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勘九郎出去后不久,时间也正好过去了45分钟,森乃伊比喜突然出声打断了正在狂抄和郁闷着的在场众人,开始宣布第十题。

“哼,实力不行的大概都已经走了吧,这下可以进入正题了已经45分了。”森乃伊比喜冷哼一声道。

我这是才有机会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考场内的人数,竟然少了一半,不由一愣,心说看来刚才作弊手段不过关,被赶出去不少人啊,同时庆幸的冲远处的小叶子和大牛比了个v形的手势,可惜俩人都没鸟我。倒是旁边的天天笑了笑,说:“你这家伙,虽然总是没正经,不过还是有点本事的啊。”

被天天这么一夸,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头说:“不敢不敢,其实我也是受你的启发啦。”我指了指头上的灯光。

“那我们俩清了!”天天看着头上的灯光笑着说。

“嘿嘿,我也写完了,这下不用挨小樱骂了。”鸣人在我后面得意的说。也模仿我给小樱摆了个v字手势,小樱看到鸣人的手势不由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微笑,鸣人见了越发得意。

“好,安静,现在我公布第十题。”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仰着脖子看着森乃伊比喜。

“在这之前,我要为这最后一题加上一道规则。”正说到这个时候,教室门开了,勘九郎和那个带他去厕所的中忍监考回来了。看到考场的气氛有点不对,勘九郎不由一愣。

“哼,运气不错。你的木偶戏没有白费。”听完这句话,勘九郎的脸『色』一变,连忙低头掩饰了过去。

“木偶戏,什么东西。”我下意识的朝勘九郎身边望去,同时用上了红眼的透视能力,发现勘九郎身边的那个中忍考官竟然不是活人,体内全是各种机关,只是一句傀儡,而控制傀儡的查克拉线正握在勘九郎的手里,我顿时明白了森乃伊比喜那句话的意思。看来这个勘九郎是个傀儡师。

“算了,你坐回去吧。”森乃伊比喜没有追究勘九郎的责任,勘九郎默默的回到了作为,临走过手鞠的桌前时,快速的将一个很小的纸筒丢给了手鞠。

森乃伊比喜没有理会勘九郎的小手段,接着说:“那么我来说明,这可是――令人绝望的一条规则。”听他专门一说,考场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调动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森乃伊比喜。

“令人绝望的规则,喂,开玩笑的吧,都绝望了,还让我们考个屁啊。直接回去卖烧饼算了。”我心里不由对森乃伊比喜一阵腹诽。

“首先,你们要选择是否接受第十题的考察。”

“说自己选择,要是选择不接受的话会怎么样?”手鞠因为勘九郎的傀儡戏被看破,而且前九题也都没动,不由一阵急躁,不满的问道。

“选择不接受的话,那么该考生立即得0分,也就是不合格,而且同组的俩个人也一并以不合格处理。”

听完这句话,教室里顿时一阵哗然。下面的考生开始七嘴八舌的抗议了。

“这算什么?”

“这样当然得选择接受了,总不能连累其他人吧。”

森乃伊比喜直接将这些嘈杂的抗议声无视,依旧平静的说:“而且,还有一条规则,选择接受但没有答对的人,今后将永远失去参加中忍考试的资格。”

“哪有这种混蛋规则,在做的就有参加过不止一次中忍考试的人。”脾气暴躁的犬冢牙忍不住直接拍案而起,大声指责道。考场里许多人也纷纷点头低声附和。

“哼哼哼…”森乃伊比喜发出一阵阴森的笑。

“是你们运气不好,今年的规则是我定的。不过我不是也给了你们回头的机会么。没有自信的人抗议选择不接受,等明年或是后年再考。哼哼哼…”

“我们选择接受。只要能得到您的认可,我们什么都干。”小叶子站起来发表了自己疯狂的演讲。偶像面前,这小丫头岂会服输,承认自己没自信,也不管我俩的意思了。

“哦,小丫头,你不帮你的同伴考虑下么。如果不能通过的话,他们就要当一辈子下忍了。”森乃伊比喜冷笑道。

“少唬人了,叶子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我坚决跟着叶子走。”大牛自信满满的拍着胸脯开始表忠心。

“我也同意,叶子老大的想法就是我们的想法,叶子老大说的话就是我们的意思。”我鄙视的看了一眼大牛,然后发表了更为恶心表忠心演讲。反正对我来说,答错也无所谓,就当为这小丫头追偶像作牺牲了,当一辈子下忍做点没危险的事,搞点小钱过自己舒服的小日子倒正合我意。说起来考场里论心态,估计我是最好的了。

小叶子用感激的目光看了我们俩人一眼,

场上的考生顿时一阵汗颜,用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我们三个。

森乃伊比喜的目光在我们三个人身上停留了一阵,随后又望着考场里的众人问:“那么现在开始,选择不接受第十题的人把手举起来。记录下考号然后就可以走了。”

“我…我…我放弃,无法接受。”教室里沉默半晌后,终于有人承受不了这种压力,举起了手,选择了退出。随后这个人连同他的同伴一起被人带了出去。有了选择退出的榜样,剩下的人里也逐渐开始有人放弃,教室里的人又少了一些,气氛也越发沉默。不过大多数人仍然选择了坚持,我们这一届的新生,竟然没有一人选择退出,就连刚才抗议的牙,也闷闷的坐回了座位上。大笨蛋鸣人也稳坐钓鱼台,看来真把我当万能作弊器了。

“我再问一遍,这是关乎人生的选择,后悔的话现在还来得及。”森乃伊比喜加重语气说。

“我也说一遍,男子汉大丈夫,说不举手我就不举手,你能把我咋地。嘿嘿……对吧,鸣人。”我回头望了一眼我的死党鸣人。

“对,说到做到就是我的忍道。我人生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俩个字。”鸣人拍着桌子豪气冲天地说。

“……”

考场里沉闷的气氛被我们一搅合,变得缓和了许多,森乃伊比喜四下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点了点头,说:“决心很好!那么我宣布现在在这里的所有人,第一场考试……”

“全部合格。”

听到这个答案,考场里所有人都一阵愕然。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就说合格了,第十题的问题呢?”小樱站起身来问道。

我听完小樱的话,顿时郁闷了,这小丫头也太爱表现了吧,知道你脑瓜好使,第十题就算是算术推理题,对你也没问题,可是也要考虑下我们的心情啊,好不容易通过了,还要多次一问。这不折腾人啊。

听完小樱的问话,森乃伊比喜冷峻的脸上『露』出一阵笑容。:“嘿嘿嘿,那题目根本就没有,刚才的2选1就是第十题。”

“等等,那么值钱的9个问题算什么?不是完全没有意义了么。”早就不爽的手鞠大声质问道。

“怎么会,那九问已经完成了他们的目的。考验你们每个人的情报收集能力。”

“情报收集能力。”

“对,这场考试实行三人总分制,这就给了你们怕耽误同伴的压力,但是这些问题不是你们这些下忍能回答的了的,于是所有人都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得靠作弊才能得分。也就是说,这场考试是以要作弊为前提的。为了让你们有目标,我们预先安排了知道所有答案的俩名中忍坐到了你们中间。”

听到森乃伊比喜的话,我前面那位挥了挥手,我顿时恍然,难怪这哥们儿那种题都会答,原来早有预谋啊。

“但是作弊手段不过关的人只能是去考试资格。为什么呢?因为情报有时候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在执行任务或是战场上……经常要拼掉『性』命来夺取情报。”说到这里森乃伊比喜猛的取下了自己戴在头上的帽子。

顿时一副异常惨烈的场景展现在了我们面前,森乃伊比喜的头上居然没有半根头发……还到处是伤疤。看得人触目惊心。

“考官大人……”我看着那一头疤,有点不忍的问道。

“?”

“您用了什么洗发水才弄成这个样子啊,那家洗发水厂家老板真该枪毙,老师俗话说,秃子洗头用飘柔。为了你以后的头发再生,请不要再买路边小广告宣传的生发剂了。多买点飘柔,用飘柔得自信,看我这一头黑发,就是用了飘柔才有的……”

“……”

考场内外全场石化中。

正这个时候,砰的一声,一道黑影撞破了玻璃,闯入了考场。

中忍考试篇章,请原谅我引用了许多动画里的对话,一,是偷个懒,凑个字数,嘿嘿。二,让让一些没看过火影的人了解下剧情。三,就是让看过的人能重温一遍精彩的中忍考试,呵呵。

第二场考试的时候可能有大变动,敬请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