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鼎虽然见惯了有钱人,也见惯了不把钱当钱当垃圾乱扔的那类人,但是这么玩的人,能玩出这种品味来的人,说实话他还是平生仅见。WWw。QUanbEn-xIAoShUo。COm

这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最让叶鼎侧目的是这辆车的女主人穿着婚纱赤着脚在开车,脸上还满是泪痕,那双美眸里装着的满满悲伤,能够让人伤心至死!

她不停的按着喇叭,不停的流泪,可是却绝对不允许自己发出声音,即便是丰润的粉nen小嘴儿给编贝一般的xue白小牙yao得鲜血淋漓,鲜红的血液顺着尖俏的下颌不停的滴落在高耸的凝脂般的沟壑里,染红了xue白的薄纱。。。

这个女孩真的是长得太美了,表情又太让人心碎,再加上她的车,她车上的那朵钻石的百合花,她身上的婚纱,她赤着的芊芊雪足,这一切构成了一种无法阻挡的强大吸引力,将附近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遗憾的是,能够看清这个女孩儿此刻情形的人,就只有叶鼎一个,而且还十分罕见的,他也被这个女孩的美丽和悲伤所吸引,古井无波了三年的心,轻轻的颤动了几下!

“按个几把毛。。。草,mei女!”兰博基尼魔鬼前面那个开宝马的哥们儿一见是么女,顿时就把埋汰话咽下去了大半,只说出了那么一小点。

不过,这话还是触怒了后面这位美丽的令人心悸悲伤得令人心碎的美人儿,涂着蓝色趾甲油的芊芊雪足用力的一踩油门,兰博基尼猛然间蹿了出去,嘭的一声巨响,宝马的后pi股开花了,兰博基尼却连漆都没掉。

现在,就算是傻子也看的出来美人这辆兰博基尼不但是镶钻的,还是特制合金钢的呢!

“我草,你。。。”

“嘭!”

连续十多下,宝马已经给撞得不像宝马,而像瘸腿毛驴了,大街上一片混乱,美人撞的固然只是宝马,可是宝马撞的可是前面的奥迪,奥迪前面还有车呢,本来就堵车,车距都不大,这一个撞一个的,可真是热闹极了。

叶鼎一直都在看热闹,看得他呲牙咧嘴,这个小美人真的是太暴力了,他可以肯定,那个开宝马的哥们给撞得估计都有严重的内伤了!

这还不是最难受的,最郁闷的是那个哥们死活下不来车,车门都给搞变形了,卡在里面出不来,一开始还能骂娘呢,后来发现这个美人根本就不是个正常人,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就不敢再骂了,甚至连说话都不敢了。

小美人终于停下了疯狂的撞车行为,这时候有交警过来了,不过那两个交警都没有机会到得兰博基尼的近前,旁边的一辆奥迪里就下来两个穿着制服发髻高挽的mei女,拿出了证件晃了一下,那两个交警就赶紧撤了,还有些诚惶诚恐的样子。

别人都没有看清那两个mei女拿的什么证件,十分的好奇,可惜没人来管他们的需求,两个mei女已经回到了车上。

叶鼎却是看得很清楚,那两个制服mei女拿的是红军“圣百合”的证件,拿着这种证件的女人,都是很重要的大人物的保镖,这个女孩儿绝对不是什么大人物,那么她能有这样的保镖跟着,就说明了她要么是大人物的女人,要么是大人物的家人。

显然,这个女孩儿一定是属于后者,她现在还不是个女人,而是女孩儿,这说明她不是某个大人物的女人,最起码本质上不是,从她的外表和这辆车上可以看出来,她是个养尊处优的女孩子,她过惯了这种生活,所以她应该属于后者,她是大人物的家人。

叶鼎把帝国所有的大人物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却还是想不出来这个小美人是哪个大人物的家人!

这就让叶鼎有些疑惑不解了,难道这华夏帝国还有一股势力他不知道的吗?不可能啊,华夏帝国就这么大点,他不相信还有那股势力是他不知道的,除非见鬼了。

“莫非我真的是大白天见鬼了?我也不记得自己夜里挖过谁家的祖坟呢。”叶鼎在心底低估了一句,看了一下这车的牌照,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月白衣。

“你说的是那位小祖宗啊,别说我没提醒你啊,她可是一个能要人命的主儿,就因为男方说错了一个字儿,她刚才就把人家给废了,还把人家的房子给放了一把火。。。”月白衣显然还心有余悸,叶鼎很少见到他这么怕一个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小美人,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