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的本事你不懂,叶鼎心道,却没有说出来。WWw,QuAnBen-XIaoShuo,Com

琅琊在前面一瘸一拐的带路,叶鼎跟在她的身后都觉得累,她的两条腿长度差距太大了,这走路就像是风雨中飘摇的烛火一般令人担心受怕,很是考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两个人一前一后直接就走出了寺门,叶鼎问道:“你不需要带些什么东西吗?诸如女孩子的贴身衣服和卫生用品什么的?”

这话说得不但猥琐,也挺无聊的,琅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只是默默的向前走。

可是走了一会儿,却没有发现叶鼎跟过来,回头一看,只见叶鼎还笑嘻嘻的站在寺门口呢,她yao了yao银牙,恶狠狠的盯着他,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

“你yao我也没用,我要往那边走,你往那边走,你难道要绕地球一圈再回来找我吗?”

叶鼎嗤嗤一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转身朝另一边的小路走去。

琅琊握紧了小拳头,一瘸一拐的远远缀着叶鼎,那黑白异常分明的美眸中的恨意,都能用来毒死大象了。

不过没用,叶鼎对这个既看不到,看到了也只会置之一笑,他可懒得和小孩子置气,他正经事儿还忙不过来呢,就别说这些闲事儿了。

小路上的行人不多,可是琅琊实在是太过招摇了,一个小和尚,每走一步路都像是跌倒了又爬起来的架势,再加上那双恨意彪炳钉子一般把目光钉在俊美少年背后的表情,谁看到谁都想多看几眼,甚至有些人看着看着就撞到了树上或者墙上,更有甚者掉进了水里面,差点没成水鬼。

琅琊对于众人的目光一点都不在意,她知道自己有些特殊,可是这不代表她就要自卑,事实上是她看众人不过是蝼蚁罢了,而她则是那个凌驾于众生的巨人,难道巨人会因为小小蝼蚁的异样目光而感觉到自卑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琅琊是不是真的是那个凌驾于众生的巨人,那还需要时间和机会来证实,现在来说,她的这种想法和观念还停留在师父从小到大的意识灌输的层面上呢!

叶鼎终于停了下来,不是他要停下来等等琅琊发了善心,而是他已经走到了小路的尽头,前面都是水了。

叶鼎看了看澄澈的秦淮河水,等到琅琊到了他背后的时候,他突然间又起步朝一艘画舫走了过去,那里正有几个美人站在画舫二层的窗子里挥舞着小手里的丝帕,朝这边媚媚的笑呢。

琅琊没有离开过寺庙,虽然那里和外面只是隔着一道墙,可是她的心中只有佛**法,对于俗世却是一无所知,所以她不知道这画舫里的女施主为什么要朝自己这边挥舞小手帕。

琅琊满头雾水的也跟在了叶鼎的身后,在很多人嗤嗤唧唧的笑声中,看似艰难,实际上她感觉非常轻松的走过了踏板,上了那艘燕语莺声觥筹交错的巨大画舫。

这艘画舫的来历可不简单,作为秦淮河畔最著名的qing楼兰桂坊的三艘大画舫之一,这艘名为兰梦的画舫承载过无数彼岸城和法善堂天的大人物,还有无数惊才绝艳的清倌人红倌人,单单是长达千年的历史,就能令无数同样作用的画舫拜服不已,不敢与之并肩!

兰梦什么样的客人都接待,只要你有钱就行,不过这说的是一层,这里的姑娘也都年轻貌美,甚至多才多艺,却无法和二层的相比。

二层的姑娘,是择人服侍,光有钱都没用,还得姑娘看中了你才行,当然,这只是针对一般的人而言,真遇上了背景深厚实力惊人的客人,兰桂坊说不得也要破例一下。

但是,三层的规矩却从来都没有破过,因为三层上面只有一个女人,她的名字没有人知道,所有人都只是知道她的艺名:小妖。

但凡听说这个名字的人,都知道那是兰桂坊近十年来最惊才绝艳也是最神秘的一个清倌人,遗憾的是,看到其真面目的人都是女人,男人嘛,现在都只是贪馋着呢,还没有人能够一堵芳容,更别说一亲芳泽了!

男人都是这个德行,越是不容易得到的女人,就越是渴望得到,越是趋之若鹜惊为天人,哪怕,是不是天人他们都不晓得。。。

如果说最近的白梦烟是声名鹊起的话,那么她其实也多少有些效颦的意思,不过白梦烟还露了露脸,多少有些落了下乘。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