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玄拿开了烟头,抽了一口,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在年轻人的身上,这厮已经疼得晕了过去,叶鼎踢了一脚,才施施然的上了车,开着豪车扬长而去。wWw.QuANbEn-XiAoShUo.COm

“我靠,这是谁啊,真牛,竟然把李公子给弄成这样,太狠了!”

“嗯,真是够狠的,看来大名鼎鼎的李公子这次是踢到了铁板上面,不过这么厉害的角色,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正常,咱们帝国别的都缺,但是牛人从来都不缺,深藏不漏的高人多着呢,这不算什么。”

“我怎么看着那个人很像是一个名人啊?”

“草,你的眼睛里看谁都是名人。。。”

很多看到了这一幕的人都在议论纷纷,但是没有人围观,叶鼎一走,所有人都自觉的散开,把那个躺在那里的李公子弃之不顾,这厮的人缘,着实太差了一些。

不过,三分钟以后,就有市局的人闻讯而来,随行的救护车拉上李公子赶紧走,市局的人则走进了咖啡厅还有附近的几个场所,了解事发当时的情况。

可是他们的调查刚进行一半,就来了两辆军车,把市局的人都带走了,敢叫嚣的一顿狠揍,作威作福惯了的活土匪们傻眼了,也心虚了,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想了又想,最大的可能就是揍了李公子的人背景太深了,他们这些出来帮忙的都成了斗争的牺牲品。。。

他们倒是也不算后知后觉,不过当他们被拉到了军营,被关进了小黑屋,看着那些光着膀子冷森森看着自己的彪形大汉时,都觉得全身发凉。

“误会,一定是误会,我是刑警大队的队长,李市长是我的。。。”

“谁都不好使,你们已经触犯了法律,作为特行局,我们有权对你们进行审讯和审判,我们行使权利的时候,任何部门都不得干预!”

小黑屋的铁门打开,一个脸上带着一颗美人痣的花美男走了进来,手里头却拿着一根老粗的雪茄,雪茄冒出来的奇特烟草香味儿,令人心旷神怡。

如果有人要是看到过叶鼎抽雪茄的话,就会惊奇的发现,这厮抽的也是一样的雪茄,而这雪茄明明就是叶鼎自己特制的,由此推理下去,就能得到一个信息:这厮和那个煞星关系匪浅!

几个好似冰雕石像一样的冷酷的大汉,见到了这个看起来弱不jin风的花美男都恭敬的敬军礼,喊了一声:“首长好。”

李队长觉得这个人身份不简单,这倒不是因为几个大兵叫这个家伙首长,实际上在部队里,下级遇到高个两san级或者到达了一定级别的军官,都会叫首长,也都要敬礼,不过这个花美男看起来超不过二十五岁,肯定是前者不是后者,要不然的话,花美男一定是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天下和人不识君?

花美男对几个大汉点了点头,就坐在了那把小黑屋里独一无二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睛抽着烟,漫不经心的哼哼着什么,很不着调。

李队长觉得自己被轻视了,当官的最怕面子过不去,他今天的脸已经丢大发了,现在又给一个小白脸这么不当回事儿,顿时就怒从心头起,冷笑道:“特行局好像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吧,就连特勤局都没有这么大的权利。。。”

李队长是红党成员,这些人则是绿军的人,绿党和红党从来都不和睦,现在对方这么做,显然是怀着一些不好的目的,他心里头有了计较,胆量更加强壮起来,在两党的较量中,哪怕他是做错了,也还是会得到组织上的全力支持,这是一直一来红党的惯例和传统,有了组织撑腰,队长大人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没有。

“是吗,以前或许没有,但是从现在开始就有了,掌嘴。”

花美男轻轻吐出掌嘴那两个字的时候,就有小簸箕般的大巴掌狠狠的扇在了李队长的腮帮子上,啪的一声响,左右两巴掌,他的一嘴牙基本上都报销了,而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两个小时以后,李队长一行人才给放走,离开小黑屋的时候,花美男对已经崩溃了的李队长说道:“记住了,要是那个李什么的想要找我,就让他找绿军的张小仙,我会让他好好的爽一把!”

李队长一听到张小仙这三个字,顿时打了个寒噤,他当时就恨不得再给自己已经肿成了猪头的脸再来一巴掌,他怎么就没想到过这个恶魔就是恶名昭著的飘飘如仙张小仙呢?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