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王允用右手紧紧地卡住了自己的脖子,他跪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满脸通红似乎要滴出血来。wWw、QUAbEn-XIAoShUo、Com

“人老了,看来抵抗不住这种药力了……”王允的声音变得低沉而沙哑,看他那恐怖的模样就连吕布也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可是吕布知道现在正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既然王允派出这三个人抵挡自己,那么凭着他的老辣沉稳肯定是很有把握的,由此推知这三个外表各异的人手下功夫绝对不容小觑!

“义父,这个人是杀还是留?”站在最前面擎着一对链锤的高瘦男子默默的问道,看他那种淡漠的神态,好像完全不把天下第一的吕布放在眼里一般。

吕布从来都是傲视天下,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轻视过?他见到对方双锤巨大显然颇具威胁,不过自从吕布艺成之后还从未遇到过难缠的对手,所以这份自信心和发自内心的威势让他顿时精神百倍,宝剑似乎也被他气势的催动下竟发出凛然的寒光。

“峰儿不要鲁莽……”王允狠咳了几声说道:“奉先只不过是拿不定主意罢了,如果是换做我也会如此。更何况你们勇则勇矣却不知变通,至坚者易折,这句话难道你们都没有听过么?可以做到真正天下无敌者非奉先莫属啊。”王允几句话说过之后脸上又露出难过的神色,他拼命的捶打着胸口好像十分痛苦的样子,而此时站在吕布面前的这三个人竟然就是华山贼首:阎峰,王洋和何江。

“我知道凭着现在的实力确实难以杀死此人,可是此时他身边并没有趁手兵器,以我们三人合力就不信拿不下他!”阎峰双锤一举有些跃跃欲试,正因为吕布之名威震天下,所以这些习武的人才要加倍的努力以图超过此人达到武学的巅峰。

“既然你如此自信为何不来试试?”吕布虽然被对方的态度激怒了,可是作为一个优秀的武人来说在作战的时候,沉着冷静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是最重要的,只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被外界因素干扰,这样才有资格窥视武学其中的奥妙。所以吕布此时已经变得越来越冷静,嘴角上微漾的轻蔑的笑意,显得他是如此的轻松逍遥,不过一股凝重的斗气已经紧紧地将吕布的身体裹住,只要一出手就必定是惊天震地的杀势!

阎峰三人从小便苦练武功方能达到现在的水平,对于吕布这样的人物他们是绝对不敢有一丝放松的。并且现在对方气势暴涨,就算强悍如阎峰这样的高手,此时心中也不由得一阵发凉。

一缕凉丝丝的冷汗顺着脖子淌了下去,阎峰从来都没有想到,面前这个人认真起来竟给自己造成如此强大的压力。被对方渐渐强大的气机推动下,阎峰感觉自己的气势正在慢慢减退,如果再不出手的话恐怕连与之交战的勇气都会消失掉的。

阎峰爆喝一声为自己增添无穷勇气,他右手锤出飞快的向吕布攻去,而王洋和何江在室内使用长兵器不便,于是各挺宝剑向吕布夹击过去。三人手段高超武力强悍,如果一般人遇到了他们只有饮恨当场的结局,可是吕布身为天下第一武者又岂能与常人相同,只见他手中宝剑舞动下犹如爆出一团团雪花,身形则飞速的在阎峰三人之中不断的游走。

阎峰手中大锤向来以沉重毙敌,他本以为吕布在两位兄弟的干预下一定会被逼入死角,然后自己全力出击凭借着兵器的优势,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将对手就此杀死。可是面对吕布飘忽的身影和诡异的武功,阎峰心中第一次升起一种无力感,三人不但无法将吕布困在当地,并且对方频频抖出的几剑竟然使王洋何江也手足无措疲于应付起来。

这或许就是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了吧。阎峰此时才终于明白王允的意思,如果两人交手都凭借着武勇力量的话,那么自己肯定不会吃亏。不过像是吕布这种步伐配合起剑法的功夫,就算再多两个阎峰这样的高手,也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

分心之下阎峰出手稍慢一线,他只听到嚓的一声,然后只觉得搭在肩膀上的那条铁链便从中而断了,要不是王洋见到大哥危险出招来救的话,恐怕吕布这一剑就要剁下阎峰的整条胳膊。不过就在阎峰愣神的功夫,吕布看到破绽荡开王洋的长剑之后飞起一脚,重重的踢在了他的胸口。王洋受到大力身体急速向后飞去,等到他撞在墙上砸翻几个柜子的时候,才口吐鲜血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何江看到两个兄弟吃亏刚要来救,可是吕布却顺着那一脚之力迅速的转过身子,手中宝剑飞速点出攻向何江全身各大要害。何江没有想到对方身体竟然如此灵活,他惊诧下脚下用力迅速后退抖起宝剑护住身体。可是吕布一剑如同附骨之蛆,与对方要害只差分毫之间,阎峰叫声不好急忙将右手大锤急速向吕布身后掷去,希望对方可以因为躲避而救下自己的兄弟。

吕布听到脑后风声顿起,一件沉重的兵器破空之声“呜呜”作响。他知道身后就是阎峰的铁锤,于是身形急转避过这击,并且顺带着刺中了何江右边的肩膀。

何江右臂一阵剧痛,握着宝剑的手也随之松开,他身体突然失去控制向后登登几步撞在墙上,脑中感到一阵的眩晕,两眼漆黑便昏厥过去了。

三名华山强贼联手竟然也不是吕布的对手!几番较量之下,除了阎峰之外其余两人尽皆带伤倒地,而侥幸无事的阎峰此时也只剩下左手握有武器而已,另一柄铁锤则带着断掉的锁链躺在何江的身边……吕布此战并没有使用什么蛮横的力气,有些时候双方交手速度和技巧往往要比力量更加有用。

“奉先果然天下无敌!老夫对这三个孩子管教不严,如果奉先想要立功尽管摘去我的脑袋便是,他们从前只不过是我手中的一枚棋子,还希望将军可以饶过他们一条性命!”王允脸色终于恢复了平静,他微喘着说道:“野心往往是人类最难以隐藏的,如果奉先公甘愿屈居人下看别人脸色做事,那么今日便算是老夫看走了眼吧。”

王允慢慢的走到阎峰身边,将他擎着铁锤的手臂压下说道:“至坚者易折……如果你们今日能早些明白这个道理,或许此时就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阎峰怎么也没有想到,吕布的实力竟然到了如此骇人听闻的地步。他低着头双手微微颤抖着,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吕布,我知道你的实力远远在我之上……”阎峰终于缓缓抬起头盯着吕布的双眼说道:“今日战败我阎某输得心服口服,不过董贼危害天下苍生,人人得而诛之,如果我就此死在你的手里便永不瞑目。不若你与我赌上一局,如果我在你全力进攻之下可以坚持三十合,那么你便不许插手我们今后的一切行动。假设我连三十回合都挺不过去的话,那么只能说我阎某学艺不精了。”

阎峰说完之后死死的看着吕布,好像在等待着对方的最终审判一样.

“手下败将何以言勇……”吕布不屑的看着对方说道:“如果你能挡住吕某十次进攻,那么我便不再插手你们与董卓的一切争斗。不过那个董旻你们谁也不许打他的主意,否则我会让你们后悔活在世上!”

阎峰见到吕布竟然同意了他的提议,于是也不管对方如何轻视自己,只是沉默的捡起掉在一边的铁锤。接着他从怀中迅速掏出一颗药丸之类的东西,并且直接将其放在了嘴里。

“峰儿!你为什么这么傻啊?”王允显然是知道阎峰吃下了什么东西,王允紧紧地拉住他的手说道:“这种药剂对人的损伤极大,你何必为了老夫作出如此牺牲呢?”

阎峰的双眼开始泛红,额头上的青筋也渐渐暴露出来,脖子上两条粗壮的血管青森森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王允不由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尽管放马过来吧,不过希望十招之后你可以言而有信!”阎峰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剧烈,随便的挥舞两下铁锤呼呼带响,刚才还有些颓废的他此时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吕布刚才一直在注视着阎峰的一举一动,现在看到对方气势突然高涨起来,并且沉重的铁锤在他的手里竟然犹如儿童的玩具一般。如果刚才阎峰就有如此威猛的话,那么现在吕布根本不会如此轻松的取胜的。看来那颗药丸很有可能具有提高能力的效用,之所以王允可以在吕布手下轻松逃脱很可能也是服用了这种药物的原因。

“没有想到你们的决心竟然这么大,不惜损伤身体也要保住刺杀董卓的计划……”吕布刚才看到王允被药力摧残得恐怖模样,并且药物可以持续力量的时间相当短暂,如果两个人真刀真枪的火拼的话,那么服用药物以求达到瞬间的无敌,这显然是自杀的行为,饶是如此吕布还是为他们这种勇气所折服。

“吕某寻遍天下鲜遇英雄,没想到王司徒手下竟有如此人物。”吕布宝剑入鞘沉声说道:“今日就当作吕某未曾到访,司徒今后的所作所为我不再过问。”吕布转身就要离开,可是他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还有刚才那位姑娘……请司徒代我向她赔罪,吕某刚才确实无礼了。”

王允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这么容易就过去了,虽然费尽苦心也没有将吕布拉拢过来,可是对方已经默许了自己的刺杀行动,这个结果也让王允比较满意了。只要自己这三个义子身体恢复了,那么身单势孤的董卓又怎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呢?

“禀报司徒大人,左将军前来拜见,此时人就在门外。”王允和吕布听到门子的汇报之后,不由得心中同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