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鼎虽然是和祝小蝶有过那种事儿,可是当时他并没有一点的冒渎之意,只是为了遵守对柳光毅那个老家伙的承诺,公式化的完成了播种的任务,并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比如说替她用手检查一xia身ti或者用嘴试试她体温什么的,都没有,要不然他也不会想不出来这位美人的那啥是什么滋味儿。Www!QuANbEn-XiAoShUo!Com

祝小蝶给他的眼神看的红了一下脸,瞪了他一眼说:“记住了你自己的承诺,我不是你的什么人,我和你的唯一联系就是共同拥有一个儿子!”

叶鼎收回了目光,点头说:“我明白,我只是在检查一下我儿子的餐具质量怎么样,没有别的意思。”

“你。。。”

“我什么我,我这是对我的儿子认真负责,以后喂奶之前好好的用牛奶先洗一下,还有以后要注意你的皮肤,我儿子要是mo着不舒服了,我也会觉得心里很不舒服的,你别让我动粗啊。”

叶鼎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完了比较无耻的言论后,就将有些气呼呼的祝小蝶和柳玉鼎出了屋,院子的一边还放着一辆小排量的轿车,祝小蝶说能开,这里也打不着出租车,就由叶鼎驾车离开了这里。

叶鼎直接就回到了天之娇艺术区,把这里的垃圾人渣直接弄成了灰灰,然后把那些饱受欺凌的旧部重新安排好,这里就又成了叶某人的天下。

现在,对于叶鼎来说,这个世界十有**是找不到敌人了,他虽然不至于肆无忌惮,但也可以说是纵横驰骋所向披靡,规矩和法律在他的眼中,那就是个屁,甚至连屁都算不得一个!

不过,呆在叶鼎灵府中的流离梦马上就给了他警告,如果在这个世界里他犯了太多杀孽,他的修为就会大幅的降低,而且,这个世界里也不是没有强者,比他厉害的人一直都存在,只是隐居不出而已。

这让叶鼎有些郁闷,他不明白流离梦怎么知道这些,她也没有给他解释这个,转眼就没了影儿,叶某人呼唤半天老婆娘子也不见人,越发的郁闷。

叶鼎不得不考虑以后要收敛一下,杀人放火的事情应该交给自己的小弟和手下去干,自己好歹也是个大人物了,怎么可以连杀人这种脏活累活也自己干呢?对,一定要成为真正的脑力劳动者,而不是体力劳动者,这才是真正的上位者。

搞定了住处的问题,叶鼎又去检查了一下柳玉鼎的餐具质量,结果给突然间变得不文静的祝小蝶用刚tuo了下来的文xiong和小裤做成的鞭子chou打走了,当房门从里面反锁上的一刻,叶某人有种淡淡的失落:看来想要检查儿子的居住环境,还有太长的路要走啊。

叶鼎吩咐保姆给孩子他ma做些营养丰富的宵夜,然后就把那辆小破车扔在了私家庄园里,开着那辆很久没有动过的宾利去了帝国酒店。

当叶鼎来到帝国酒店的时候,发现这些哥们和小弟竟然还都等着他呢,有些感动,还有些得意洋洋,没招了,他虽然看起来很深沉,可是心里头有时候就是那么的轻浮和浅薄。

“快吃吧,我不都让你们先吃了吗?”叶鼎上了桌,拿起筷子对他们说道。

众人都摇头,方正还打了个饱嗝,mo了mo肚子说道:“鼎哥,你赶紧吃吧,我们都吃撑着了,要是早知道你这么久才回来,这桌菜就晚点上了。”

叶鼎一愣,接着就有些想杀人了,感情哥们白感动白高兴了,这帮小子,真不是人,吃饭都不知道等我一会儿!

“哈哈,开个玩笑,赶紧吃吧,等你都等得饿扁了。”花无缺笑着拿起了筷子,飞快的吃了起来,有点饿虎扑食的气势。

其他的人也都在叶鼎的白眼下飞快的舞动筷子,他一看势头不好,赶紧低头猛吃,这帮爷们的凶猛吃法看得包厢的服务小姐都直咧嘴,心说还以为是有钱的小开或者公子哥呢,整了半天弄错了,这是一帮刚从山上跑下来的啊!

刚从山上跑下来的能是什么呢?当然是兽了。这不是一句夸奖人的话!

大家把肚子垫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始喝酒,叶鼎一边喝酒,一边说道:“从明天开始,我们要重振旗鼓。。。不对,应该是从今晚就开始,我要把野马娱乐,叶盟和九鼎集团的旗帜插遍整个世界!”

“九鼎集团?”马连城愣了一下,没听说过啊,什么时候成立的呢,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当然了,他现在也知道,就凭叶鼎的能力和实力,其实能跟他一起鼓捣个野马娱乐就算是够哥们义气了,人家完全可以自己玩个更大的,突然间明白,这是哥们要玩大个的了,哈哈。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