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鼎看了看两个小胖小子,脸腾的一下子红了,这孩子一看就是和他有关系,搁谁看都错不了,可他明明没有播种,这两个孩子难道像耶稣似的,自己就稀里糊涂来到了泽火革世界上?

叶鼎看着这两个小孩,那种血缘的东西就让他有种过去抱抱的冲动,而那两个小胖孩更是张开小手,呀呀的朝叶鼎招呼起来,意思是要他抱抱。WWw、qUAnbEn-xIaosHuo、Com

姑射看到这一幕,眼睛突然间红了起来,鼻子一酸,眼泪就止不住的掉落下来,她转身走进了里面的房间,趴在床铺上呜咽起来。

叶鼎给整得没着没落的,先走过去把两个小家伙抱在了怀里,或许是父子天性吧,两个小家伙都用小手抱住了他的脖子,湿漉漉的小嘴儿在他的脸上蹭口水,他心中一热,确信了这就是他的儿子,这个感觉他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体会过无数次,绝对不会错。

到了叶鼎这种境界修为,感觉已经非常的准确,比起什么dna检测来,还是他的感觉更精准!

两个小宝宝在叶鼎的怀里腻了不到三分钟,就打起了哈欠,睡着了,小孩子的觉来得快,说睡就睡,叶鼎把两个小家伙抱着走进了里屋,梦流离则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翻看着一本书,她不想做电灯泡。

叶鼎是个勇于承认错误的人,虽然现在他不认为他错了,可是总不能真让她把孩子都给捏死了吧?当然了,她其实根本就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一看她的面相,就知道她不是那种人,别小看面相这个东西,其实相由心生,真会看面相的人,比如说叶鼎,绝对不会看错一个人的本性如何。

叶鼎走进了房间,看着趴在那里呜咽抽泣的姑射,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裙子,肌肤如雪,曲线优美,裙摆下的那两截雪藕似的小腿和那两只无比雪嫩的玲珑可爱小脚丫,都让他心里发热,不由得又想起了上次的事情。

于是,他就一把将她抱起了,掀起了裙子,使了一会儿坏之后,半推半就的姑射就哭不出来了,给他宠得哼哼唧唧,声音妖娆诱人之极,外面客厅里的梦流离,都忍不住偷偷的跑到门口怕门缝偷看起来,还不停的吞着口水,眼睛水汪汪,气喘吁吁。。。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炫目的光芒让梦流离睁不开眼睛,等到光芒消失的时候,她发现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

哇哇的哭声响了起来,原来房间里并不是空无一人,还有两个小宝宝在小床里面躺着呢,他们都睁开了眼睛,可怜兮兮的大哭,看样子给吓坏了。

梦流离赶紧跑过去,勉强的将两个小宝宝放在了自己稚嫩的小腿上,坐在那里哄着他们,说也奇怪,那两个小宝宝抱着她的脖子,都不哭了,嘴里还模糊不清的吐出了令她心乱的“妈妈”。。。

当梦流离心乱的时候,叶鼎心中怒火中烧,看着得意洋洋的姑射,说道:“那孩子不是你的,是不是?”

姑射还是不着寸缕,任叶鼎欣赏她无限妖娆的身体,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轻轻的抚着他身上的锁链,笑着说:“你真聪明,要是你早点就这么聪明的话,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叶鼎看着这个好像是牢房一样的地方,问道:“这里就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总不会就是为了光着身子给我吃豆腐吧?”

姑射笑着点头:“没错儿,我就是给你吃豆腐来了,我早就给糟践过了,除了继续给你糟践,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说完,她果真是不害臊的逆推了叶鼎,看那妖精的样子,简直和先前的她判若两人,和她冰清玉洁的清纯出尘模样,更是大相径庭,不过,叶鼎倒是觉得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能瓢崴,就是这个意思。

叶鼎一边享受着姑射美妙的身体,一边想着她刚才是怎么把自己鼓捣到这里来的呢,哎,刚才享受的太投入了,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句话果真不是废话。

叶鼎打量着这个地方,觉得好像有些眼熟,想了一会儿,他终于想起了这里好像是叶盟的在锦绣的地下总部,现在早已经弃用了。

叶鼎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震惊的发现功力竟然都凝固住了,无法使用,尝试着让元神离开身体,却根本做不到,他不知道这是否身上这根绳索在作怪,还是姑射在自己的身上做了手脚,两者皆有可能。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