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鼎其实已经看到了白鸭子的所作所为,他刚才怕这个家伙出事儿,就做了些手脚在这厮的身上,看到白鸭子只是打树而不是上吊,他就放了心。WWw。QUanbEn-xIAoShUo。COm

叶鼎和孺子坐下来,同端木二一起继续进食。

端木二一见孺子那小鸟依人的样子,就有些不忿,心说叶鼎这个小子真不是东西,天生就是个祸害女人来的,ma的都一堆女人了,回头还扯犊子,估计孺子这朵小白花又要给这个牲口祸害了,哎,像我这样的老实人,惨了!

叶鼎要是听到这老家伙心里的想法,一定会吐他一脸的口水,端木二要是老实人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人不是老实人了!

吃完了东西,白鸭子那厮也回来了,没有说话,扔下了一些柴火和猎物,就去他自己的那个破茅草屋睡觉了。

端木二继续烤火吃东西,这个家伙的肚子也不知道有多大,吃了那么久竟然都不觉得撑,叶鼎不得不敬佩这厮的肚量。

虽然不能立刻就做叶鼎的小新娘,可是孺子还是喜欢和叶鼎睡在一起,叶鼎给她拉着去了香闺,不久之后怀里就多了一个光溜溜的小东西,而他的衣服要给弄没了,根据孺子的说法,这样睡觉才舒服,要不然她会睡不着觉,那他也就睡不着觉,为了能让大家都睡好,就只有这么一种睡眠方式,没有第二种选择。

叶鼎搂着一个貌似小天使的小妖jing,她鼓鼓捣捣的,弄得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休息,反倒是给整得起了性,她也发现了这一点,可是为了顾惜他的身ti,却没有让他做什么。

叶鼎后悔了,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不说自己有病了,这下子好,只能受煎熬,没办法去火,难受之极,却还只能苦苦忍受!

终于小丫头睡了过去,叶鼎的还给她掌控着,小心的tuo身,穿上了衣服,叶鼎就到了外面,端木二和白鸭子正在火堆边上喝酒吃肉。

见到叶鼎来到,白鸭子就要走掉,给端木二按了一下肩膀,不得不重新坐下来,却是看也不看叶鼎一眼,只是默默的喝酒吃肉。

叶鼎坐下来,从自己的戒指里拿出了一坛酒,从木架上拿下一只兽腿啃了起来,看着茫茫的林海雪原,静静的发呆。

许久之后,白鸭子突然说道:“叶鼎,孺子很单纯。。。”他下面的话没有说,他也知道以叶鼎的才智,没有必要再说。

叶鼎回过头来目光清澈的看着他,认真地说:“如果她喜欢的是你,我其实非常的高兴,也会非常的轻松,可惜她喜欢的不是你,我也只能是尽量不去伤害她。。。可是你要明白,情之一字最是伤人,越是单纯的人越是容易被伤害,那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而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根本就是身不由己!”

白鸭子张了张嘴,看着叶鼎那认真的神情,长长的叹了口气:“我明白。”他没有再说什么话,事情本来就像叶鼎所说的那样,他没有办法反驳,也没有权利要求什么,因为,那一切都是孺子自己的选择,和其他人无关。

白鸭子继续闷头吃东西,不过神情却是放松了很多,他觉得有了叶鼎的这番话,也算是可以放心了,毕竟叶鼎这个人,绝对不是个坏人,尤其是在对待女人方面。

端木二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闷闷的喝酒,身子躺靠在铺着兽皮的简陋木头椅子上,眯着眼睛看着远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叶鼎和白鸭子都安静下来,三个男人都在喝酒吃肉,篝火劈劈啪啪的响着,那是新鲜潮湿的木头燃烧后爆裂开的声音。

“你们怎么来了这里,这里不是大雪山一派的地盘吗?”

沉默许久,叶鼎突然间开声问道,他想起了那位雪夜师姐,她是大雪山的大师姐,以及那位莲花门的莲香师姐,还有那些莲浆。。。一想到莲浆,叶鼎的心就热la辣的,刚才勉强压抑下来的yu望,又蓬蓬勃勃的翻涌起来,他现在迫切的需要女人来灭火,虽然这里并不是太适合做那种勾当!

白鸭子没有说话,端木二打了个酒嗝说道:“我们就是到处游荡,就来到了这里,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呢。。。看你的样子,你好像对这里很熟啊,而从你眼中翻滚的yu望来看,这里应该是有你的女人吧?”

不得不说,这厮的目光真是太犀利了,虽然是猜错了,却也距离真相并不是很遥远,他确实是和雪夜还有莲香有那么一些暧昧的故事。。。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