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周颀刚到门外声音就先传了进来,晓峰和吕布等人接到快马急报,说他们今日必到长安。WWw!QUAbEn-XIAoShUo!cOM所以晓峰几人早就回府设宴等候,满怀喜悦的等待着这个分别了近一年的好兄弟。

“公修!可真是想死你了。”晓峰上前几步一把将打算下跪的周颀搀住:“公修万万不可如此,你我情同兄弟何必如此多礼呢。”晓峰心里高兴连忙拉着周颀往里面走,这么久时间不见,周颀这个小子越发老练沉稳了,身上也渐渐散发出一种英武之气。看来镇守北地一郡之地也让他成长了不少,此时如果再让他帮忙长安军政,估计此人也会得心应手的。

“主公!华熊给你磕头了!”晓峰刚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雷鸣似的声音,晓峰急忙回身想去搀扶客气一下,可是没想到对方动作太快,还没等自己来得及就已经跪倒在地上了。

“英雄……”晓峰突然觉得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别扭,不过当他仔细的打量着华熊之后,才指着他惊讶的大叫一声:“你怎么变胖了?”

“三哥的事情元霸已经告诉俺了。”华熊抬起头来果然见这厮胖了一圈,华熊脸色有点悲哀的说道:“俺心里难过就不想动弹,每个时辰只是吃几桶米饭打发时间。并且北地那里现在整日无事让人淡出鸟来,除了我们刚到的时候还有几伙不知好歹的大族出来阻碍之外,在公修修葺完所有城墙之后,连匈奴的毛都没有看到。”

“天天不打仗,月月不打仗,俺这个肚子也大了,这个脸也肥了。正好这次公修说要返回长安帮助主公治理朝廷,俺就想回来给俺三哥报仇,省得大家整日笑我只知道吃喝。”华熊说完咧嘴笑了一下,晓峰看他那股憨厚的样子倒是一点没变的。

“你三哥的事情还是不要介怀了,大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这本来就是他们的宿命,更何况射你大哥的孙坚也已经死了,怨怨相报无休止我看就这样了结了吧。不过仗还是要打的,你们稍微休息几日,我给公修操办完婚事之后,你们便出关迎战白波军。”晓峰拉着周颀边走边说,华熊听说真的要打仗,兴奋喜悦的表情溢于言表。

“白波军……”周颀接连听到两件令他惊讶的事情,不过国事为重的他还是捡重要的事情问道:“我们不是和白波军签有协议互为援手么?此次出兵会不会有背信弃义之嫌?”

“此事宴后再说,大家想你的紧,今夜你就给我们说说这一年来北地的情况便可,其他军务琐事放在明天处理。”晓峰说着将周颀拉入屋子。像是张辽和高顺他们自早相熟,所以连忙上来相见一叙别情。而吕布只是轻轻颌首微笑不语,看来他对于周颀现在的精神状态也是相当满意。

“公修,这是吕兄的公子,嘉熙,你们两个一文一武是我的左膀右臂,今后多多亲近好好协调。”嘉熙继承了父亲的豪爽的性格,看到这个晓峰终日挂在嘴边的人物,果然如同大家所说英姿飒爽气度不凡,所以心下喜欢顿起交结之意。

而周颀看到嘉熙虽然是吕布之子,可是却没有纨绔子弟那种眼高于顶的傲气,不但面挂笑容而且态度和善,并且此子身体健硕手脚颀长,一看就是个练武的好材料。既然主公说他武艺非凡,那么今后两人接触的时间必多,见到对方态度如此诚恳,所以周颀也有了喜爱之意。

众人站在当地寒暄一阵便入席开宴,朝廷大臣喜欢的那些歌舞杂耍之类的调调,晓峰知道这些人都不喜欢所以没有准备,只是令人将大家的长几尽可能的靠在一起,这样大家喝酒聊天的时候,也能最大限度的拉近彼此间的距离。

北地一郡发展确实不易,当初周颀他们带兵赶到那里的时候,几乎根本看不到什么人烟。城池破败漏洞极多,而那些散落在周围的住户不但穷困,而且数日内或许才能找到一点东西充饥。每家但凡有少女青壮的大多都卖给当地大户,所以整个北地郡如此下来,竟然还没有那些大族家的豪宅繁荣。

周颀刚刚到达的时候,虽然也带了不少百姓,可是修葺城池开整土地修建住宅,这一分摊下去人力及其短缺。于是周颀便派人四处收罗,竟然将北地制下的七县之民全部集中在北地城中。那些农民本来每日就为吃喝发愁,这下朝廷的军队不但坚守此处保护大家平安,并且还以劳供食让大家看到一条活路,所以除了这七县之外,稍微偏远一些的百姓听到消息,也蜂拥的向北地云集。

虽然当时粮草不少,可是吃饭的人口增多,粮食需要留种播种之后,这个食物问题立刻浮出水面成为周颀最头疼的事情。不过幸亏老天有眼,在最困难的时候一户大族突然发难,说是周颀妨碍了他们自由买卖农奴的权利,并且还带着近千名无赖泼皮家中打手到周颀眼皮底下闹事。

这群家伙自认为实力雄厚,占据北地郡多年无人敢问,可是这次却是自己撞在枪口上了。周颀一看到他们当时眼睛里好像看到一囤囤的粮草一样,当即下令全军出击,华熊上马一刀就把那个罪魁祸首砍在马下。

之后就以谋反罪名抓人抄家,只要谁敢抵抗咔嚓就是一刀,在如此强横的态度下谁能出来指斥周颀做的不合国法呢?大批的粮草和已经播种完的大片田产迅速到手,并且与之相对还有大量有着丰富经验的劳动力,这么骄人的战绩使得周颀顿时发现了一条迅速致富的道路。他知道其他大族虽然立刻表示出摇尾欢迎的样子,可是他们下面肯定会做着什么小动作,来达到驱赶自己离开这里的目的。

通过暗自调查周颀发现,这些大户竟然都与匈奴暗通款曲,他们每年都会运输一部分粮草送给对方,以换取暂时的和平。而周颀的到来让他们突然产生了危机感,竟然几家联合凑出大批金银珠宝粮草货物,想让匈奴出兵消灭掉驻守在北地的力量。

周颀正愁没有口实铲除这些害人精呢,这下证据确凿决不犹豫,不但派军拦下护送物资的部队,而且还在他们身上搜到信件作为凭证,一阵快刀斩乱麻的血雨腥风之后,整个北地郡才终于清静下来,周颀本来平时就看不惯这些氏族大户,这几下更是不留余地斩草除根,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的忙于北地的建设。

当然,秋后匈奴没有收到礼物粮草自然怪罪汉人不讲信用,他们召集了几部人马将近万人,气势汹汹的渡过长城向北地杀来。不过令他们感到惊叹的是,汉人竟然在这里修建了一座大城,并且里面驻守的士兵比自己还要凶残恐怖!

无论是霍颜、梅英还是华熊哥们几个,每天不是帮助百姓下地干活,就是帮助工匠上城整修,晚上再经过训练之后,大家心中都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正好在大家憋闷的马上就要爆发的时候,匈奴出现在他们面前,尽管以前的洛阳军和异族交手经验不多,可是那些凉州军与羌族的交锋可是出了名的屡战屡胜。

周颀害怕这些匈奴见到北地难攻,便四处散开残害周围百姓破坏田地庄稼,所以第一晚就命令华熊率军冲营,一把火烧得匈奴四窜奔逃随军牛马牲畜也捞回不少。那些匈奴人向来最怕勇士,华熊本来长相就颇为吓人,更何况他手里那条粗长的大刀挥舞过后血流成河,所以匈奴的几个族长战后收拾人马,商量几句就要暂时撤退回去多找兵马再来报复。

可是就当他们刚刚撤退不到半日,就中了周颀四散安排的伏兵,数路大军齐出足有万余人马,再加上华熊那千名骑兵跟在屁股后面一路血腥追杀,虽然最后前来抢掠的匈奴没有全军覆没,可是他们也知道汉人在这里布下大军,如果实力不够还是不要自寻死路为好。

自此内外形势一片大好,周颀经历了几次短暂的危机之后,竟然将其一一化解,并且期间晓峰从洛阳和长安两地频频运送能工巧匠生活物资过去,所以慢慢发展下然要比刚开始容易许多。只不过这安民守地之事非一朝一夕之功,当日匈奴来犯的时候也相当危险,因为周颀尽管增大人手,可是也只是将北面城墙修好,而其他三面尽皆破败不堪。幸亏匈奴没有发现这点,而周颀又出击及时,要不然让他们攻进城里的话,之前一切努力便要付诸流水了。

不过此时一切已经向好的方向发展,周颀在北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李维向来胸怀抱负,想为朝廷和百姓做点事情,而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晓峰已经可以完全信任他了。在这个时候将周颀扔在北地显然是浪费人才,不如将其收回身边,放李维过去一展所长也好,或许此人也会给大家带来什么不一样的惊喜呢。

宴会上大家频频把酒,并且听到高兴处相视大笑不止,虽然听起来好像觉得其中并没有什么困难的,可是晓峰曾经把持过长安的这个乱摊子,知道这只不过是周颀大概说说罢了。在这些看似顺风顺水的背后,有多大危机和困难是绝对难以想象的。劳动力不足春耕即将结束足以令人焦急;而百姓蜂拥而至粮食日渐不足,如果减少供应岂不是自打嘴巴?再加上大户氏族的不妥协态度,那关外近万匈奴骑兵带来的巨大隐患……想要真正治理好一个地方,绝对没有游戏和小说中那么简单容易。

嘉熙此时眼中尽是崇拜的目光,因为他年龄不大,经常被父亲和晓峰指责没有经验做事鲁莽,现在面前这人不但做事得体大局观强,并且其治军理事的能力不弱,嘉熙暗自打定主意今后有时间一定要和对方多做请教,这样或许自己今后也能掌管一城一郡之地风光风光。

“对了,公修,有件喜事你是绝对想想不到的……”晓峰微笑着说道:“我给你谋了一桩婚事……”

ps:上班族的悲哀啊,一有项目就要拼命的加班加点熬夜干活,看看今天还有时间更新不了,如果写完了我会尽量更新的……不过希望不大,项目开始的时候比较忙碌。忙去了,大家慢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