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伯,其实你的手艺还算不错了,如果在洛阳开间酒楼生意肯定会很红火的。WWw、qUAnbEn-xIaosHuo、cOm”晓峰夹了块白菜放在嘴里,细细的品尝着蔬菜独特的那种芳香。昏迷了好长时间再加上嘴里现在没有什么味道,所以尽管晚饭没什么山珍海味,可是晓峰还是吃得很高兴。

“骗吃骗喝……”那少女自顾自的扒拉几口饭之后,便静静的坐在一边盯着晓峰看,那种热切的眼神足以让所有的男人想入非非了。

“我的身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你再这样看下去我可吃不下去饭了。”晓峰平时脸皮就薄,连看美女有时候都会短路,更别说被美女如此注视着了,

“自作多情。”少女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说道:“我是要听你说前方的战事,你要是没事就赶快吃,吃完了赶快讲,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晓峰自从到了汉末以来遇到美女从来没受过这种待遇,虽然不是每个女人都会主动过来投怀送抱,可是这种发自内心的蔑视还是没有遇到过的。

“小兄弟不必介怀,我们小姐心地很善良的没有恶意。”福伯夹了一筷子菜放在晓峰的碗里以示抱歉。

“我知道的,福伯你也多吃点,下午真的难为你了。”晓峰将一块肥肉夹到老人面前说道:“你们小姐的菜真的很好吃,谁要是能娶了她那可真算是前生修来的福气。”

晓峰看着福伯眉开眼笑的样子,就知道这个马屁是拍对了地方。

“马屁精。”那女子狠狠地瞪了晓峰一眼说道:“一个没出息的小贼,文不能安邦定国武不能带军打仗,整天花言巧语的糊弄老人家,你还有资格管本姑娘的闲事?吃饭都堵不住你那张嘴,等会你讲完了前方的军情就赶快离开,一想到你这个废物在我的身边,我就感到浑身的不自在。”

“小姐千万不可如此无理,人家怎样说也是客人,再者我们也有求于人啊。”老者见到晓峰脸上有些尴尬,所以从一旁解围道:“每人都有其过人之处,切不可看到这位小哥长相平庸身份低微就小觑了他。”

“算了福伯,不必再说了。”晓峰知道自己欠了人家一条性命,虽然这个女子一直看不起自己,可是基于礼貌自己是不能乱发脾气的。再怎么说有恩也得报恩,总不能像这小妞她爹一样恩将仇报吧?至于闺名什么的是不必询问了,就算问了人家也不会说的。现在身体慢慢康复起来,虽然剧烈运动还是不行,可是骑马离开应该还不算什么难事。

“我知道长沙孙家势力庞大,你们对我这种人心怀轻视也算合乎人情,反正此时我的伤势也好了大半,现在我便给你们讲讲当日情形便离开此地回家去了,打扰了这么久我的心中也非常不安。”晓峰放下饭碗开始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来。

“话说当日盟军连续作战不利,结果破釜沉舟孤注一掷,将所有主力部队调派至萦阳一带,由盟主袁大人作为牵制,曹大人、孙大人、公大人作为奇兵打算奇袭洛阳!”晓峰以前听惯了评书,手边没有惊堂木就用饭碗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气势倒也将那两人虎得一愣。

“左将军董旻窥破盟军计谋,统大将张辽、高顺和小将嘉熙率领三万大军前往堵截,最先遇到的就是你们家老爷长沙太守孙大人,长沙兵少只有数千人左右,所以两军遭遇后迅速便被西凉军合围了,当时的情形相当严重。”

“啊,我的父亲肯定会杀出重围,砍了那个董旻的脑袋的。更何况还有几位叔叔相助,他们都是破阵杀敌的当世豪杰,就算人少也绝对可以取胜的。”少女一脸肯定的神色溢于言表。

妈的,这个小娘皮怎么这么多废话?并且对于自己家的实力竟盲目自信到这种程度,反正当时的情况谁也没有见到,不如我瞎编乱造一气吓唬吓唬她吧。

晓峰想到这里话锋一转继续讲道:“可惜孙大人兵数太少,手下几员将领都被敌军缠住,时间过的越久形势便越来越不利,西凉精兵合围之下长沙军死伤巨大,到处都是没有脑袋四肢残破的尸体,当时惨状连我看了都有些心寒啊。”

少女听到此处轻呼一声,然后她凑到那名老者身边,紧紧地抱住他的胳膊语气紧张的询问道:“我的父亲没有性命之忧吧?那个臭董旻要是敢伤了他老人家半根头发,我就……我就……”少女实在想不出什么狠话,于是拿起筷子狠狠地将面前的饭碗捅破,嘴里一直嘟囔着气死了什么的话。

老者在一边平静的倾听着,看他半眯着眼睛神色悠然的样子,显然是并不为自己主人的生死感到担心。

“小姐请放心。”老者轻轻说道:“无论当时情形怎么样,可是最后盟军还是胜了。并且也没有传出此战有哪方人马全军尽没的,所以凭老爷手下的实力是绝对没有什么危险的。”

“福伯确实说的是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从远处杀来了几千白马骑兵。这些人可厉害了,所到之处敌人纷纷避走不及,一会工夫便把孙大人救了出来,看那人的旗号好像是北平的公孙家。”晓峰得意地瞥了那少女一眼,然后心中洋洋得意的想:你的父亲再厉害也是靠人家救的,小小年纪便如此刁蛮,言语间煞煞她的气焰也好。

“之后陈留的曹军也同时赶到当地,在三军共同协力下才终于将长沙军解救出来。”对于接下来的战情晓峰并不想再去过多的回忆,所以只是说西凉军士气薄弱,最后坚持不下于是缓缓撤军了。至于董旻中箭受伤,凉州全军溃退的事情是不能讲的,否则被对方联想起来,自己的身份或许就要被怀疑了,那少女虽然看似美貌可爱,可是刚才看她用筷子便可将碗轻易捅碎,便可以知道此人练过武功手劲不弱,自己要是落在她的手里恐怕就要必死无疑了。

“可是我听说西凉军乃是全军溃败了,这和小兄弟所说的有所不同啊。况且在你昏迷之时口中也提过“嘉熙”这个名字,莫非你与董卓军有什么联系不成?”老者微微张开眼睛,一道寒光霎时间从他的眼睛里迸射出来,扫在晓峰身上一阵寒意直抵他的心中。

那少女听完右手长袖一抖,手中便出现了一把精光凛凛的匕首,她身子也没见有什么动作,便已经将匕首抵在了晓峰的咽喉之上:“快说,你是不是董贼的奸细?”

眼前的形势急转直下,原来还是和和气气的平和景象,现在却已经剑拔弩张了。如果不是晓峰经历过数次生死大战的话,那么现在恐怕早就已经被吓瘫在当场。不过那少女连续而快速的动作还是令晓峰身体明显的抖动了一下。

“果然是将门虎女,就凭这手便足以与天下英雄抗衡了。”晓峰小心的指着刀尖说道:“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小姐能不能先把它拿开。就算我想逃跑,也绝对不可能逃出您的手掌心啊。”

“哼!”少女重哼一声将匕首收回自己身前,她嘴角上扬轻蔑的说道:“量你也没那个本事,福伯所问的你赶快如实回答,如若不然的话姑娘我手中的刀子可不是吃素的。”

“其实原因很简单嘛,就是因为你们多心了。”晓峰刚才就在心中不停的组织语言,这时虽然有些担心可是话语间却轻松无比:“我当时在战场上的时候,确实看到两边的人马都开始撤退了,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被其中一伙骑兵发现,一直在后面拼命追杀直到射了我一箭为止,至于再后来他们又打成什么样子,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这点尚算合理,不过那嘉熙的人名又是怎么回事?”少女一边厉声询问一边将匕首又向前探了数尺,只要这点解释不通恐怕便要一刀子递过去了。

“其实这个原因更加简单,我嘴里面喊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人名。”晓峰脸面上装做一副难为情的表情,然后略带羞愧的说道:“现在世道艰难,赚点小钱养家糊口也越来越困难了。这个发战争死人财的办法我也是最近才想到的,从前我其实是专门放印子钱的。”

“印子钱?”少女涉世未深显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满脸疑问的看向那老者,而对方却微闭着双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于是她便又将目光投在晓峰身上。

“这个印子钱啊,其实说白了就是放债。我们借钱给人家,然后赚取一定利息的差额便是了。”晓峰心随意转继续编道:“要是放在以前,我们都是一个月三分利息的,可是最近战乱纷纷越来越多的人向我们借钱,如此一来弄得我们是旧债讨不回来,新债又没有钱放出去,所以就只好提升利息确保将钱借给那些能还债的人。那个“加息,加息”的其实就是我们这行内部的术语罢了。”

“怎么还有这么一个行业啊,这种不劳而获的赚钱方法或许只有你能想出来吧?”少女又是一阵轻视:“看来你还真是一个标准的财迷,只要能赚钱的门路什么都要去试试。”

“我们没身份没本钱,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能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人都是妈生父母养的,生活所迫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晓峰看着对方冰冷的俏脸赔笑说道,其实心中早就把孙坚满门上下骂了个狗血喷头永世不得超生了。

“福伯,我们能信得过他么?”少女扭脸去问白发老者,那老人正开眼睛微微一笑对晓峰说道:“这番解释尚算说得过去,小姐大可收回兵器饶他一命。”

“可是这并不是说你的话可以令我完全相信,只不过是我愿意去相信你罢了。”老者嘴角牵动语气转为和蔼说道:“相处时间越长,我便越能感觉到你与常人有所不同。并且听你的谈吐,观你的外表举止并不像大奸大恶之人。不过你的那些养家方法都是旁门左道,说不定哪日便要丢了性命,不如……”

“福伯,你难道想将他带回家里?”少女吃惊的接嘴问道。

老人点头说道:“我正是想将他带回长沙,为他寻一个能填饱肚子的工作。”

老人话音刚落,就听到两个人同时大喊一声:“万万不可!”

ps:这周社长拖家带口的回来了,应该没有以前那么逍遥自在了,或许更新速度会比较慢,可是起码可以保证一天两章。大家忍耐一周吧,等他们全家回去我就自有了。这周也没有推荐,真得很郁闷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