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四个人逃进了密林,一口气跑出十里地方才住了脚步。

“歇一会儿吧,佐助他……”小樱在后面喊道。

我看了下周围的锌矿,发现四周并没有什么人,不由松了口气,然后把佐助从我身上一把推开,仰面朝天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你……你就不能慢点。”小樱一把扶住有点虚脱的佐助,瞪了我一眼,不过最终没有说什么斥责的话。

“佐助他不会有什么事吧!”小樱看着面『色』有点苍白的佐助问道。

“他有个屁的事啊,一路搭的顺风车,应该是刚才放大招体力透支了,精神上受了点打击而已,还是先帮我按摩按摩吧,都背他半天了。”我抱怨道。

小樱瞪了我一眼,没有理我,继续担心的望着佐助。

“……”

“唉,真没想到,我居然有一天会背你这小子,真是……佐助下个月我伙食费你包了啊。不然我和你没完。”我看了一眼精神萎靡不振的佐助,突然想起曾经有位名人说过的一句话,人在精神低『迷』和失意的时候,最容易被敲诈。这好机会,我岂能错过,于是趁机开始了敲诈。

可惜佐助双眼一直呆滞的盯着地面,没有接我的茬。鸣人倒是精神大好,气冲冲的嚷道:“我说,我们为什么要跑啊,干嘛要怕那种人妖。”

“这不叫跑,叫战略『性』转移。再说你留在那里做什么,鞭尸不成,刚才说话的只是一种附身术式。”我难得的耐心解释道。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小樱问道。

现在第七班的主心骨佐助暂时指望不上了,小樱对眼前的情况也没了主意,只能征求我们俩个的意见。

“往左不远的地方,就是我们约定好集合的地方了……要不先到我们那边去。”我犹豫了下,还是发出了邀请。

从刚才大蛇丸的口气来看,似乎这个变态看上佐助了,想把佐助收入囊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强,或许大蛇丸也喜欢玩什么心服口服的把戏,变态的想法,谁能猜得到呢。不过看来在到达高塔之前,大蛇丸应该不会再对我们下手了,不然早就下手了。

“好啊……”鸣人乐呵呵的首先同意了。

小樱用复杂的目光盯着我,说:“你不会是想打我们卷轴的主意吧。”

“我们早就收集好了,早知道会摊上这事,会惹上变态,打死我也不来。貌似卷轴还在我手上呢?”说完我晃了晃从多斯身上搜到的卷轴,不满的说

“混蛋,快把卷轴还给我们。”小樱顿时急了。

“凭什么还你们,人是我炸死的,卷轴式我搜出来的,为什么要给你们,嘿嘿……”我得意的看着小樱说。

小樱顿时气红了脸,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恨恨的把头扭了过去,不搭理我了。

“去不去,一句话,不去我现在就走人。”

“我们一起去吧,大家一起才安全啊,我相信平四郎不会害我们的。”鸣人一边劝道。

“他的话只能信三分,连天天学姐都说了。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也好,那我就先走一步,嘿嘿……”

“等等,卷轴留下来。”小樱不死心的喊道。

“想要卷轴,就让佐助写一张一个月饭钱的欠条,怎么样,中忍考试和一个月饭钱,你们想想吧。”

“你……”

“我们跟他一起去。”这个时候一只萎靡的佐助,突然说话了。

“佐助君,你好点了嘛?”看到佐助突然发话,小樱顿时喜不自胜,跑了过去。

“恩,还好,卷轴先不着急要,我们和他一起去找他的同伴。”

小樱犹豫了下,问:“为什么要把卷轴交给他……他可是有名大骗子。”

“无所谓,卷轴在我们这里,保护起来也很麻烦,就放在他哪里也没关系。到时候拿回来就是。”

“……好大的口气啊,不过你还真小气,不久一个月饭钱么,都舍不得。鸣人,八碗拉面卖你要不要。”看到我敲诈的计划被佐助识破,转过脸来向鸣人推销道。

“。”鸣人犹豫的看了一下卷轴,『摸』了『摸』钱包说。

“六碗……少了点,算了谁让咱是好兄弟了,来按个手印吧。”说完我从怀里『摸』出一张纸。鸣人大笔一挥,歪歪扭扭写了一行字,“漩涡鸣人欠原田平四郎六碗拉面,留字为证。日后定请。x年x月。”写完后,鸣人划破手指,在纸上按了个手印。

我收了起来,将手里的卷轴抛给了鸣人,不屑的看了佐助一眼,说:“小气鬼,真不痛快。还是鸣人爽快。”

“……”佐助

“呵呵……”鸣人

“你……”小樱

“走了……”我手一挥,率先前面带路去了。小樱和鸣人架起佐助紧紧跟在了我后面。

几分钟后,我们四个人就到了我们集合的地点,不管我却没有看到小叶子和大牛的影子,反而看到在原地多了一个奇怪的大土包,大土包上海有个像烟囱一样的东西,从里面冒出一股肉香味。

“啊,有烤肉吃了。”闻道有肉香味,鸣人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

“等等……”看到眼前这个古怪的东西,我感觉有点熟悉的味道,连忙阻止,可惜已经慢了一步。

扑通一声,鸣人掉进了一个大坑里,随后被一根绳子倒掉了起来。小樱见了,刚要出手用手里剑砍断绳子,我连忙阻止了小樱。

朗声道:“天王盖地虎,前面可是大当家的么。”

里面半天没有动静,我不由有点发慌,又喊道:“小叶子,快回话,不然我扔起爆符了。”

听到我要扔起爆符,里面终于有了动静,

“等……等,等一下……唔……。”里面终于传来了大牛含混不清的声音,不过说到半路,却突然戛然而止。

“啊,大牛你没事吧,快说话啊。”这时那个古怪的大土堆里突然传来小叶子焦急的声音。

“救命啊,平四郎……”鸣人也在一边凑热闹。

小樱听到这动静,不由变『色』道:“他们不会出事了吧。你快去看看吧。”

我脸『色』顿时也变得铁青,恨恨的说:“小叶子,别管他,让他死了算了。”“……”

听到我这句话,小樱和佐助不由一阵面面相觑,有点『摸』不着头脑。

“呼……咳咳……”这时离土堆不远处的一棵小树背后的土里,钻出一个人,正是大牛。

大牛涕泪横流的从土里爬了出来,上来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从身边拿起一个水壶,往嘴里猛灌。

半晌后,大牛方才缓过了一口气,瞪着我说:“咳咳……混蛋,我说怎么这么倒霉,吃肉都能噎着,原来是你这灾星回来了。咳咳……”

“放屁,是你贪心,怕我回来抢,一次嘴里塞太多了吧,刚怎么就没噎死你。”

“你们……”小樱一时无语。

“一群白痴……”佐助说道

“啊……救命啊,下面有怪物啊啊。”这时大坑里传来鸣人的惊呼声。

“嚷什么嚷,真是的。还以为钓到一条大鱼,没想到居然是你这个白痴。”这时小叶子慢腾腾的捂着圆滚滚的小肚子,剔着牙从哪个奇怪的大土堆的烟囱里蹦了出来。然后回头看了我一眼,说:“你来晚了,最后一只鸡刚好被大牛吃了。嘿嘿……”

“还我鸡来……”我红着眼睛扑向了大牛。

“啊……”

“快救我啊,下面哪个三头怪物好可怕啊……”鸣人又嚷道。

“来了来了……”说完小叶子走了过去,一把将鸣人提了起来,抛在了地上。

“里面有个怪物啊,黑乎乎的,还长着三个脑袋。”

“终于被我搜到了,嘿嘿……什么三个脑袋的怪物?”这时我从树后面拿着一根鸡腿走了出来,身后的大牛,身上的衣服一片凌『乱』,躺在那里,已经睡过去了。

小叶子没说话,直接用力一扯,大坑里的那个怪物一下被拽了上来。借着太阳光我才看清楚,被捞上来的怪物有点像烤糊了的火腿,黑??的,看上去很是渗人。

“是雨忍村的忍者……”小樱一边叫道。

听小樱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所谓的三头怪物,原来是三个人被绑在了一起,三个人脑袋上的护额表明了他们的身份,是雨忍村的忍者。我又仔细看了看,上去用鞋底在三个人脸上擦了俩把,才发现这三个人的脸有点熟。

“这三个人……好像见过吧?”我疑『惑』的问小叶子。

“嘿嘿,当然了,就是被我们打劫过的那三个笨蛋啦。你出去的时候,向来偷袭我们,抢回卷轴,掉到大牛挖好的泥坑里了。”

“这么这么黑……”

“我用他们试了试火候,用火烤了几遍而已。嘻嘻……”

看着小叶子纯净的笑容,我不由冲着这三个人画了个十字,默默祷告道:“阿弥陀佛,哈利路亚,愿你们安息。”

小樱已经不忍再看,直接扭过了头。

“放心,还活着呢?我火候把握的很好。”小叶子得意的炫耀道。

“恩,知道了,我先介绍下,这三位……”

“别废话了,别说你被他们绑架了啊,我先声明,就剩半拉猪大肠做赎金乐,再多一分没有。”

“原来我就值半拉猪大肠……”我不忍再看,扭过了头,蹲在地上开始画圈圈。

最后当我说第七班要他们合队一起出发的时候,尤其是听说第七班还没集齐卷轴的时候,小叶子不乐意了,说:“为什么要和他们合队,我可不想把肉平白分给他们。”

我拉过小叶子解释说:“虽然我们卷轴集齐了,但是只有等到进了塔以后才算通过,现在离塔还有很远一段路,最后大家都要在塔哪里集合啊,正是抢东西的好时候啊,我们可以提前一点埋伏在塔附近,正是千载难逢抢东西的好时候啊。我们喊几个熟人,人多势众,别人见了先就服软了。抢多的卷轴还可以和别人做交易,简直是难得赚钱的机会啊。而且第七班现在主战斗力佐助受了伤,鸣人是我兄弟,分东西的时候,还不是由我们说了算。还有小樱还是个很好的厨子。”

“抢东西,我喜欢,你说的对,抢东西就是要以势压人,嘿嘿……厨子的话,确实需要一个,大牛的手艺太烂了,老是把肉烤糊。好吧,我同意了。”

我和小叶子商量完后,小叶子过去一脚把大牛踢醒。然后我们三个人乐呵呵的走了过去,向第七班递交了合作打劫协议书。内容如下:

第一,甲方棒棒糖小队免费帮第七班抢到一枚天之书。

第二,乙方第七班在四天之内,必须为棒棒糖小队提供以下抢劫帮助。(具体内容如下:小樱需要负责烤肉,佐助负责侦查诱敌,鸣人负责群殴。)

第三,乙方违约,需给予甲方三打棒棒糖的违约金。甲方违约,则免费提供考试期间的所有食物。

第七班三个人商量了下,最终黑着脸签下了这个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