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玉凝突然觉得很恐惧,她后悔的心思一闪而逝,心灵完全被心里头那个蠢蠢yu动的想法吓坏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萧玉凝渴望爱情,从小到大,一直都在渴望真正的爱情。

但是,她却不想拥有那种失去自我的爱情,她不想给人驯服,给人捕获,给人主宰!

萧玉凝更不想她爱的那个男人,成为她的主宰和克星,她不想被控制。那样的爱情她想不出美好在哪里,只觉得那是一件比世界mo日还要可怕的事情——那就是,失去了自我。

她要的,不过是一段露水般的姻缘,只在天没有亮的时候才存在,太阳一出来,就会消失的那种。。。

而且,就算不是如此。如果爱一个人就要失去自我的话,萧玉凝觉得那种爱情已经失去了本身美好的意义。

在萧玉凝的心中,爱情是一种美好的感受。爱人或者被爱,都是一种美好的感受。如果因为爱而失去了本心,失去了自我,那么连心都丢了的人,还会有什么感受呢?一无所有。。。

萧玉凝将道歉的话吞咽了回去,她不想给这个人道歉。她觉得自己已经开始讨厌了这个看起来什么都知道的乡下小子,他想要控制她主宰她,那是做梦!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理想挺高,胃口挺大,就是没看看自己配不配!

萧玉凝恢复了她以往的淡定从容,优雅高贵。而且还不止这样,神情里更多了几分疏离,几分高高在上和看不起。

她冷冷的看着稍稍有些诧异的叶鼎:“以后管好你的嘴巴,不要胡说。。。停车!”

叶鼎停下了车,萧玉凝下了车,来到他这边,伸手示意他下车。他下车之后,又在她的示意下坐在了副驾座上。

萧玉凝一脸淡漠的上了车,开起路虎就飞奔起来。一个多小时以后,路虎驶进了省城锦绣市的北郊。

萧玉凝将车停在了一个胡同口,下车指着胡同里面说道:“最里面的那个院子,以后就是你们的了。这算是我对你们的一点补偿。回头,我会派人再送来十万块钱,我们以后就两清了。。。那些人不会找你们报复的,我会处理好这事儿。”

叶鼎他们都下了车,萧玉凝正要开车走。叶鼎敲开了车窗,对她淡然的说:“萧小姐,谢谢你开车带我们来到省城,这是车费,三百块够了吧。。。房子我们自己有,而且,我们也长了手,不需要你的钱。。。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免得看到你让我反胃。”

叶鼎说完,将三张百元大钞扔进了车里,将玉姨往背后一背,带着李春花和大狼三尺绝然大步而去。

李春花走了老远,回头还鄙夷的看了一眼萧玉凝,不屑的吐了口唾沫。大狼三尺则和叶鼎玉姨一样,都懒得回头再看她一眼。。。

萧玉凝神情复杂的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看着那三张百元大钞,拿起来就撕得粉碎,正要扔出车外,可是手停在了空中,呆呆的看了那把带着山野气息的碎钞很久,才放下了手,将它们放进了车里挂着的那个小小的香囊里。

路虎车窗升了起来,萧玉凝望着远处消失在街角那个背负女人身躯的高大矫健的背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开起车,沿着宽阔的大街,一路飞驰而去!

。。。

叶鼎其实早就想到过彻底搬到省城来,只是和玉姨一直都舍不得龙王村那块风水宝地。其实,早在叶鼎来到省城锦绣市读书之后,玉姨就跟在他的身边,在这里居住。

萧玉凝不会知道,叶鼎自己赚钱买下的房子,就在他所就读的龙象学院的附近,是一个老式的院落。这个院落比龙王村的那个院子还大,但是没有后园,前面的园子也没有多大,同老院子大得没边儿的前园子无法相提并论。

不过,这里可是省城,虽然这个院子所处的地带土地价格相对低廉,但买下这么大的一座院子,还是要花很多的钱。

这个院子,花了叶鼎不少钱,那还是在这里土地价格很便宜的时候。现在要是想买到这么大面积的院子,最少也要翻几番的价格才能办到。

从这个角度来说,叶鼎很有商业头脑。事实上来说,叶鼎的头脑不仅限在商业方面很厉害。。。

回到自己的家,叶鼎让李春花把屋子里的摇椅搬出来,擦干净之后,将玉姨放在上面躺着。那只xue白的大懒猫,还在呼呼的睡大觉,真不知道它是不是可以一直睡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点。

已经是傍晚,天气已经不像先前那样的火la辣。金色的斜阳洒下耀眼的光芒,照在小院里面。院子里的梧桐树和花花草草,还有那个角落里的枯井和井旁不远的老磨盘,都在金色的光辉里披上了灿烂夺目的金色外衣,显得富丽堂皇,又充满了浓浓的暖意。。。

叶鼎和李春花将五间屋子收拾了一下。“这间是你的,怎么样,还满意吗?”叶鼎指着最东面的一个房间问李春花。

“满意,满意,哈哈,太像样了,比我那个破狗窝强太多了。”李春花坐在铁床的上面,暄软的床垫,让他感觉自己就在云朵上飘着似的,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啊。

叶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过会儿我们去买些东西回来,被褥衣服都要买。以后我们就是城里人了,要穿得好一点儿,不能给人看笑话。”在他的眼里,这个和他同龄只比他生日小一些的发小,不仅是兄弟,还是晚辈。

不是叶鼎托大,而是他的心理年龄已经远远的大过生理年龄。别说是李春花,就是玉姨,在他心中也只是个姐姐,偶尔才是阿姨。还有些时候,她是妹妹。。。

李春花傻呵呵的看了一会儿这个干净爽洁的房间,感动的说:“鼎鼎哥,你真是我亲哥,对我可真好!”他一把抱住了叶鼎,就吧噔吧噔的亲了几口,最后还是给叶鼎踹了一脚,坐在了瓷砖的地面上,这才嘻嘻哈哈的爬了起来,看着叶鼎恶心的擦着脸,笑得不行。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