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是找到你了,你还好吧。”我刚把小刺猬送到雏田手上,山城青叶就从远处的树林中跑了过来。

“还好,四肢健全,精神没有分裂。”我笑着说。

山城青叶跑了过来,确认我没事后,方才松了口气。然后拉着我到了一边低声问:“那个暗部忍者呢?”

“你说苍蝇哥啊,壮烈了。”我遗憾的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

“挂了。”我郁闷的解释说。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死的?”

“我也不知道,来找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只是被兜那个混蛋用死魂之术『操』纵的尸体罢了。”

“『药』师兜?竟然是他,他果然有问题?看来你也被盯上了啊,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了。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用影分身术瞒过去的,如果没出意外的话,估计已经自爆了,就是不知道这份大礼他满意不。嘿嘿……”我笑着说。

“……”

“毁尸灭迹应该是没问题了,对于麻烦的是就要一爆了事,被长老团的人缠上可不好脱身啊,就是可惜苍蝇哥这个人了。”

山城青叶看了我一眼,无奈的说:“恐怕你还是要和长老团要打交道了。”

“为啥,应该毁的差不多了,我特意在影分身上放了一份――要你命3000,现在估计烧的就剩下舍利子了,如果有的话。”

“不是这个原因,刚得到的消息,似乎有证据表明兜和大蛇丸有来往,初步怀疑他是大蛇丸安『插』在村子里的间谍。”

“靠,小时候我就觉得他戴个眼镜像汪精卫,没想到还真当叛徒了。”

“事情不仅仅如此啊,因为你和兜特殊关系,还有你本身血继限界的特殊『性』,为了避免你被那个人盯上,长老团和火影大人已经决定,要派人对你进行特别保护。”山城青叶给了我一个特别的惊喜。

“不会吧,这不摆明就是监视居住嘛。”

“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不过现在木叶村可是出于多事之秋,种种迹象表明近期随时可能爆发一场大战,不得不慎重啊。”

“那个既然要监视居住的话,那我是不是不用训练了啊,嘿嘿……”我笑着问道。

“想什么呢,我已经申请作为你的监护忍者了,接下来我会对你进行24小时全程监护训练。”

听完山城青叶的话,我顿时如遭雷劈,连忙问道:“那个训练内容是不是要改改啊。”

“这个可以考虑下。”

“太好了,要不改成牛b忍者牌大对决吧。”

“……,不要误会,我在考虑是不是找个人,用风遁来给你加强下了。毕竟到时候你的对手用的是风遁。

听到山城青叶打算给我找个风遁使用者来**我,我不由一阵叫苦不迭。连忙陪笑道:“老师你的火遁就很不错,让我有种回归夏天的感觉,不用换了,我喜欢夏天。我们还是在老地方训练嘛。”

“不,这次我们要换个地方。”

“去哪里?”

“火影山后有瀑布,瀑布旁边有小山,山头上面是平地,山名唤作平顶山,方圆好比考试场,正好可以做训练。“山城青叶用顺口告诉了我新的训练场地。然后顿了顿有解释说:“站在平顶山上面视野开阔,不容易被偷袭,离村子也近,所以我选了那里。”

“平顶山,视野开阔。不错不错,好地方啊。嘿嘿嘿嘿……”听完山城青叶如同顺口溜般的解说,我顿时乐了。因为据我前段时间侦查,那个瀑布下的小潭里,似乎常有美女来洗澡,正要视野开阔,爽啊。而且那点距离,根本就难不倒我的双眼。一想到这里,我恨不得现在就拉着山城青叶过去考察场地,不过山城青叶提出先带我们仨去搓一顿,所以考察这件事只能暂缓。

我和山城青叶找到叶子和大牛后,在叶子的建议下,决定吃火锅给我压惊,决定以后,我们三个人直奔牛哥火锅店而去。

这家店正是大牛他老爹开的,据说是新推出的项目,专门从河蟹国请的金牌大厨特别做的海鲜锅底,最近炒得相当火爆。大牛他爹是个豪爽人,知道是大牛的老师请客后,直接说餐费全免。可是山城青叶抹不开脸吃白食,最后大牛老爹只好决定餐费半价。”

大牛他爹把我们安排到小包间后,还没说上俩句话,下面就上来俩个高大魁梧的西装墨镜男,一左一右站在了门口,煞是威风。

大牛他爹见了不由眉头一皱,喝道:“赶紧给我撤了,别像木头桩子似地给我杵门口,没看到有上忍大人在么。”

俩个西装墨镜男听后,连忙齐齐弯腰90度,说:“对不起,失礼了。”然后走出了包房,拉上了门。弄的我们我们三个不由一阵手足无措。

大牛倒是在一边分外得意,摆出一副我爸是李刚的嚣张『摸』样看着我,看的我一阵咬牙切齿。

还好大牛他爹没坐一分钟,下面有人上来说,火之国财政大臣的小舅子请大牛他爹过去喝酒,大牛他爹连忙告辞下去了。

大牛在一边得意的告诉我说:“不是部级以上的干部请喝酒,他老爹都懒得搭理。”

“看来天气转暖了,天上的牛都出来散步了啊。”我不甘示弱的瞪着大牛。

“是你头晕了吧,像你这样低着头走路的人,仰望的时间长了难免出现幻觉。”

“要不要我现在就让你出现幻觉啊。”

“来啊,..|com|bsp;   看到我们俩个人一副剑拔弩张,山城青叶不由一阵苦笑,有点不知道怎么处理了。还好小叶子及时出手,直接在大牛和我的脑袋上来了记下直拳,喝道:“现在是棒棒糖小队吃火锅的时间,禁止谈论幻术问题。”

我们俩个人连忙住了口,捂着脑袋躲到了一边,畏惧的看着小叶子。小包间里的气氛不由一阵尴尬。

我和大牛正正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隔壁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等一下,我来分配,肉全是我的,井野你喜欢吃萝卜,萝卜全归你,鹿丸你就喝汤吧,汤最补了。”

“什么叫我喜欢吃萝卜,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喜欢吃萝卜了。”井野质问道。

“你不是说兔子喜欢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嘛,这萝卜当然归你了。”

“你……”井野一时无语。

“哈哈,鹿丸你却是该多喝点乌龟补补了,不然凭你是赢不了我这个天才的。”我笑着推开了隔壁的包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