银甲少年也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十合之内那小子必胜。”韩当曾经和黄盖联手战过嘉熙,并且他们对纪灵的实力也是了如指掌,所以对比之下他才有此推论。不过现在这几人身陷敌方军马之中,只有嘉熙胜了他们才有希望逃出升天,于是无论基于哪个方面,孙坚的旧将都是希望嘉熙可以迅速战胜纪灵的。

要说纪灵在淮南一带真的是鲜逢对手,他那口六十五斤大刀光是摆在那里就够有威势的了。可惜平时的耀武扬威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运气,那嘉熙的一条银枪在全力施为、不留后手的情况下如同闪电一般不断在纪灵面前炸开。而黄盖和韩当这个时候身在局外,看到嘉熙那条如同鬼魅般的银枪的时候,才终于知道这个小子当日是手下留情了的。

三五招过后纪灵疲于应对漏洞百出,嘉熙看准机会一枪向他肋部挑去,纪灵心中大骇双手握住大刀顺着身体就往上磕,只听铛的一声脆响,嘉熙手中银枪改变方向去势斜上而去,虽然纪灵的要害之地躲过这击,可是那银枪还是顿时穿透了对方肩膀上的铠甲,将纪灵的右肩带出一道深长的血口。

纪灵交手到现在虽然心中不甘,可是他也知道的确不是这小将的对手,纪灵手中大刀顺势挥出虚晃一招,然后拨马向旁边逃去。嘉熙数招间获胜让凉州军欢声雷动,而淮南精兵则愣在当地不敢相信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竟然这么快就落败了。

嘉熙也不去追赶纪灵,而是横枪立马大声喊着:“贼首已然逃窜,余下人等弃械投降者免罪!”而他身后的百名骑兵也跟着大喊“降者免罪”的口号。淮南骑兵本来还有几人想要上前对战嘉熙,希望可以凭借人数的优势战败对方立下功勋。可是他们刚刚脱阵而出便纷纷栽下马去,众人仔细看时那几人喉咙上都标着一根箭羽,前方那名银甲小将手握雕雀弓正冷冷的望着他们。

这百余铁骑身后的烟尘越来越大,很显然有一支大军正迅速的向这边靠拢,淮南军上次讨董联盟归来之后,对于凉州军的恐怖实力相互间描述的有模有样,对方那种残暴血腥已经深深的植入了每个人心里,并且立在面前的银甲小将简直是太厉害了,在双重的压力下淮南军有人开始扔掉手中的武器了。

金属和地面的撞击清脆而悦耳,这种声音好像是病毒一样迅速的在淮南军中蔓延,只一会的功夫满地便都是刀枪等各种武器,嘉熙凭着一己之力兵不血刃的受降了四千余人,武将在战场上的作用如此巨大,在这里着实可见一斑。

此时孙策和几位老将分开人群跑了出来,上次与凉州军大战的时候孙策并没有参加,所以对于这个武力强横面目清秀的银袍小将并不认识。程普、黄盖几人虽然心中颇有疑虑,可是毕竟对方还是救了自己,于是也随着少主上前表示一下心中的谢意。

“这些人马还是请伯符赶快收编了吧,我家主公说你们孙家如果想要有所作为,没有兵马协助是绝对不行的。”嘉熙抱拳向孙策施了一个礼,他本来年纪也不大,看到孙策年轻健壮浑身散发出勃勃英气,心中也是非常喜欢,如果现在不是双方关系不太明确,嘉熙还真想和对方结交一番。

“你家主公……莫非就是继董卓之后掌管凉州数十万兵马,刚刚平定了白波乱军的董大人?”孙策刚才也听到嘉熙喊的那些东西了,这个董旻以前还只不过是个二流角色,可是董卓一死竟然突然间冒出头来,不但怀柔的安抚了长安一地百姓,而且辣手将白波军收在帐下。现在整个天下间最强的势力非他莫属,不但天子和朝廷在他手中,并且论起财力物力兵力装备,如果凉州军自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的。可是他们远在长安,横跨了数州之地跑到淮南来做什么?难道真的不会是想要攻打袁术吧?

“你家主公美意孙某心领了。”孙策淡淡说道:“这次承蒙贵军相助,我等逃脱性命已然值得庆幸了,这些降卒本来就是董将军所有,我们寸功未立怎能冒领?”

“其实我家主公此次前来是有事相商,等他到来的时候你们再细谈吧。”嘉熙看着一片一片蹲在地上士兵皱了皱眉说道:“这些士兵放在这里终究不甚稳妥,既然伯符推却不如来个折衷的办法。我先挑走一千骑兵,剩下的还需要伯符手下将领管代,否则我一人可统领不了这么多人马。”说着嘉熙也不给孙策拒绝的机会,他向身后那百名骑兵打了个手势,那些骑兵策马奔出每人挑选了十名淮南兵牵马列成阵型。

孙策看到对方做到这步了,如果自己再行推托不免让人耻笑,并且为了今后可以占有一席之地,孙策也确实需要一支部队来替自己打天下。幸好袁术手下军兵号令颇为熟悉,并且孙策这些天来东征西讨在军中有些威名,所以淮南军尽管对于今后的前途感到渺茫,不过可以在一名强将手下效力保命的机会总会大点。

那剩下的三千多兵马不一刻就分配到孙策和他几位部将手中,而这个时候嘉熙身后的那支“大军”也终于显露了形迹。

来者只有百余骑,每人武器挂在得胜钩上,而双手握着两棵巨大的树枝,那马尾巴上也挂着灌木的枝杈,奔跑起来带起满天的尘土,好像有千军万马迅速移动一样。难道这就是凉州军的主力?孙策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那些黑甲骑兵,如果这是疑兵之计的话也太冒险了吧?

孙策少年英雄,在人群之中特别容易辨认。晓峰看到两边人马并没有发生冲突,知道孙策这个少年初出茅庐自然年轻气盛,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是绝对做不出来的。他看到嘉熙和对方相谈甚欢,于是抖马跑了过去想见见这位江东小霸王。

“果然虎父无犬子,文台有子如此也该安心了。”这番话发自肺腑,一想到当日战场上一面之后,孙坚竟然就此撒手西去了,武将的命运如此多折坎坷,这让晓峰想起来也不由得叹息不止。

“大人高义以德报怨,小子无才愧对大人的夸赞。”孙策听到对方论及自己的父亲,孙坚从前的音容笑貌过往种种立时间涌现出来,一想起父亲曾经的谆谆教诲和亲自手把手的教习自己的武艺,心中酸痛不由得再次袭来。

“故人已逝伯符还需节哀顺便,现在你有了数千兵马的资本,并且我知道周公瑾也正在前方等你,有他协助之下成就乃父的遗愿,开拓你们孙家的基业将指日可待。还希望伯符重整精神,不要辜负了文台的在天之灵。”晓峰说完话之后,孙策心中一阵激灵,心中暗想这周瑜的事情怎么也让朝廷知道了?长安江东何止千里,凉州军将自己实力调查的这么清楚,究竟有何用意?

“不知大人这次跋山涉水而来,究竟所为何事?”孙策猛然间想到一个原因,就是那个被天下群雄觊觎甚久的传国玉玺。凉州军很显然这次来并没有太多人马,并且董旻把持朝廷虽然已经稳如泰山,可是这玉玺流落在外终究会被世人耻笑,为了不引人注目率领精兵前来讨要也合乎常理,所以孙策想到这里不由得起了防范之心。

倒不是说孙策留着玉玺想做皇帝,只不过这个东西可是孙坚用性命换回来的,在孙策这个半大小子心目中无疑是相当重要的。像是这个可以寄托哀思的东西,如果就这样轻易给了别人,那么父亲在九泉之下恐怕也要大骂自己不肖了。

“这次前来确有一事相求。”晓峰看到对方把话题扯了上来,于是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坦率的问道:“不知伯符的曾祖母还尚在人世否?”

“曾祖母?”孙策本来还在想怎么应对对方讨要玉玺的事情,因为人家代表朝廷亲自上门,如果拒绝显然便成了意图谋反的罪人。可是还没等他想出对策,那董旻竟然提出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

“我家直系长辈,除了家母之外都已经不在人世了……不知大人为何有此一问?”孙策有点搞糊涂了。

原来那个小娟真的死了啊……其实这个和晓峰料想的一样,在这个时代里可以像小钉他师傅活这么大岁数的确是少见。“这个原因说来话长,不知伯符曾祖母名讳可否告诉我知道,我这次专门为此事而来……”

孙策越来越糊涂了,这个董旻是不是在长安享福享出毛病了?大老远的冒着危险赶来,就是想知道自己的祖母叫什么名字?这也太儿戏了。

“祖母在我还未出生之前便早已故去,她的灵位当时摆在孙家祠堂里,那时年幼除了拜祭之外并没有留心去看,现在想想确实惭愧。”先人那么多谁能每个人的名字都记住?并且晓峰所问的人与孙策相隔四辈,男人或许还能好些,那些妇女本来地位就不高,又会有哪个人专门去记她们的名字呢?

这小子不孝顺!不过晓峰转念一想,如果换成自己恐怕也是这个德性,为今之计就只有跟随孙策前往曲阿,到时候看过小娟的名字,然后再做一面灵位送到华山,由此而已了。

“其实此事甚为波折,不如我们现在上路,让这个孩子给你讲讲事情的始末吧。”晓峰从身后拉出小钉,孙策正在暗自怀疑为何对方会带着孩子上路,可是那小钉聪明伶俐说话间又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成熟感,让孙策也颇为欣赏喜爱。

晓峰和孙策两军越过涂中往历阳而去,这一路上所幸袁术并没有派兵前来追赶。倒不是说袁术这人老实厚道,主要是纪灵负伤回报的实在是太夸大了:凉州军南下数十万兵马奔淮南而来,说是一定要将寿春屠戮干净以报当日大仇。

这里面一部分是晓峰做出的假象,另一部分则是纪灵为了免除罪责夸大事实,总之袁术一听连忙紧闭城门,四面八方的派出信使求援,一连半月毫无动静之后才终于放心下来。经过哨探打听之下,周围府县根本就没有经过大军的痕迹,袁术虽然恼恨纪灵谎报军情,可是事情已经闹得如此大,如果承认自己的错误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于是袁术对外宣称朝廷肯定已有动作,只不过他们的行踪隐秘待机而发罢了,这样才遮遮掩掩的将这出闹剧收场。

孙策于路上终于把事情搞清楚了,小钉知道董卓之名不能外漏,所以只是说朝廷旧将中毒以做掩饰。而孙策知道对方并不是前来讨要玉玺,不由得放下心来。虽然小钉的师傅和自己曾祖母过往种种有违伦常,不过人都死了那么久了,更何况孙策知道孙家欠了晓峰不止一个人情,只不过是让对方看看牌位,这并不算什么过分的事情。

在众人夜以继日的行军之下,这伙数千人马终于赶到历阳,晓峰此时心中有些激动,因为那个风流倜傥的周瑜周公瑾即将出现在自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