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里啊?我记得我在那个酒楼喝醉了酒,然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Www!QUanbEn-xIAoShUo!cOM”晓峰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秀儿问道,秀儿看到晓峰已经醒了,连忙端过一碗醒酒汤来,一边喂着晓峰喝汤一边把刚才在福仙居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讲到惊险处连这个小美女都有些心有余悸。

原来自己醉倒之后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看来喝多了确实误事,要不是梅英霍颜等人拼死保护,如果不是董卓及时赶到,那么自己恐怕早就在睡梦中丢了脑袋。

晓峰开始埋怨起自己来,要说现在自己身处局势动荡的汉末,无论是谁都有可能找个原因杀了自己,怎么能刚刚安稳下来就麻痹大意了呢,看来今后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危着想,一定要万事小心了。

不过这件事情过后,晓峰却发现秀儿雁儿此时对待自己的态度有所不同,原来还是扭扭捏捏的,可是现在却是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或许经此一事让这两个美女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吧。

晓峰正与两位美女低声交谈着,这时从帐外传来郭汜的声音:“不知晓峰大人是否醒转?主公有事相请。”晓峰知道虽然自己这次在洛阳闯了大祸,不过董卓应该不会因此怪罪自己的,要不然的话早就把自己砍了,还等到醒来再招呼做什么。

“郭将军。”晓峰连忙揭开帐帘说道:“我也是刚刚清醒,劳烦你前面带路我也有事想找大哥相商。”郭汜应了一句转身带着晓峰朝董卓的大帐走去。

当晓峰一进董卓的中军营帐,就看到李儒贾诩与其他三位将军正在商讨着什么,看着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应该是件好事,现在晓峰已经找到一点作董卓弟弟的感觉,于是连忙向董大哥作揖赔礼说:“昨日小弟鲁莽,在洛阳犯下如此大错,以至于拖累了一干兄弟,实在是令人汗颜。”

晓峰的话说完四位将军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李儒贾诩眼中一阵寒光闪过,面无表情不知他二人心中想些什么,董卓则哈哈一笑说到:“贤弟不必自责,那些铁卫本来就应该尽到保护你的职责,就算伤重身死也是他们的责任,相反之下那个姓何的贼厮确实该死,竟然敢动我西凉的人,那人我已经将他关入军营的大牢中,兄弟如要出气我马上命人把他脑袋砍下来,看看里面装的是大便还是稻草。”

李儒和贾诩的表情早就被晓峰看在眼里,确实如果单以一个仙人而论,怎么会把自己卷入那么混乱的纷争当中呢,如果这件事情不找一个好的理由混过去,那么刚刚才作出的努力又要毁于一旦了。

幸亏刚才在两位美女的讲解下,晓峰对整个状况也有所了解,特别是那秀儿姑娘伶俐聪明将当时大家对话学得惟妙惟肖,真亏得她是一个农家姑娘,面对如此火拼阵仗还可以如此冷静,不过她从前也是经历过屠杀抢掠的场面,所以才可以较为镇静吧。

当时将事情前后听过之后晓峰就在心中不停的编造着借口,对三国历史有些了解的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一行为竟然悄然的带动了历史的发展!因为在历史上董卓进京后不久,便招诱了何进兄弟遗留下来的兵马,虽然这些人马实力大大不如西凉军,可是人数也有十几万之多,就算是摆在那说一说也足够吓破敌人胆了。

晓峰想到这点心中也不知是喜是忧,董卓残暴在当时素有恶闻,而他在洛阳横行一时的三个条件:迎少帝,收编洛阳军,收服飞将吕布,这三个条件在自己的直接间接干涉下已完成大半,尽管历史不会因为某些人的行为发生变化,可是一想到不久之后那繁华兴盛的都市将被付之一炬毁于一旦,心中还是有些莫名的伤感的,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继续神仙弟弟的身份,然后在旁边不断拉住董卓,一方面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一方面也算是为这个汉末的百姓做些什么吧。

“小弟在此恭喜大哥。”晓峰连忙向董卓鞠躬说道,董卓一张凶脸笑成了一朵花,他哈哈一乐问道:“贤弟这次又是为了什么恭喜于我啊。”郭李樊张四位将军齐齐向他看来,李儒脸上一缓好像放下一件心事面色有所好转,而贾诩眼中精光闪烁,紧紧地盯住晓峰的面容似乎要找出什么破绽。

这个贾大头看来还是在怀疑我,今后一定要处处小心千万不要让他抓住把柄,晓峰默默的想到,不过他看到李儒面色的转变心中还是有些欣慰的,谁说这个“李军师”不是好人了?今天看来他倒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要是说他对付少帝的手段毒辣,那也只能说明李儒对于他的岳父极度遵从,就算是董卓让他上刀山下油锅恐怕这人也会照做,仅仅看他对付汉帝的手段并不能完全否定李儒的为人。

虽然晓峰心中闪过种种想法,可是嘴上依然没有一丝停顿,他笑着说道:“大哥手中尽握洛阳兵马,完成心愿指日可待,难道这不值得庆贺么?”这句话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个字,可是晓峰还是慎重的选择了措辞,因为他只知道历史的结果,而现在那洛阳军到底有没有归附董卓还未可知,所以无论是清怎样发展,这番话已毫无漏洞,如果洛阳军已经归附,那么这句话合情合理,如果现在仍未实现那么这句话也可以听成“大哥手中尽握洛阳兵马完成心愿指日可待”也是无懈可击。

果然这席话说完除去面带惊讶的贾诩之外,所有的人都兴奋异常,因为晓峰所说的事情正是他们刚才讨论的,并且不久之前赶往洛阳笼络大军的使者带来了好消息,何进的洛阳守军与何苗的禁卫军本来听命何梁就是委曲求全,现在听说何梁被捕西凉刺史董卓在洛阳声势大振,所以一有使者安抚马上表示效忠,在那个时代当兵的也要有选择主公的眼光,西凉军名声在外并且有十几万虎狼之军虎视眈眈,有点脑袋的人都不会轻易与他作对,更何况此人与他的兄弟手段非常,刚刚进京就干掉了“将军”何梁,令人费解的是朝廷竟然对此事无动于衷,老百姓更是拊掌称快,所以这招诱之事水到渠成轻松异常。

少帝本来就没有什么权利去控制守军,此时董卓上表要求自领前将军一切权力,并且隐隐有威胁逼迫之意,少帝虽然心中满腔怒火,可是偏偏手中无兵无权,这奏折虽然没有批示可是对于董卓这种扩张实力的事情却没有一点办法,况且这只是董卓表明自己已经控制洛阳军的手段罢了,到底少帝怎样想他才不去理会呢,反正自己已经上过奏章,别人也不好再说自己什么闲话,并且在当时大家都感到汉室垂危,谁敢去指责一个手握近四十万大军的杀人狂魔呢。

董卓大笑说道:“我们几人也是刚刚接到回报,连郭汜都不知道此事你怎么会知道的?”这句问话显然是对晓峰的那段恭贺之词做了肯定,郭汜一听有如此好消息喜上眉梢连忙大呼小叫的向董卓贺喜,要知道如果董卓手中兵马增多,那么最先得到好处的就是手下将领,因为毕竟一个人再怎么厉害也无法统帅数量那么众多的士兵,带兵打仗还是需要这些士官负责的,并且他们人人手下都有私兵,平时上阵不得已才将西凉精锐派上战场,这下如果能分得洛阳“炮灰”那么打仗的时候就可以以最少的牺牲换取胜利了。

“天机不可泄露。”晓峰露出神秘的一笑说到:“不过一切自有天数,大哥得到洛阳军丁之事确是上天注定的,小弟也是尽些绵力罢了。”这个时候虽然谦虚是可以的,但是这么大的功劳不往自己身上揽点,那么恐怕今后要后悔了。

“莫非贤弟此次进入洛阳是为了……”董卓其实脑袋并不笨,并且现在一想到自己是天将下凡,所以潜意识里的智慧竟然增强了,本来李儒与贾诩也一直在商讨怎样夺取洛阳兵马,可是何梁从来都是带着重兵招摇过市,并且无缘无由就霸占人家兵马也说不过去,正在李贾二人总结几条途径考虑怎样实施的时候,从洛阳福仙居传来的消息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契机。

贾诩当机立断推翻了前面的一切布置从头来过,而董卓本来就一心想要营救神仙弟弟,听到贾诩竟有如此一箭双雕的计策于是也欣然接受,就这样原本曲折难办的事情,经过晓峰这样一闹竟然顺畅起来,收服何梁之后竟然洛阳军于如此容易便归于掌握,现在听了晓峰的一席话大家都渐渐“明白”,原来事情如此顺利全都因为这位仙家拼死冒险的功劳,所以四位将军和李儒的尊敬之意更浓,贾诩惊讶恐惧之意竟然没有掩饰好全部写在了脸上。

“好贤弟啊。”董卓几步跨到晓峰面前,两只肥厚有力的手紧紧抓住晓峰的肩膀说:“原来事情进展迅速都是贤弟的功劳,这次你以身犯险让为兄我深感愧疚,我董卓对天发誓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一定保你安然无恙。”

董卓是什么人啊,那可是西凉数一数二的猛将,虽然现在可能有些发福,可是手下没有两把刷子那些将领早就反了,在他兴奋一抓下晓峰双臂顿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如果董卓再用些力气,那么恐怕晓峰的双臂就要从中而断了。

从来就没有过这种经历的现代人哪能忍住疼痛呢,晓峰一声惨叫让董卓清醒过来放开了手。

好疼啊,这个董卓的手劲还不是一般的大,看来李儒这个家伙的忍耐力是够惊人的,要不然换个普通人恐怕是遭受不起董卓**的。晓峰虽然心中胡思乱想可是刚才毕竟是失礼了,他连忙忍痛抬起双臂抱拳说:“小弟一切不为他求,只希望大哥可以早日得偿心愿,这点小事不足挂齿就算我不去做,大哥仍然可以成功,我只不过顺水推舟罢了。”如果历史上没有他这个人的话,那么凭借着贾诩李儒的智慧还是会让洛阳军屈从,只不过晓峰加速了历史进程罢了。

贾诩本来张口想要问些什么,可是张了张嘴一番话始终没有出口,他知道现在董卓已经完全信任这个“神仙弟弟”,就算此人身上还有诸多漏洞,可是只要自己一开口就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并且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此人确实让董卓轻易得到了十几万大军,就算是巧打巧撞也只是有功而无过。

董卓这才想起晓峰说过他是普通血肉之躯这件事情,虽然刚才那声大叫有些无礼,可是转念一想这个人竟然冒着生命危险协助自己成就大业,于是心中只有欣慰感动,而不会有责怪的意思。没想到晓峰这声大叫反而给了这些人另外一种舍生忘死的良好印象,这就是晓峰所意想不到的了。

“贤弟,刚才那下没有伤到你吧?为兄给你看看伤势。”董卓从前侠义于乡里的时候,治疗跌打骨折什么的也有些心得,毕竟这些人成天舞刀弄枪,不可能回回都可以赶上身边有大夫的情况,所以一些简单的包扎还是会的。说着董卓就想去查看晓峰的双臂,看看到底有没有被他抓伤。

晓峰强忍疼痛微微挤出一丝笑容说到:“大哥不用为我担心,这些小事我等下回帐自会处理,相反之下大哥刚刚控制洛阳守军,这些人军心不稳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挑唆反戈一击,所以大哥还是尽快任命人手去接管军士,军情一刻不能耽搁,千万不要因为我而误了大事。”

董卓终究是一方霸主,刚才只是一时激动冲昏了头脑才有如此作为,现在听晓峰一说重拾心情点头说到:“贤弟果然一心为我,今后我愿望达成之日必不负汝,郭校尉将贤弟送回营帐,找最好的大夫为贤弟检查。”郭汜连忙接声答应,董卓接着说道:“办完此事之后,你与张济同赴洛阳,给我挑出五万精兵守卫京师,剩下的你们二人可各自挑选一万五千人充作禁军,今后洛阳治安便暂时交给你二人负责。”

郭汜虽然心中十分崇敬这位小仙家,可是无论是接送都由自己负责,那么军议这种大事不参加显然被排出权力中心之外,在些许埋怨之外也有一点失望,不过当他听说董卓不但分给他一万五千兵马,而且洛阳城守的肥差竟然落在自己身上,这显然是董卓对自己的一种奖励,自己和张济都曾出手救助过晓峰,于是董卓在信任这个弟弟的同时也下意识的提拔了这两名手下。郭汜想都没有想到原来尊敬天神,好处来的这样快,于是道了声谢之后连忙更加恭敬的将晓峰送回了营帐之中。

董卓见到二人离开于是继续招呼众人商议控制洛阳军的事宜,一场汉末朝廷的腥风血雨就此渐渐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