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花突然间又笑了起来,哑着嗓子问道:“是大师将我弄回来的吗?谢谢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阿紫见他不说,也就没有深问,但是李春花突然间好像变成熟了,这让他眼前一亮,他仔细端详着李春花好半天,直到少年给他弄得不自在了,他才说道:“从明天开始,你不能再喝酒了,我要开始包装你了,你的星途一定会非常的灿烂,所以你不能再这样的放任。对于一个明星来说,尤其是一个超级巨星来说,私生活混乱不是一件好事儿,而醺酒更是大问题。”

阿紫拍了李春花一下,说道:“你跟我过来。”他说着转身就往外走,李春花穿上了一旁放着的拖鞋,跟在了阿紫的身后,两个人走进了楼上的一间装饰豪华的房间里。

这个房间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大镜子,还有很多李春花先前在阿紫那个给他捯饬那个地方也有或者没有的东西,总之,这个房间很大,让他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

阿紫看着李春花,淡淡的说道:“把衣服都tuo了!”他走到了一个画板的前面,盯着李春花。

阿紫淡淡的扫着他,在画板上画了起来,画了一会儿之后,他对女孩儿说:“小梦,给他的xiong口纹上一朵彼岸花。”

女孩儿点了点头,拉着懵懵懂懂如同木偶的李春花走到了一旁坐下,他被固定在了特制的椅子上,都没想好要说啥呢,疼痛感就来临了,女孩儿已经在他的xiong口上开始纹身。

李春花最终还是选择了yao住了嘴唇,一声不吭。他对这个阿紫大师印象不错,而眼前这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儿,更是让他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总之,就是特别的信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不到半个小时,当李春花被女孩儿拉到镜子前面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xiong口上出现了两朵火红色的奇异花朵。。。这种花朵他以前就看过,不过那并不是叫什么彼岸花,而是叫做送黄泉,只有坟墓的附近,还有龙王山深处据说是通往地府的那个地方的附近,才有这样的花朵,不止是火红色的,还有兰色的,黄se的,白色的,甚至黑色的,这是一种十分不吉利的花!

但是,李春花却一直都最喜欢这种美丽得有些奇异和诡异的花朵,他也因此给人看成是脑袋有些问题,只有鼎鼎哥才不认为他有毛病,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女孩儿给李春花穿上了浴袍,又拉着他到了阿紫的身旁,他看到了那个画板上画着自己,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阿紫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要跟着小梦一起学习舞蹈,她还会指导你的举止仪态,如果你不听她的话,她会让你尝到你这辈子都忘不掉的苦头。”

阿紫说完,就拿着画板走掉了,李春花给小梦拉着手,带着他就跳了起来。

李春花长这么大是第一次跳舞,他看别人跳舞都是一种享受,可是这个女孩儿带着他跳舞,那可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折磨。

但是,让李春花松了一口气的是,等到他几乎虚tuo的时候,女孩儿放开了他,示意他继续跳,他却一pi股坐在了地上。

女孩儿很仁慈的让他喘了一会儿气,然后就将他拉了起来,让他自己跳。他不想跳,可是给女孩儿蓬蓬两脚踢蒙了,不敢不跳。

不跳不知道,一跳吓一跳。跳上之后,李春花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真的会跳了舞,看着镜子里面那个跳得十分好看有型的少年,他自己都给自己震撼了!

李春花突然之间就有了一种强烈的成就感,他发现原来自己也并不是很笨,原来那些看起来令人眼花缭乱的舞蹈,学起来也并不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

万事开头难,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之后,再继续下去,那就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李春花自己在那里不停的跳,跳到jing疲力竭,跳到满身大汗,先前那些痛苦的情绪,在这个不停跳的过程中,都慢慢的消散了开去,他忘记了一切,甚至自己,只想这样不停的跳下去。

小梦看着疯狂跳舞的少年,眼中的光芒很亮很亮,这个少年,让她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更小时候的自己,她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时候,未必和他是一种心情,但毫无疑问,她和他一样,都是这种执拗的性子,一头扎进去,就不再想着要出来。

李春花终于一下子躺倒在了铺着地板的大厅里,躺倒的地方,汗水四溢,看起来就像是刚从水里头捞起来的一样。

小梦这次没有那么快就强迫他站起来,李春花直到呼吸均匀了,小梦才赤着xue白的小脚丫走到了他的旁边,向他伸出了一只小手儿,他握住了她的小手儿,站了起来。

不需要什么语言,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跳了起来,李春花牵着女孩儿的手,看着她明亮清澈的眼睛,嗅着她微香的气息,他心里头的一切不适感都没有了,只觉得心里头安宁而恬然。

女孩儿的裙裾飞扬,纤润如玉的美腿不时的掠出一道惊艳的风景。李春花却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感觉到有什么异样,更没有什么杂念,只是觉得她很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些像。。。玉姨和嫂子月狐雪,但是,又有一些不一样。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