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矮个子忍者眼睛接触的一刹那,我通过新开发出来的超级催眠术,入侵到了矮个子忍者的那台老旧的奔三大脑处理器中,我才入侵进去,就发现无数记忆数据化作的不同造型的人物形象,像中了病毒后的弹窗一样,一下子全蹦了出来,把我包围了起来,这些人的造型个个长得跟电脑病毒似的,一看就不是善类。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储存了多少不和谐的信息,我这个久经河蟹净化的纯洁灵魂能不能抵挡得住这种冲击。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病毒似的人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都像木雕泥塑一般站在那里,我顿时乐了,放下心来,看来我的催眠术果然起效了,接下来就是要搜寻情报,找到离开意识空间的门,然后尽快撤离这个鬼地方。

我随手触碰了一个看着稍微不恶心的小屁孩造型,那个小屁孩的形象顿时在我眼前化作一团水雾,然后水雾一阵变化,如同3d电影一般,开始播放了一男一女俩个小屁孩在活『尿』泥的开心片段。我瞅了不到3秒钟直接选择了叉,然后一脚把小屁孩踢出了我的意识空间,果断的选择了删除。

我又挑了十来个瞅了一下,这些信息如同一部纪实大片一般,讲述了矮个子枯燥的忍者生涯,从他懵懂未知的和『尿』泥时代开始说起,在矮个子忍者进入忍着学校开始进入正题,矮个子通过自己的艰苦奋斗成为了一个忍者,然后开始了漫长的做任务升级的过程,任务内容不外乎是烧杀抢掠偷等枯燥的少儿不宜的内容,虽然说少儿不宜,不过却没有一点我期待的激情片段,看的我大呼郁闷。

根据我上辈子看了无数的经验来看,看来这些无数造型的人物形象,每一个都代表了矮个子忍者的一段记忆。最后实在看得心烦,我小手一挥,矮个子意识空间顿时刮起一阵狂风,卷起许多人扔了出去。

“记忆风暴。”这是我新近领悟出来的超级催眠术的新功能,可以删除掉别人记忆的超级法门。不出意外的话,等他醒来会患上失忆症,不过一般人重要的记忆都会有备份,经过一段时间后,可能会恢复,当然没备份的就彻底没了。

不过这就不是我关心的事了。我现在要做的事找到意识空间的大门,安全的退出去。入侵别人的大脑就好像在电脑上『插』u盘,虽然『插』的时候容易,但是要拔的时候,还是选择安全退出的好,因为强制退出很有可能会导致自己记忆数据的丢失。

清理了大量垃圾信息后,整个意识空间顿时空旷了许多,我很快就找到了们的所在,哪里来哪里回,所谓的门一般就是人的眼睛。不过就在我刚要离开的时候,我发现了刚才被我清理过的地方居然还遗留了一个盒子。

能在我记忆风暴的清楚下,还存在的东西,看来一定不凡,说不定是这家伙正常的忍术,一想到这里,我顿时来了兴趣,捡起了这个盒子。

我的手才触碰到这个盒子,盒子上猛的蹦出一个一寸高的小人来,把我吓了一跳。手一哆嗦,连忙扔了出去,这要是像刚才一样,蹦出一大堆来,我可吃不消,记忆风暴可是很费查克拉的。

不过盒子上只弹出一个人就再没有人出来了,我不由松了口气,定睛细看,发现蹦出来的那个人和矮个子忍者十分像,就是表情有点呆滞。

小号的矮个子忍者跳了出来,机械的的说了一句让我喷饭的话:请输入密码。

我当时愣在了哪里,矮个子忍者见我没有回应,隔了约莫半分钟后,又吐出一句话来,密码遗忘,请选择密码找回模式,请回答密码找回答案,请问:“我最想对我二哥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彻底被雷到的我,不由一阵气急败坏,一脚把那个盒子踢飞了出去,然后冲着矮个子忍者吼道:“你去死吧。”

矮个子忍者停顿了一下,然后说:“答案正确,密码验证通过,记忆开启中……”

“噗……”我再忍不住了,当场喷血。”

“你丫的,到底有多恨你二哥啊。”

盒子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了,盒子里依旧先出现了一团雾气,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团雾气,看来这个一定是传说中的忍术教学片了,一想到有新的忍术可以偷学到,我不由一阵心花怒放,感觉自己拼了小命使出的超级催眠术,没有白费。

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影片的开头出现的依旧是刚才那俩个小屁孩活『尿』泥的场景,让我不由一愣,不过我还是选择耐着『性』子看了下去,等了一会了,场景终于出现了变化,一个高个子年纪稍微大点的男孩,冲了过来,一脚踏破了小男孩捏的小房子,然后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冷笑道:“从小玩泥巴,长大卖西瓜。有空多学学忍术,别整这些没用的。”说完高个子的男孩一把拉起小女孩走了,只留下那个小男孩在哪里看着一团烂泥发呆,怨毒的盯着远去的那个高个子男孩。

场景在这里突然出现了变幻,一间教室里,那个小女孩手里拿着一个乌龟形状的泥人,笑着对刚才出现的那个高个子男孩说:“看,小y(名字代号)他好厉害,捏的王八真像。”

高个子男孩皱了皱眉头,一把抢过了那个泥人,一眼瞅到了乌**下方刻着的几个字,大王八岛眯(名字代号)。

“小王八蛋欠抽啊,敢骂二哥,我让他好看。”

岛眯出去后不久,门外传来一阵惨嚎。

看到这里,我已经大概明白了,那个矮个子忍者原来叫小y,那个高个子忍者是他二哥叫岛眯。难怪他那么恨他二哥,原来根儿在这儿呢。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场景又是一变,一个明月悬空的夜晚,一片小树林里,一对年轻的少男少女对视着站在那里。

“为什么?为什么要抛弃我,我哪里对你不好了。”男孩悲愤的对着女孩嚷道。

女孩一阵黯然,不过还是勉强道:“对不起,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谁?到底是那个王八蛋,敢抢我女人,我一定要宰了他。”

“不要这样,他其实就是你二哥岛眯。忘了我吧,小y,我相信你能找到更好的。”说完女孩悄然而去,只留下神『色』难看的小y一个人站在那里。

“你去死吧。”不仅是里面的小y喊出了这句话,连场外看片的我也忍不住破口大骂。然后一巴掌把那个盒子拍飞了出去,眼前的那团雾气也顿时消散不见。

原本以为是忍术教学片,没想到是个三流的肥皂爱情片,我干。

要不是现在自己查克拉不足,我一定像砸核桃一样,砸烂这个猥琐忍者欠抽的大脑。无奈我只能又狠狠照着那盒子踹了俩脚,然后散了泡『尿』,愤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