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本以为山城青叶会教我什么新忍术,可是等我到了山城青叶专门租下的训练场地后,听了训练的内容后,我有种想跳河的冲动。实际上训练场旁边的小河确实也成了我常常光顾的地方。

因为所谓的修炼内容就是,在山城青叶火遁和召唤的乌鸦的追捕下抢到铃铛,美其名曰:“实战演习。”虽然乌鸦不会游泳,但是这帮家伙大概受了小学课本‘乌鸦喝水’的影响,一个个抓起石头都往河里的扔,砸的我一脑袋包。还好我天生皮糙脸厚,一时倒也不惧。

我无数次拿着一根芦管潜伏在水底,想等山城青叶来干热难耐,向来河边喝水的时候,乘机下手,夺取铃铛。可是悲剧的是,我忘了山城青叶是不喝生水的这个事实,而且上游大牛那孙子居然在洗脚,那滋味让我在河里都呆不下去,只能从河里爬了上来,与山城青叶坦诚相见。

当然我并不是暴『露』狂,因为穿着衣服在河里毕竟不爽,不如不穿衣服来的舒服,还可以趁这个机会洗洗澡,一举二得,何乐而不为呢。做人嘛,就得学会苦中作乐。

看到我只穿着一条小短裤从水里爬了出来,山城青叶相当的愕然,一时间愣住了。我见了顿时大喜,抢身而上直奔山城青叶腰间的铃铛。

“不要啊。”山城青叶急道。

“太晚了啊。”我得意的笑道。早知道玩『裸』奔有用,我就不在水里潜那么长时间了,还忍耐了那老半天大牛的洗脚水。

就在我手离铃铛还有零点一米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怒吼,火光一闪。我不由暗道不好,一个瞬身术一猛子扎进了河里。一枚硕大的火球准确无误的击在了我刚才站的位置上,炸出一个直径5米的大坑。

“混蛋,敢在我面前玩『裸』奔,作死啊。”小叶子在远处狠狠的嚷道。

我这时才想起,小叶子和大牛也都在一旁做场外指导,我居然把这茬给忘了,在小叶子面前玩『裸』奔,真是寿星老喝砒霜――嫌命长了。

看着叶子用火遁炸出的那个大坑,我心有余悸的捂着自己的菊花,苦笑道:“看来『裸』奔这门事业,果然是一项极度危险的运动啊,随时可能面临生命的危险。『裸』奔虽爽,常玩有碍身体健康。”

我再次钻进河里后,乌鸦们顿时变聪明了,不再抓石子砸我了,开始把我放在岸上的衣服抓了起来往河里丢了,我顿时大急,连忙去追。看的远处的山城青叶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看来我这钱是要白花了。”

为了自己的钱不打水漂,山城青叶终于下了狠手,在他的实战演习完毕后,花钱买了一打棒棒糖作为礼物,特邀小叶子和大牛作为课外指导,对我进行加强训练。同时还承诺我们三个人训练期间的便当全包。这下可要了命,小叶子和大牛仿佛大了兴奋剂似的对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看到俩位临时教练积极指导的样子,山城青叶点了点头,先行闪人了。

看到山城青叶走后,我顿时松了口气,连忙大喊一声停,小叶子楞了下神,不耐烦的说:“有话快说,别耽误事,还等的吃棒棒糖呢。”

我一声怪笑,从怀里掏出一物,小叶子和大牛见了,顿时眼前一亮。小叶子迫不及待的说:“还等什么,赶紧开始吧,还真有你的,这东西都能搞的到。

“我先来,火遁――凤仙火之术。”小叶子大喝一声,先行出招。

“替身术,我闪。”我得意的喊道。

“别嚣张,看我的土遁――土流大河。哈哈他被我困住了,叶子快上。”大牛在一边喊道。

“去死吧,看我绝招――砂缚柩,这次你死定了。这可是秒杀牌啊。我的运气真是好。”小叶子兴奋的甩出一张牌。

“替身术,我再来。”我得意的打出了手里的牌。

“混蛋,你小子绝对作弊,怎么会有俩张替身术的牌。”小叶子顿时脸青了。

“运气啊,运气。一副牌俩张替身术都到了我的手里,腾飞棋牌,我爱死你了。”我得意的笑道。没错,刚才我们玩的正是木叶腾飞棋牌有限公司最新推出的新棋牌游戏――牛b忍者牌。这种新出的牌类游戏是根据这一届中忍考试中,表现优异的忍者专门定做的。收集了每个人特有的忍术定制的,目前还处于内测阶段,限量发放。但是在市面上已经炒得火热,已经到了一牌难求的地步。

作为本次中忍考试的赞助商,腾飞棋牌有限公司已经独家买断了本次参赛忍者的忍术名称使用权。而且还专门为木叶这次打入决赛的六名忍者制作了特别纪念卡。作为本次六名主角之一的我,不仅获得了腾飞棋牌有限公司的大笔肖像权使用费,还获赠了这套内测限量版牌。而且腾飞还承诺,如果我们六个人中任何一个能击败沙忍村的忍者,每个人都可以获得大笔酬劳。

究其原因,是因为我爱罗三个人竟然拒绝了腾飞的邀请,把肖像权卖给了腾飞公司的死对头――奇狮棋牌有限公司,让一直一支独大的腾飞棋牌大冒火光,所以才下了死手。

“去死吧,看我致命一击的里莲华。”小叶子愤怒的打出手中的一张牌。

“那个叶子,你的查克拉好像不够使用这张牌了啊。”我看着小叶子剩余不多的查克拉牌解释道。

“什么狗屁查克拉牌,。凯老师说了,再青春面前,一切都是都是浮云,爆发吧,青春的奥义。”小叶子怒吼道。

“那个牌里没有这种牌啊,叶子,冷静点啊。”我看到小叶子激情飞扬的样子,连忙劝道。

“青春,无限可能,去死吧。”小叶子无视了我的劝告,然后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丢出了手里还剩的三张牌,直接动手了。

“啊……不要啊。”我惨叫一声,被小叶子一脚踢飞了出去。

“牌场如战场,连这点觉悟都没有的人是不配打牌的。”小叶子瞥了一眼掉进河里的我,冷冷的说。

“这牛b忍者牌太空步了,不小心要出人命的啊。腾飞公司,我发现了个**ug,可一定要给我奖励啊。”我仰天痛哭道。

“没有bug的游戏的怎么能叫游戏,这样的bug让人真是热血沸腾啊,简直让人身临其战场杀敌般的痛快啊,哈哈哈哈……”小叶子叉着腰放声大笑。

大牛目瞪口呆的坐在地上,有些畏缩的看着小叶子,脑袋点的像磕头虫似的,一个劲儿的说:“是是是……”

“快上来,让战斗继续进行下去吧。”小叶子居高临下的指着掉在河里的我说。

“和谐万岁,和谐万岁啊,叶子。战争什么的,都是帝国主义分子的腐朽论调,小叶子你千万不要被感染啊。”我连胜劝道。

“牌场如战场,当逃兵是要被枪毙的。”小叶子瞪了我一眼说。

“和平啊,你就走走光,救救我这个可怜的小屁忍吧。”我祈祷道。

或许上天真的收到了我的祈祷,和平在这一刻终于走光,『露』出了她娇羞的躯体。

一个戴着面具的暗部忍者突然出现在了我们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