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个顺着岸本齐史指点的路进入了正厅,正厅比刚才的那个小屋大上了好几倍。我进来迎面就看到了我爱罗小队,看到我进来,勘九郎的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而手鞠直接哼了一声扭过了头,我爱罗依旧一脸阴沉的站在那里,黑眼圈看上去越发浓了,一脸的怨气,看得人心里发寒,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床气”。我心里暗自猜测着。

“很好,你们是第四个到达的队伍,现在离第二场考试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先找个地方休息吧。”这时大厅中一个穿着中忍服饰的监考官向我们示意道。

“第四名,混蛋,一定是那帮混蛋不守信用啊,这次一定让他们好好尝尝阿迪王的滋味。”小叶子咬牙切齿的说。

“喂,别藏了鹿丸。”我一眼就发现了躲在大厅角落里的鹿丸。

“啊,那个你们来的还真是慢啊…我还以为你们早进来呢…可不是我们不守信,我们可是等你们进了门后才进的。话说你们在那扇门里碰到谁了,竟然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别提了,碰到个变态,出了点状况,已经被我们打跑了。”我干笑了二声掩饰道。

“都是你,直接抢了丫的就是,和他费那么多话做什么,接过到最后也没给我们解释那个什么中忍心得是什么意思,还让我们自己去查资料,气死我了。”小叶子不满的看着我说。

“……竟然要抢劫解说的老师,你们真是……”井野有点无语的看着我们。

“你们刚才进去真的拿到奖了么?牙说他们第一个进来什么也没拿到啊?”丁次在一边边吃边问道。

“小田田他们进来了么,太好了,怎么没看到她。”

“啊,你说他们啊,牙说赤丸拉肚子,就带它去厕所了,志乃和雏田说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放屁,狗去『毛』哥厕所啊,卡卡西家那条混蛋沙皮说了,做狗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随地大小便,随便找根柱子就可以解决问题。这年头太变态,一条狗也开始讲文明上厕所了,还他妈要美女伺候出恭,太没天理了,厕所在哪里,我去教训教训这条霸占美女的狗。”

“你说要教训谁呢,混蛋,你小子是不是欠咬啊。”牙突然从一扇门里冒了出来,正好听到我说要教训赤丸的话,顿时恶狠狠望着我挑衅道。

“汪汪汪…汪汪。”赤丸也不满的抗议道。

“吼什么吼,跟你主人学会人话再来抗议吧。”我瞪着赤丸说。

“你以为人语是那么好学的啊,狗界明文规定,不过人语四六级禁止说人话,真是恶心人的规定。”牙郁闷的说。

“哈哈,这年头干啥不要文凭啊,我认识个人语八级高手,而且精通变身术,专门帮狗过四六级,做枪手好多年了,业务精熟。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只要你肯花钱,绝对包过啊。”

赤丸不屑的扭过了头,朝着牙吼了几声。牙听完后不由一愣,随后指着我放声大笑,道:“原来上次白痴就是你啊,你介绍的人肯定也是个大白痴。上次真是活该啊,早知道是你个混蛋付账,上次就该再加3层的价卖了,哈哈……”

我面『色』铁青的望着牙,说:“别他妈欺负我不懂狗语,告诉你我介绍的可不是一般人物,乃是我大哥――木叶著名忍犬帕克,敢骂它是白痴,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喊过来,帕克可是相当凶残的,像赤丸这样的小宠物犬10个摞一块都不是它对手。”

“哈哈……帕克是你大哥…你个白痴…哈哈……”听完牙笑得脸都抽筋了,连赤丸都满地打滚。

“别说帕克是你家赤丸大舅,不过看品种好像也扯不上关系啊,帕克可是沙皮犬。”看到牙的表情有点不对劲,我不由一阵心虚,有点疑心的问道。

“你大舅才是帕克……你个白痴……上次被帕克敲诈了吧……哈哈,还好意思说帕克是你大哥。也不知道是那个白痴被帕克追的上下『乱』窜,最后靠答应赔偿人家大笔高级狗粮才逃过一劫的。”

“难道……难道那家狗粮店你家开的……”我顿时醒悟过来,指着牙说。

“正是,以后记得多来店里买点狗粮,孝敬下你大哥,帕克可说了,不定期送狗粮过去,就把秘密给你捅出去啊,哈哈……”

“混蛋,我的钱啊……完了,我就知道这狗不讲信用……我真**啊,别拉我啊,我一头撞死算了。”说完我一头向牙撞了过去。

“平四郎君,那个…那个…千万别想不开啊…牙他…他只是和你开玩笑的。”看到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善良的雏田连忙一把拉住我,安慰道。

雏田温柔的话语,顿时如同一剂强心针,让我重新焕发了生机。

望着让我重新捡回生存希望的雏田,我心里顿时一阵感动,这种感动伴着心里的一丝『骚』动顿时化作一股冲动,我忍不住一把抓起雏田的小手,涕泪横流的说:“谢谢,谢谢……谢谢你雏田,是你让我重新找回了生存的意义,是你……”

雏田被我热情的谢意弄得有点无所是从,小脸通红,低着头说“那个…那个…没关系的……”

“有关系,一定要谢……不然我心……”

“住手,放开雏田……”牙一声怒喝打断了我感谢的话语。

“汪……”赤丸在旁边也开始放声响应。

听到这人狗相合的怒吼声,我不由心头一颤,连忙放开了雏田的小手,因为一边的赤丸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朝我扑了过来,目标正是我的双手。

我连忙一个转身躲在了雏田背后,急道:“救我啊,雏田妹子。”

“雏田,快让开,让赤丸咬死这个流氓。”牙一边喊道。赤丸得了主人号令,顿时来了劲儿,对我开始穷追猛打,我没办法,为了避免被咬染上狂犬病,只好和赤丸围着雏田开始了转圈运动。

“那个……那个……那个……”雏田一双眼看着围着他『乱』转的我和赤丸,一时急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终于被我和赤丸绕晕了,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雏田……混蛋我和你没完。”看到雏田晕倒,牙顿时红了眼睛,要上来和我拼命。

“住手,这里禁止打架,否则取消考试资格。”远处一直一言未发的那个监考官这是出来阻止道。

“那个,那个……我没事……牙……你们不要打了。”这是一边被我和赤丸转晕过去的雏田也爬了起来,劝解道。

“算你小子走运。一下第三场千万别碰上我,不然要你好看。”

“嘿嘿……那最好不过,正好拿你试试我新练成的打狗棍法。”我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你……”

“啊啊啊啊啊……大家都过来了呢,哈哈……”远处第七班这个时候也走了进来,鸣人一眼就发现了我们,朝我们跑了过来。

“鸣人……”雏田顿时又晕了。

“喂,振作一点。混蛋平四郎,都怪你……”牙咬牙切齿的说。

“宇智波佐助,我等你很久了。”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的我爱罗突然发话了。

“是你……”进来的佐助也发现了我爱罗,俩个人的视线顿时交织在一起,整个大厅里开始弥漫着一股慑人的寒意。赤丸叫了一声,然后一下窜到了牙的怀里,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