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鸣人你输了,1赔5,输我50啊。”

“你怎么能这样啊,作为木叶的一员竟然不支持自己一方,反而去支持别的村子的忍者,气死我啦。那个软骨男太不给力了。”

“切,一个萝莉控而已,他的消失对木叶少女来说五一时多了一份安全感,这叫为民除害知道不。”

“你…你……气死我啦,好让人不爽啊,为什么那个油漆男会赢啊。刚才明明就是剑三角快要赢了。”鸣人气的直捶栏杆。

“嘿嘿,短见了吧,鸣人听好了,只有笑到最后的男人才是真爷们儿。不要大意啊一下。”

“不到最后,决不放弃。我一定会打倒你的,总有一天我会以老大的姿态站在你面前。”鸣人握着拳头不服输的说。

“井野猪,输了吧。看来你不仅智力下降,连眼力也不行了,连谁赢谁输都看不出来了。”小樱得意的看着一旁脸『色』铁青的井野说。

刚才俩个宿敌也参与了那场比赛的赌局,小樱技高一筹跟我的庄,押了勘九郎,赢了一局。甚是得意。

“小樱你别太嚣张了,原来一直都躲在我背后的爱哭鬼是谁啊,现在翅膀硬了,竟敢不把姐我放眼里。和我抢情人、甩脸子,我警告你宽额头的爱哭鬼,不要惹怒姐,否则姐让你吐血。”输了的井野听了小樱挑衅的话,分外不爽,御姐属『性』爆发,握着拳头威胁小樱。

“你错了,姐的威严可不是靠武力抢来的,而是靠无微不至的爱和包容换来的。”这时一个声音在俩人身边响起。

“是你……”井野看着说话的人,不由皱起了眉头。

“啊…啊……”鸣人看到来人,指着那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麻烦来了啊……”鹿丸郁闷的转过了头。

然后所有的人把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叶子…叶子老大……”在万众瞩目下,我终于喊出了来人的名字。

“哼,要明白姐的深刻含义,你们还早了一百年呢。姐可是为了小弟而流血,而不是让小弟流血的存在,这点都不懂的人,还妄自称姐。”小叶子瞪了一眼一边的井野说。

小叶子一番话说的在场众人都愣住了,井野也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喂,平四郎,她不会脑子撞出什么问题了么。”鹿丸在我耳边低声问道。

“怎么可能,这绝对不是脑子撞坏了,完全是御姐大人穿越了啊。”我看着以御姐形态出现的小叶子,彻底震惊了,喃喃自语道。

“喂,什么穿越啊,把话说清楚啊,平四郎,不会是精神分裂吧。”鹿丸问道。

“原田平四郎。”小叶子转身望着我严肃的说。

“属下在,大当家的请吩咐,坑蒙拐骗,在所不惜啊。”我连忙应道。

“刚才的事情我就打人不计小人过,放过你了。”

“太好了,叶子老大你真是我亲老大啊。”

“罚你给我买一个月的棒棒糖,嘻嘻。”小叶子终于『露』出了其潜藏的真面目。

“是……啊,不是,老大一个月棒棒糖,你还是直接把我扔墙上算了,我现在穷的就快『尿』血了。”我哭诉道。

“你个王八蛋,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刚竟敢把老大我当肉垫,不想活了是不,现在你只有俩条路,主动答应或者我动手让你答应。”小叶子彻底的『露』出了其暴力的真面目。

“……”在场众人被小叶子的转变雷的全部石化中。

“那个叶子,你刚才不是说姐的威严是靠爱和宽容换来的没,你就行行好,宽容我一回吧。”

“切,你也太天真了,那种话不过是骗人的玩意儿,我小姨就经常用这话骗我妈,我妈都上当好几回了,每次都被骗好多钱,从来没见她还过的。”

“你小姨忒毒了点吧。这不祸害人么,完全是给纯洁的少女做了个不良的榜样啊。”我郁闷的说。

“所以我才不做那愚蠢的姐姐大人,大牛告诉他们我小叶子是谁。”小叶子恶狠狠的接着说。

“棒棒糖小队的老大。”大牛在一边气势十足的喊道。

“听到没,老大就是要靠绝对的武力让小弟乖乖听话的存在,交还是不交。”小叶子厉声喝道。

“我……我交还不成么。”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暴怒中的小叶子,我终于退缩了。

“看到没,只要你动粗,小弟就听你话。这才是老大,不要去学做什么姐姐大人,简直蠢死了。”小叶子看着一边目瞪口呆的井野说。

“宽额头的……”井野呆了半晌,回头看着同样被雷道的小樱说。

“啊…想打架么,我可不怕你。”小樱听到井野的话,顿时慌了神,连忙摆好了架势。

“我发现我还真不是做老大的料啊,刚才那招变脸我真的玩不来。”井野沮丧的说。

“哼哼,你才在啊,井野猪。”

“你别太得意,我虽然不是当老大的料,可也不会去做愚蠢的姐姐大人,你要敢挡我的路,我就让你这个花瓶碎碎平安。”说完井野做了个砸花瓶的姿势。

“你说谁是花瓶……”小樱听到花瓶俩只顿时暴怒。

“咳咳……上面吵架的那俩个,是春野樱和山中井野吧,该你们上了。”这时月光疾风出声打断了俩个人的对骂。

“啊……”俩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弄得不由一愣。

小樱和井野同时把目光落在了大屏幕上,大屏幕上显示的对战人,正是春野樱vs山中井野。

俩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突然一起沉默了。

“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俩个人齐声说。

“不要小看姐,你这个小跟班一下可别被打的哭。”说完井野看了小樱一眼,跳入了场地。

“我可不是小时候那个跟在你背后的春野樱了,别把我当花瓶看,不然被揍哭的人可会是你啊。”说完小樱也跳了下去。

“额…咳咳…我宣布第四场比赛正式开始。”

“等一下。”小樱突然说。

“怎么了,要认输么。”井野戏谑的看着小樱说。

“谁会向你认输啊,我想说的是,我现在已经从一朵花蕾成长为一朵真正的大波斯菊了,只有秋天最美丽的花才配得上佐助,而像你这样的带毒的水仙,根本就不适合佐助啊。”

“小樱,你这个爱哭鬼,不要太嚣张了啊,小心我这水仙『插』进你那可恶的花瓶里。”井野跳着脚指着小樱吼道。

“那就试试看吧。花瓶里说不定放了除草剂的呢。”小樱同样不甘示弱的说。

“哇,俩个人都认真起来了呢,不愧是宿敌啊。不过不知道谁会赢呢,这个盘口可不好开啊。”

我看了一下场上的情况,最终放弃了这一局。

“别耍赖,这把我赌小樱赢,小李你也押小樱对吧。2比1。”输了一把的鸣人不服气的说。

“额,他们俩个都是认真对战的对手,对于认真对战的人,我是不会参与赌局的。”小李严肃的说。

“我赌我赌,我押一包薯条赌井野赢。井野可是很厉害的啊。”丁次凑过来说。

“恩…井野在这一届的女忍者当中,算得上是很优秀的呢,不过看她这个样子,不知道能不能认真打呢,真的不好说啊。”一边的阿斯玛吸了口烟,苦笑着说。

“这就是宿敌之间的对决啊。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啊,卡卡西我们也来比上一次吧。”凯兴奋的说。

“啊……你说什么?”卡卡西回头看了凯一眼问。

“哦,mygod。卡卡西你真不愧是我永远的对手啊。”凯被卡卡西的无视弄得抓狂了。

“堂堂正正的决一胜负吧,如果不能胜过认真对战的你,一切就都没有意义。”小樱神『色』凝重的望着井野说。

“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放马过来吧。”井野摆好架子,认真的看着对面的小樱。

井野话音刚落,对面的小樱突然化作三人,用分身术想着井野冲了过去。

“分身术也想骗过我么。”井野冷笑一声出手了,瞬间打掉了小樱的俩个分身,可是小樱的真身突然加速,一下冲到了井野面前,给井野的脸上来了重重一拳。

“认真点打吧,不然你的脸可是会越来越大的。”小樱退后几步说。

“不错啊,那个瞬间加速,查克拉控制的相当好啊。”看到小樱漂亮的一击,我不由称赞道。

“我就说小樱一定会赢的,丁次你输定了。”鸣人得意的在一边说。

“快下注吧,你小子不会没钱了吧,没钱还玩个屁啊。”我瞪了鸣人一眼说。

鸣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包,说:“那个我先欠着,忘了给你。”

“这话我听我小姨说了几百遍了。”小叶子冷冷的看了鸣人一眼接着说:“但是从来就没有兑现过。”

“别小看我啊,说到做到可是我的忍道。”

“知道了,知道了。这话我也听了几百遍了,虽然目前做到的还没几件。”我乐呵呵的看着鸣人说。

“气死我了啊……”鸣人抓狂了。

“哦,真惨烈啊,打的鼻青脸肿的,这时毁容比赛么,俩个人还真是苦大仇深啊,都往脸上招呼啊。”我看着下面还在打斗的小樱和井野说。

俩个人此时看上去异常凄惨,完全是以伤换伤的打法,虽然看上去气势十足,但是遍体鳞伤的样子实在让我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俩个人你来我往的又斗了足足10来分钟,还没分胜负。比起刚才赤铜铠的恶狗扑屎和佐助的庐山升龙霸,俩个人的招式太不华丽了。而且也远不如勘九郎的金蝉脱壳和剑三角的老树盘根让人有惊喜感。让我实在没了看下去的兴趣。

最后终于井野技高一筹,玩了个花招,困住了小樱,用心转心之术上了小樱的身,给这场漫长的战斗暂时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可是就在井野以为自己胜利在握的时候,看台上的鸣人使出了自己的口遁之术,竟然召唤出了小樱的第二人格,一举将井野从身上赶了出来。斗了半天的俩个人此时查克拉都差不多浪费完了,最后互相来了一次毁容后,齐齐晕了过去。

“真没意思,不过挺感人的,到最后俩个人都不忘夫子的教诲,把‘悔脸不倦’进行到底了。”我没心没肺的下了最后的评论。

第四场,平局,小樱和井野全部出局。庄家平四郎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