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没有表态,笑着和伊鲁卡离开了。俩人一走,我一个人就开始边吃边琢磨了,这三代到底是怎么个想法。我想啊想,直到吃下三个苹果,半拉西瓜的时候,我终于确定先睡觉再说。睡觉前我想起一件事。忘了问鸣人了的事情了,不过既然我都活蹦『乱』跳的,估计他比我更强了。

第二天的毕业典礼我没有去成,因为昨天西瓜吃多了,半夜肚子疼得要命,在医院里又躺了一天。

第三天我正望着被锁在柜子里的苹果发呆的时候,病房的门“嘭”的一声被推开了,小叶子和大牛俩个人兴冲冲的冲了进来。小叶子后面还跟着三个人,竟然是鹿丸、丁次和井野。

看到这三个人,我不由有点奇怪,问:“鹿丸,你们怎么来了,真是稀客啊。”

鹿丸挠了挠头,郁闷的说:“还不是你们班的这位大小姐,觉得人少没意思,非要拉我们过来,真是麻烦啊。”

“不要这么说,叶子说了,一下平四郎会请我们吃烤肉的。”丁次一边吃着袋里的零食一边说。

“是啊,难得传说中的大流氓居然请吃烤肉,我当然要见识一下,到时候可不要心疼啊。”旁边的井野也笑嘻嘻的说。

“啥,烤肉。”我听了这句,当时冷汗下来了,就丁次这体型我就知道他有多能吃,这不要我命啊。我怒视着眼前的小叶子,可惜这丫头将我直接无视,一把把我从病**揪了起来,兴奋的说:“你猜猜,你和谁一组。”

“还能是谁,总不是我们三个。”我有气无力的说。

“这么容易就被你猜到了,早知道刚才我就装的悲痛一点了。”小叶子气哼哼的说。

“他是在这里吧,谢谢……”正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声,随后又有一个人冲了进来,这次进来的是鸣人。

“哈哈,你果然在这里。平四郎。”

“混蛋鸣人,你居然也来了。”井野看到是鸣人,恶狠狠的瞪着鸣人。

“啊,是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鸣人显然没有想到井野也在这里。

“这个不用你管,快点交代那个宽额头的笨女人死哪里去了。”

“宽额头。”

“就是小樱那个笨蛋拉,是不是又跑去勾引佐助了。”井野说道这里,眼里几乎快要冒出火了。

“我怎么知道,说明会一完我们就分开了。”

“你强吻佐助的事还没和你算账呢,居然还骗我,还想找打啊,你们是一个小队的。怎么会不知道”

“鸣人你真是我呕像啊,为了出风头,强吻佐助这么多女生敢想不敢做的事情你都干了。佩服佩服。”

“混蛋,怎么可能,那是意外啊。鬼才愿意吻他呢。”鸣人脸红脖子粗的辩解道。

“嘭”,鸣人的脑袋上已经被井野狠狠的揍了一拳。

鸣人委屈的望着井野说:“我真不知道他们去那儿了啊。我不是说了嘛,毕业说明会一完,我就跑过来了啊。要不是刚才走错路,我早过来了。”

“算你够意思,没有重『色』轻友。”我感激的看了鸣人一眼。

“还想骗我,一下课我就看到小樱追着佐助出去了,然后你就追着小樱出去了。我看你是跟丢人了吧。”井野没好气的说。

“鸣人你可真够意思啊,亏我刚夸你。”

鸣人脸一红,说:“那个…那个其实我是想喊他们一起过来,热闹一点。”

“嘿嘿,没想到啊,真不知该说你命好还是不好,居然和佐助和小樱分到了一组。”

“真是气人,为什么要把佐助那个笨蛋分到我们这组,要是你过来就好了。”

“那是因为你是这一届的吊车尾,而佐助是这届最优秀的毕业生,伊鲁卡老师是为了平衡差距才将你们分到一起的,笨蛋,你还好意思说。”井野听不下去了,打断了鸣人的yy。

“我倒是奇怪,为什么森重宽老师会把你们分到一组。你们三个人的成绩都相当优秀,这样会不会有点破坏平衡了。”鹿丸说。

“这有什么奇怪的,因为除了棒棒糖小队,谁会收留他这个大流氓。嘿嘿。”叶子得意的说。

井野也点头表示赞同。

这时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我愿意,我愿意,平四郎是这一届第二名,到我们小队也可以啊,为什么非要和佐助那个混蛋在一起。”

“真是麻烦啊,平四郎又不是我们班的啊。”鹿丸不耐烦的解释说。

听了这句,鸣人闷闷的低下了头。

不过隔了一会儿这家伙就把那份烦恼忘的干干净净了,然后指着额头的护额,乐呵呵的问我:“你的护额呢,看…看…这是伊鲁卡老师亲自送给我的,厉害吧。”

“护额……我放哪里了呢。”

“床头边的不是你的嘛。”鸣人指着床头突然嚷道。

我低头一看,发现枕头边果然安静的躺着一副崭新的护额。我想起来了,是昨天晚上护士给我送过来了,据说是三代给我的。

我想起那个头发有点花白的老头子,心里竟然有点感动了,因为护额下我发现了一包钱。

还是老人家明事理啊。我不由感激这位老人的体贴。

鸣人问我:“你打算把护额戴在什么地方呢。”

“戴什么地方?这个我还真没想过。”我抬头望了望屋里的几个人,鹿丸和井野都是戴在胳膊上,鸣人和丁次则是戴在额头上。而小叶子和大牛居然……居然是套在脖子上的,一看大牛脖子上那项圈,我就止不住了,让我下意识的想起了牛鼻子上的铁环,不由指着大牛哈哈大笑。

“笑什么笑,作为棒棒糖的一员,要统一着装。来挂上。”小叶子不由分说,就把木叶的护额给我栓脖子上了。

“哈哈,好像温泉旅店老板家养的那条狗。”鸣人捧着肚皮放声大笑。

随后鸣人脸上多了一只脚,帮他止住了笑声。不用说,是小叶子出手。

我嘿嘿笑道:“这叫cosplay,后现代主义艺术,你们不懂。”其实我也不清楚啥叫后现代主义,但是总之人们看不懂欣赏不了的东西,都习惯叫后现代主义。所以我就引用了。

“那个我们再整三幅墨镜怎么样,那样就更酷了。”我突然想起黑衣人里面戴墨镜的酷酷的造型,就像小叶子建议道。其实主要是为了避免我使用红眼时被人发现。以方便以后更好的阴人。

小叶子觉得这个意见不错,于是当场拍板,一下去烤肉店的时候,顺便先去眼镜店有我买三幅墨镜。

“为什么又是我买。”我欲哭无泪的望着小叶子。

“一只羊也是赶,俩只羊也是放,你都包了算了。”小叶子满不在乎的说。

“这可是钱啊,不是放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已经不想出去了。可是还是被小叶子绑架着强行出院了。

“还好三代留了一些钱,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想到这里,我对三代就越发感激了。

到了木叶眼镜店,我挑了三幅和“黑衣人”里面一模一样的墨镜,戴上后得意的摆了个剪刀手的造型,问:“怎么样,够酷吧。”

“很欠揍,你这个表情。”小叶子看了看说。

“不过我喜欢。”小叶子接着说。

于是我们三个人脖套项圈,不对是木叶护额,戴着墨镜异常嚣张的走在木叶的街上,一时风头不二,路人纷纷侧目。前面鸣人戴着护目镜开道,后面鹿丸三人殿后。

用鹿丸的话说:“靠的我们太近的话,会被妈妈回去砍的。”

就这样我们浩浩『荡』『荡』的到了烤肉店,进了烤肉店,我一眼就发现了可爱的雏田,身边还站着俩个人,一个是上次放狗要咬我的那哥们儿,还有个是同样戴着墨镜的看不清脸的神秘人物。带着狗的叫犬冢牙,戴墨镜装神秘的是油女志乃。

雏田看到我们进来后,脸顿时红的像苹果。躲到了犬冢牙身后。

“呦,你们怎么也在。”牙大大咧咧的问。

“嘻嘻,有人请吃烤肉,当然不能错过啊。”井野乐呵呵的说。

“请吃烤肉,谁这么有钱。可怜我们三个还是雏田请的。”

“还能是谁?当然是我们这一届夺得第二名的平四郎同学请客啦。”井野说。

牙听是我请客,有点意外的看着我,说:“没想到啊。你不会是把便利店给抢了吧。这么有钱。”

“牙,不要这么说,每个人都会有有钱的时候。或许是那个女生借给他的。”一直沉默的志乃突然发言。

牙想起了我"感情骗子"的称号,顿时笑了。“对对对,你小子可不缺借钱的对象。”

“……”

“这么多人,好热闹,我们大家拼一桌算了。”小叶子天生爱热闹,就让老板把牙他们三人的桌子也挪了过来。然后对牙说:“你们怎么能让雏田一个女孩子请客呢?”

牙不好意思的说:“我们三个人被分到了一个小组,雏田说一起聚一下的好,可惜我的零用钱都被我用来给赤丸买了吃的了。志乃身上一直都很少带钱,所以……”

“算了,平四郎,你不能让雏田花钱请客吧。”小叶子看着我说。

“对啊,对啊,我也感觉不大好。”鸣人旁边也『插』嘴说。

鹿丸三个人也把目光看向了我。

这和我有屁个关系啊,都看我做什么啊,我郁闷了。

“那个没关系的,父亲大人……给我的钱……剩下的还比较多,如果……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我请……大家…一起……”说道最后雏田的声音几乎都听不到了。

都到这份儿上了,在美女面前咱不能丢着份儿,我牙一咬,心一横,说:“我们aa制算了。”

“去死吧。”小叶子直接把我从烤肉店里踹了出去。众人也都一脸鄙视的看着我。

最后吃完烤肉,我看着三代给我的钱袋变得空空的,不由欲哭无泪。

吃完烤肉分手的时候,小叶子告诉我,要我明天一定要去学校,因为明天负责指导我们的上忍老师要过来。正式见面接手我们。以后开始负责指导我们修炼,并带我们进行任务。

一听有任务可接,我当时俩眼就冒金星。穷啊,上次一顿烤肉,不仅吃光了三代给我的钱,还把我的积蓄贴了不少。再没钱进账,估计就得去三代哪里蹭吃蹭喝了。

“钱啊,我来了,拥抱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