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城西山脚下,一座废品收购站里。WWw、QuANbEn-XiAoShUo、CoM

叶鼎将面包车停在了院子里,从车里下来。一个胖子关上了铁大门,看着面包车里的五个人。“鼎哥,这四个家伙是黑鹰帮的人,怎么。。。咦,这个小子不是天上人间老板的侄子吗?”胖子扒拉两下这几个人,他都认识。只是他不明白,这几个家伙怎么会给鼎哥抓来。

叶鼎看了看眼前这幢二层小楼,只有一层开着灯,二层黑漆漆一片。清冷的月光照在小楼的飞檐式屋顶上,屋脊上的小兽装饰,如同活在黑暗中的某些生物一样,被月光一照,就活了过来,择人而噬。

叶鼎收回目光,“胖子,就你自己在这里吗?”他看着这个堆满了废铁蛇皮袋的院落,还有院墙四周黑漆漆的库房,懒懒的靠在车上,点燃了一根香烟,吞云吐雾。

“嗯,锤子和马哥去买吃的了。听说你今晚会过来,打算好好的喝一顿儿!”胖子翻着那几个人的口袋,掏出了不少的东西,都用方便袋装了起来。

胖子把五个人都搜了身,劫掠一空,这才问叶鼎:“鼎哥,这几个家伙怎么处理?是直接做掉,还是留着用。”他估计鼎哥十有**会留给自己来处理,这样的话,他就有的玩了。

叶鼎吸了一口烟,从肺里走了一圈之后,从鼻孔和嘴巴里吐出来。原本蓝色的烟雾,变成了白色。那些有毒的物质,都留在了肺里面。

明明知道香烟的烟雾里许多的有害物质,可是人们还是乐此不疲的将烟雾吸入肺腑,将有毒的物质留在身ti里,只为了那一瞬间吞云吐雾的快乐感觉。这就是人性,贪婪冲动的人性。

叶鼎看着还没有醒过来的田归农,这个家伙就是因为太贪婪了,竟然为了一点点的怨恨,就想要他的性命。如果这个家伙不这么贪婪和冲动的话,或许,任由宰割的人真的是他叶鼎,也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三天。。。三天之内充分利用这个家伙的价值。一旦发现情况不对,立刻将他蒸发掉。这四个你直接处理掉吧。。。你跟锤子和老马说一声,我姨回来了,今晚我要回家陪她。明天早上,我们就回乡下,估计要住上一段日子回来。。。”叶鼎拍拍胖子的肩膀,说道:“我不在,这里还是交给你们来打理。。。对了,你告诉锤子,他ma的手术费我已经准备好了,让他不要想什么歪门邪道了。钱我会让人打进他的卡里,明天就能到账。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叶鼎转身正要走,突然又想起了一个事儿。“胖子,这辆车处理一下,我们自己用。。。一个月内,这辆车先放着,下个月再上道。”他捏了一下胖子的肩膀,转身就大步流星的走了。

胖子一脸崇敬的目送叶鼎离开,吹起了口哨,开始处理这些战利品。这样的事儿,他常干,手法娴熟,非常的有效率。

不到五分钟,院子里已经空空如也,一点都看不出来这里曾经有一辆面包车,车里还有五个人的迹象。。。

叶鼎叼着大老板,骑着自行车在黑夜中穿行。虽然有路灯,可是西山这片总是显得萧条而阴森。这边常出事儿,尤其是夜里,打劫强煎杀人之类的事儿,在这片地区屡见不鲜。

就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疮癣之地一样,每个城市都有黑暗的角落。锦绣市的黑暗角落,就在西山脚下的这一片地区。

“西山南山,都不一般,白天见鬼,晚上见仙。”这句谚语,在锦绣的市井之间,已经流传多年。寥寥十六个字,却准确的道出了锦绣的一个现实状况。

西山,南山,就是锦绣市周边众多山峰之中的两座。顾名思义,西山在锦绣之西,南山在锦绣之南。不同的是,西山紧靠着城市,在城郊,而南山则在城外,距离城南郊还有十多里远。

西山和南山都很不一般,在西山大白天的你也什么事儿都能遇上,感觉就像是见了鬼。

而南山上面,则有一座南山寺,从古至今,很多人都在千年古寺的附近看到过仙人。但是,只有晚上才能看到,白天从来就没有见到过异事。

这便是“白天见鬼,夜里见仙。”的正解。前者并不是真的有鬼,后者则没有人敢说真的不是仙。。。

叶鼎一路上遇到了无数的流莺,她们都在路旁或者街角,向路过的每一个看起来能消费她们的异性招呼生意。可是她们的年纪都很大,长得也不美,所以愿意给她们生意做的人,只有那些收入很低的民工和市井小民。

叶鼎的自行车路过半岛酒店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美丽身影走了进去。那个美丽身影的旁边,是他认识的一个女孩儿。

那个女孩儿,名叫黄玉萌,她就是专门做这一行的人。这个女孩儿,是柳月儿的室友,柳月儿,就是叶鼎的学姐,他的现任女友。

叶鼎脑袋里轰的一下子,他知道那个美丽身影是谁了,那是柳月儿!

这个发现,让叶鼎的脑瓜筋直蹦。他不明白柳月儿为什么会穿成那么清凉的样子,和黄玉萌来这里,这让他无法产生什么好的联想。

叶鼎把自行车往路边的车棚里一放,从口袋里拿出一顶鸭舌帽戴上,就直接奔半岛酒店走去。走进了半岛酒店的大厅,他看到黄玉萌进入电梯里的一个背影,在她旁边,是柳月儿xue白圆浑的肩头。电梯里面,有着几个色迷迷的中年人,正在看着一旁的柳月儿,和黄玉萌说笑。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