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军的军规非常的严格,那可不像红军,现在是越管越松,乱七八糟的事情层出不穷,屡jin不止不说,反而是越演越烈,管理力度严重缺乏,绿军正好相反,管理的力度都有些恐怖,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绿军才能一直以人数少的情况下却没有谁敢挑衅,除了红军。WWw、QuanBeN-XiaoShuo、CoM

绿军到了级别的军官,外出的时候只要是不穿军装,只要不是做违法的事情,军队也不管,但是一旦违反了军规,就做好上军事法庭的准备吧,谁说情不好使。

大家都换好了衣服,坐上了叶鼎刚刚开进来的劳斯莱斯加长,里面美酒干果水果点心什么的都有,饿了的可以垫吧垫吧。

叶鼎坐在那里,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喝着世界顶级的葡萄酒,却还是皱着眉头,和他在法善堂天喝过的美酒比起来,帝国的酒真的是不堪入口。

不过,他虽然是有那个世界的美酒,却只会在自己的亲朋圈子里享受,不会瞎显呗,谁知道谁是什么人啊,小心点不会出大错,这是他的经验之谈,处世原则。

叶鼎拿出了一根圣土雪茄抽上,那淡淡的香气令众人都觉得陷入甜美的梦境之中,不过谁都没有想着朝他要上一根,叶鼎也不会给,这玩意儿现在是抽一根少一根,虽然他还有很多,但是架不住烟瘾大,盯着的人也不少,狼多肉少啊。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时分,翠京的jiao通状况不好,在郊外还行,一进入市区,立刻就堵得乱七八糟,别说是劳斯莱斯,就是火车上了这路上,也只能慢慢的挪,至于什么时候才能畅通无阻,那就要看各人的运气了。

叶鼎他们的运气不怎么样,今天堵车堵得特别厉害,听司机说今天是周末,回家出行的人特别多,所以才会这么拥堵。

终于,在车到了一个地方上了辅路的时候,这种状况才终于结束,不过虽然是不堵了,但是路上的车超多,速度也快不了。

车里急性子的人,就开始骂娘了,叶鼎的心理素质那不是一般的好,依旧是不慌不忙的抽烟喝酒,和身边的几个人扯淡,天南海北的,扯得不亦乐呼。

突然,蓬的一声响,劳斯莱斯车猛然间向前蹿了一下子,将众人弄得东倒西歪,就连叶鼎手里的酒都洒了,把裤子弄湿了,手中的雪茄更是戳到了衬衫上,把衬衫烧了一个洞。

“怎么回事儿?”叶鼎的语气不善了,前面的司机说道:“老板,有一辆挂着军牌的悍马撞了我们一下,还骂人呢。”

叶鼎没说话,车里的几个人不干了,麻痹的肯定是红军那帮杂碎干的,嚣张惯了都,还以为这帝国就没有人敢惹他们了呢,今天得给点颜色看看,让狗ri的以后长长眼神。

“娘的,这不是罗子通的车吗?”坐在叶鼎旁边的一个副参谋长骂咧咧的道,他是翠京本地人,对于本地有名有姓的人不说门清,也差不多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罗子通?罗大少?难怪这么嚣张呢,原来是这个家伙啊。”叶鼎也听说过这个人,甚至还见过,只不过他认识对方,对方不认识他,那个时候,叶鼎还一点名气都没有,就是一个小白人。

罗子通,人称罗大少,他是红党二号人物罗老爷子的小儿子,红军一号人物的女婿,自己本身也是红军赤刀特种部队的头子,是红军之中唯一能和飘飘如仙张小仙相提并论的彪悍存在,他还有个外号,叫罗大神,正好压了张小仙一头。

绿军的这些人可不怕什么罗大神,要是怕这个怕那个的,绿军也到不了今天这样的势力,凭的就是一股子狠劲和猛劲的绿军人,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怕那个字。

叶鼎却没有下车,如果这种事情也要他自己下车解决的话,那么负责他安全的那些人,就没有必要留着了,尤其是,有十个人都是吃过他炼制的丹药,给他提升过功力的,要是这样还不行,也实在是太废物了些,还不如死了呢。

那边,罗大神也没有下车,叶鼎那些一直跟在旁边的安保人员都冲了过去,和罗大神的人展开了近身肉搏,那些人显然也不是一般人,肯定是经过改造的,和叶鼎的人堪堪打个平手。

绿军这些人反倒是没机会上手了,就开始敲打罗大神的悍马车,让这个狗ri的出来,他们这么多人要是斗不过一个罗大神,那说出去都丢不起这个人了,但事实上,他们还真就打不过罗子通一个人。。。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