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贼你死期到了!”王允微捋着胡须紧紧地拉住一个老太太说道:“你弑帝杀君人神公愤,为了一己私欲又放火焚烧了大汉数百年基业。WWw!qUAnbEn-xIaosHuo!Com今日你蜗居于此终于被老夫觅得机会,如果你想让你的老母免受刀剑之苦,就赶快命令手下放下兵器束手就擒,而你非自刎以谢天下方结万民之恨。”说完一把将董卓的母亲推倒在地,伸出右脚狠狠踏住,从腰间抽出宝剑直抵其脖颈以示威胁。

“王允,没想到你如此卑鄙!”董卓见到母亲萎顿在地受人侮辱,不由得须发皆张牙关紧咬嘴角流出血来,雪儿看到王允出现本来躲躲闪闪还有些回避,可是现在见到董卓怒极攻心怕他一时想不开真的作出傻事,于是起身紧紧拉住董卓衣襟,让他尽量冷静下来。

“董贼还在拖延时间,莫非你觉得会有人来救你不成?”王允放肆的大笑说道:“恐怕此时郿坞城门早已开启,我埋伏在外还有五千兵马伺机而出,你拖得时间越久只能越加绝望,老夫劝你赶快自尽省得受人侮辱。”大殿内外的西凉人马听后心中大惊!此时镇守此地的西凉精兵也不过三千多人,而对方有备而然握有胜算,时间久了外面伏兵一同冲杀进来,恐怕都要玉石俱焚了。

果然远处的喊杀声越来越大,兵器的碰撞声夹杂在双方士兵临死前的哀号中格外刺耳,董卓听着声音越来越近,知道王允刚才所言非虚,没想到自己英明一世,竟然让此人在手下培植出如此庞大的势力。

“王司徒果然是坚忍之人。”董卓扔掉手中乌金大刀说道:“中原群雄齐来攻我之时你不出手,现在竟然窥此机会想要将我一举歼灭,对此毅力董某佩服之至。”

“董某纵横沙场数十载未曾经历过惨败,可是临近迟暮之际竟然可以栽在你的手上,真可谓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董卓指着王允说道:“所有罪责我董卓一人做事一人当和我家人无干,只要你将他们放走我便任凭处置。”

“颖儿,你怎能如此糊涂?”趴在地上的董母浑身虽然发颤,可是言辞却异常坚定的说道:“儿戎马一生在边疆抵御外族多年,虽然外面流传诟病甚多,但是为娘知道你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现在你手握朝廷大权怎能轻易放弃,为今之计趁着贼子们还未聚集于此,带着儿媳突围去吧。只要你能想着替为娘报仇,就算我在九泉之下也瞑目了。”

“大哥!就算你自愿死在这个小人手里,他也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你赶快带兵突围吧,这几年的荣华富贵我们已经享受够了,要是没有大哥的话董家怎能如此繁盛?我董旻死而无憾!”一个满脸胡子身形健壮的大汉突然挣脱束缚,一边大叫着一边就要推开王允救出母亲。可是还未等他跑出几步,身后冲上来两人一刀一剑直直刺入他的胸膛之中,那个自称“董旻”的胸口鲜血泉涌喉咙嘶嘶作响,不一刻便向旁栽到死在血泊之中了。

“叔颖!”董旻一死董家上下哀号声响成一片,董卓身体不断的颤抖着,死死的盯着王允不放:“老匹夫!你竟敢下手害我家人!”

董卓平日素有威严,王允虽然这次兴兵作乱已有反意,可是此时看到董卓那张凶恶如同魔鬼的脸,王允心中还是不由得一阵紧张害怕。

“此人是董旻?那现在朝中之人又是谁?”王允突然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董卓的弟弟董旻怎么会同时出现两人的。

“哈哈哈哈……”董卓突然狂笑数声指着王允说道:“老匹夫,没想到你也会棋差一招吧?现在朝中那人与我毫无关系,我只是甚爱其才,才让他冒我兄弟之名掌握朝政,这件事情虽然对外密不透风,可是凉州内部那是人所共知。况且此人生性仁义豪爽,现在甚得长安百姓和凉州军兵爱戴,就算今日你将我全家杀毙于此也无用处,只不过你将会遇到一个更加厉害的对手罢了,难道你还能再坚忍几年才动手么?你也一把年纪了,还想做这春秋大梦!”

“你住嘴!”王允万万也没有想到晓峰竟然不是董卓的弟弟!按照计划他将董卓杀死之后,便会退到二线将主谋之位让给吕布。那天晓峰将吕布堵在司徒府中便是最好的证据,并且到时候自己还可以拿出吕布就是吕不韦子孙的证明,就算吕布如何强辩恐怕也不会有多少人相信他了。

晓峰基于全家被杀这个原因必定会找吕布报仇,王允相当了解双方实力,就算晓峰身后有十几万凉州精兵和十数位能战将领,可也绝对不是吕布的对手。况且自己已经收买了长安的部分统兵将领,大乱一起自然可以从中取利,晓峰凉州实力虽然强大,可也必定落得破败的结局。

凉州兵败,并州军也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就在吕布元气未复实力大损的时候,王允便以天子旨意讨伐吕布将其势力彻底从长安连根拔起,以上便是王允这次的连环之计,如果这条计策可以顺利实施,那么数日之内长安握有大权者就要改姓了。

不过以上的假设都是要基于重要的一点:晓峰必须对吕布产生嫉恨,并且导致双方交战火拼!可是现在董卓一番话说完,无疑是给王允当头棒喝浇了一头凉水。平日晓峰和吕布之间的关系简直比对董卓还要铁上数倍,并且吕布对待晓峰也是甚为赏识关照有加。虽然最近两人略生嫌隙但终究是因为董卓而起,如果自己今天真的把董卓杀死,不但不会按照原来的计划发展,恐怕最后还会导致两强合作,凉州并州从此合并为一家的事情发生。

“怎会如此……那个董旻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弟弟?”王允遭此巨变不由得目光涣散声音颤抖起来:“怎会有这种荒唐之事发生?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就是你的弟弟,我杀死你们全家之后,董旻和吕布便会自相残杀,两虎相争我坐收渔人之利,到时候朝中大权在握,我就可以逼迫天子让位,我们项家就可以重新夺取天下了!”

“你要篡位!”董卓瞪大双眼喊道,王允的胡言乱语显然使整个大殿之中同时震惊,不但凉州军方面对此野心颇感恐惧,就连王允身后那些人显然也不知道他有如此打算。

“没想到吧?”王允一下子从幸福的顶端突然坠落到失望的谷底,就算他平时再怎么老练沉稳,此时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你们董家做的荒唐事!”王允身体颤抖渐渐减缓,他胸膛突然挺起好像聚起万丈雄心厉声说到:“我乃楚霸王项羽的后代!当日先祖遭刘邦这个卑鄙小人谋害,就此失去争霸天下之机。而那刘邦害怕我们项家会重渡江东为先祖报仇,于是竟然下令斩杀天下所有姓项之人,我家祖上为了积攒实力重夺江山,所以才改姓为王,就是要时刻提醒自己——我们项家才是这江山的真正王者!”

“可惜历经数百年大汉江山竟然稳如磐石,我们王家虽然发动机次政变,可是无一不是惨淡收场。直到黄巾军突起你这个西凉贼子又把持朝政害死天子,我才终于找到机会完成先祖宏远!”王允放声大笑,好像自己已经成功完成计谋,登临天子之位一样。

“我老了,膝下无子恐怕无人可以完成这个宿愿,不过既然机会就在眼前,哪怕是只君临天下一日,我项允也算没有辜负列祖列宗的希望。”原来王允一直支持董卓,只不过是为了推翻汉朝,然后再取而代之做做过皇帝的瘾罢了。而他之所以当日对吕布的心情如此了解,也是因为他的境遇同吕布完全相同,只不过他们两人对于承载先祖宏远的理解不同罢了。一番话之后大家突然发现,这个王允竟然是霸王项羽的后代……

“项允……”董卓看到王允这样非但没有嘲笑,反而突然觉得此人非常可怜,如果一个人终生都生活在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枷锁里面,那么对于他将会是个多么残酷的事情。并且这个负担竟然一直延续了四百年之久,只可惜一切都成了镜花水月罢了,到头来岂不还是落得一场空?

“你我都是行将就木之人,这天下之事还如此热心有何意义?老夫看你也是大把年纪,只要今日你肯善罢甘休我也不会多做留难,必定放你找处地方归隐养老,而争霸大业还是留给那些年轻人吧,不及时享乐岂不是空度一生了么?”董卓也不知道为何起了饶恕王允的念头,可能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比较可怜吧。

“董贼休要大言不惭!”王允受到打击之后好像精神有些错乱,他挺剑指向董母的脖颈说道:“刚才死的那个绝对不是你的儿子董旻,是不是?只要你承认下来我便饶你一条性命!”

“奸贼!”董母趴在地上看着死去的儿子眼泪早已哭干,她现在又听王允竟然如此荒唐,逼迫自己作如此的事情,于是哭声说道:“发体皮肤受诸父母,此人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骨肉,我怎能不认?你这奸贼要杀便杀,我儿仲颖自然会替我母子报仇雪恨。”

“想死我就成全了你!”王允恶狠狠的将宝剑向前一送,那董母咽喉中剑立毙当场。

“王允老贼我与你不共戴天!”董卓见到自己的弟弟和母亲先后遭人毒手,心中怒火陡然而起,伸脚挑起乌金大刀便要上前砍杀王允。

“杀!统统给我杀!”王允变得更加疯狂起来,他退入身后的从人当中挥剑对董卓的家人一阵劈砍,当场登时惨叫连连鲜血流了满地都是。

殿外禁卫早就忍耐已久,他们看到董卓发飚下令杀人,于是也纷纷抽出兵器向殿内冲突。不过王允这批人马实力太强,尽管西凉禁卫占有人数优势,可是一时间根本拿不下对方。

董卓含愤出击刀刀风声大作,挡在他身前之人虽然疲于应付,可是防守严密令董卓难以有寸进之功。时间一久董卓知道今天如果想凭借自己之力杀死王允,恐怕是不可能的了,如果不赶快撤退的话,那么很有可能连雪儿母子的性命也休想保住。

就在金龙殿内厮杀成一片的时候,此时殿外传来的喊杀声却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