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叶鼎发出一声尖叫,将全班人的目光,由两个美少女的身上,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就好像他是个怪物似的!

叶鼎睁开了眼睛,看着这只小脚的主人,顿时愤怒变成了郁闷。Www!QUanbEn-xIAoShUo!CoM他认出了这个女孩儿是他刚刚遭遇的那个小丫头。

“小子,你是不是以为你跑的快,我就找不到你了啊?别说你现在给我遇到了,你很倒霉,就算是你逃到了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叶晴雪伸出了自己的小巴掌,握成了一个xue白xue白的小拳头,示威一般在叶鼎的面前晃了晃。

与此同时,叶鼎的脚上还没有逃tuo她小脚的惩罚,他觉得自己的脚背已经有些麻木了,要不是他身经百战,估计早就给她把脚踩烂了!

“同学,你说的是什么啊,我一点都不明白!”叶鼎装成无辜的样子,十分郁闷的看着这个一瞅就很暴力的女孩儿。

“小子,不要跟我装傻,就是你!”

“什么就是我?同学你能够把事情说得明白些,让大家都听一听吗?还有,这里是我们的班级,你来我们的班级做什么啊?”

叶晴雪终于放过了叶鼎的脚,其实不是她善良,或者是他的神情让她起了怜悯之心,而是他的脚太硬,她的小脚丫太jiao嫩,感觉很不舒服。

“小子,不要以为你装无辜,我就会被你蒙骗过去。我就是这个班级的,来这里是我的自由。你刚才偷。。。”叶晴雪正叉着小蛮腰说的来劲儿,看着众人一脸八卦的神情,还有叶鼎那有些坏坏的神色,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不能把刚才的事情说给别人听,尤其是,不能当着大庭广众来说。

这样一想,叶晴雪反倒是有些害怕叶鼎把刚才那事儿说出去了,要是他把自己刚才的糗事说出来,那可丢死人了!

怕什么就来什么,叶鼎见了她的神情变化,顿时就咳嗽了一声,刚要说话,叶晴雪就赶紧用小手儿捂住了他的嘴,红着脸焦急的说:“坏蛋,不许说,不许说,你要是敢说,我就再也不理你,再也不跟你玩了!”

其实,叶晴雪的本意,没有任何的特殊含义在里面,她这样的年纪,还正是喜欢玩闹的年纪。

可是,这话听在班级里很多已经不天真无邪的同学耳朵里面,那就有着一些特殊的含义了,在他们看来,叶晴雪的表现,很像是和叶鼎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两人之间,肯定有着一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叶鼎嘿嘿怪笑,叶晴雪看着众人的怪异目光,冰雪聪明的她,顿时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话有语病,可是话都已经说出了口,没有办法收回来,她恨死了这个坏家伙,都是这个家伙,让自己丢了这么大的脸!

“不是这样的,真不是像你们想的这样啊。。。坏蛋,都怪你,都是你惹的我,你赔我的清白!”叶晴雪这样的一番话出口之后,马上更加的后悔了,她明白,自己这话比刚才的那话更是令人想入非非,浮想联翩。

叶鼎在女孩儿的小手心上亲了一下,女孩儿立刻像被蛇yao了一样,惊叫一声跳出去了老远,脸红的好像要滴出血来一样!

叶晴雪羞恼不堪的看着叶鼎,小白手儿指着他,泪眼婆娑的控诉着他的恶行,却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哼,无耻之徒!”

叶鼎正在得意,不想身边的紫衣小mei女突然间用很清甜的声音,说出了这样清晰无比的五字评语。

这五字评语不但叶鼎听得很清楚,他旁边的马歌和叶晴雪听得清清楚楚,全班级的同学,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这声音好似天籁一般的美妙动听,可是说出来的这话,真是太伤叶鼎自尊了。他忿忿的看着自己这个十分不友善的同桌,问道:“请问,这位同学,你这是在说我吗?”

“没错儿!”夏梦语毫不示弱的看着他,高高扬起的颈项,好似白天鹅的优美雪颈,那高傲的神情,好似她是公主,而他,却只是一个仆人甚至奴隶一样。

全班的人都在等着看好戏,更有一些人等着英雄救美,好好的争取一下紫衣mei女的好感,修理修理叶鼎这个小白脸儿!

叶晴雪见有人为自己出头,她就在一旁看起了热闹。她的座位就在旁边的那个空座上,和叶鼎的座位,只有一个过道的距离。

叶鼎很不喜欢这个女孩儿的目光,他嬉皮笑脸的样子突然间收了起来,正容说道:“说我无耻,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而且我无耻还是不无耻,你也没有评判的资格。。。我还觉得你很无耻呢,穿得就像天上人间里的公主似的。。。”

“啪!”的一声,夏梦语给了叶鼎一巴掌,不过,这巴掌没有打到他的脸,只打到了他的手,还给他一把捉住那只小巧玲珑的芊芊玉手,用力的一握,柔若无骨的小手儿顿时就变了形状!

“啊。。。你放开我,无赖!”夏梦语的手疼得厉害,她还是第一次给人这样的欺负,她另外一只小手儿也伸了出来,又是一巴掌打了过来。

叶鼎毫不客气的将她的另一只小手儿也照章握住,将水冻似的小手儿捏得变了形,看得全班的同学都呲牙咧嘴,尤其是男生,都暗骂这厮真不是个人,怎么就狠的下心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mei女下黑手呢?

“叶鼎,你他ma的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你他ma的给我放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班长黄天照走了过来,鄙夷的看着叶鼎,一副大义凛然正义无比的表情。

叶鼎没有搭理他,旁边的胖子马歌却站了起来,不屑的看了黄天照一眼,骂道:“草,黄天照,别太把自己当盘菜了啊,不就是个破班长吗?你还当你他ma的是谁啊,天王老子吗?”

“马胖子,你他ma的和谁说话呢?”黄天照转头恶狠狠的看着马歌,他和马歌之间的矛盾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就像他爹和马歌他爹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一样!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