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看着气势汹汹的女孩儿,想起了早上的事情,他看着凌乱的房间,说道:“你都把这里弄成这样了,还想怎么样呢?难道你还想把我吃了吗?”

“你想的美,本小姐的清白都让你给毁了,你让我恶心得今天都没有吃饭,想这么就算了,你做梦,我跟你说,没门!”女孩儿又露出了小疯狗的架势,直劲往方正身上蹿,方正倒是不怕她,反正他还能趁机看到很多美丽的风景呢。WWw、QUAbEn-XIAoShUo、COm

“让你看,让你看,该死的臭流氓,臭无赖!”女孩儿发现了他的眼睛不老实,就愤愤的用小脚丫狠狠的踢着方正,可是都给他躲闪过去了,一时间用力过猛,差点坐在地上。

“臭流氓!”一个膝撞,终于让方正中招,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跌坐在床边捂着,脸色煞白,这下撞得可不轻,他感觉自己那里好像给东风大卡碾过一样!

“少装蒜,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装可怜我就会饶恕你,我和你的事儿,没完!”小疯狗说完气呼呼的走了,对于方正的惨状,视而不见。

方正坐在那里缓了好半天,脸色才渐渐恢复了正常,他叹了一口气说:“娘的,谁要是娶到了她,估计不给整死,也得给整个半死,太彪悍了。”

他其实伤得没有那么太严重,可也不是伤得很轻,他刚才有演戏的成分,也有真疼的成分,总之,感觉真不是很爽,即便给他那一下的是个看起来又漂亮又动人的女孩儿。

方正拉上了破窗帘,锁好了门,蹲身把床底下的那个小木头匣子拿了出来,轻轻的打开,里面放着一个古色古香,刻着无数繁复古朴文字和图案的小鼎。

这个小鼎看起来好像是铜质的,可是用手mo起来却是温润如玉的感觉,他拿着这个小鼎仔细的端详着,看着看着,他的眼睛突然间瞪大了:这个小鼎,好像别有蹊跷啊!

在小鼎的侧面,有两个按钮状的小小凸起,方正觉得这两个小小凸起不简单,而且,这个小鼎看起来里面的容积有些太小了,而事实上不应该是这样小的容积,这里面有名堂。

方正拿着小鼎端详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按动了两个按钮中的一个,很意外,他没有按动,再去按另外一个,也是如此,他有些失望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无意间一同按动了两个按钮,就听得唰的一声响,方正感觉自己的面前有一股清风拂过,那风中还带着莫名的芬芳!

方正的眼前一亮,一颗碧莹莹的珠子,出现在了小鼎之中,它悬浮在小鼎中央,熠熠生辉,将整个房间都映得如同泡在了一汪碧水之中。。。

香气更盛,却更加的清新怡人,方正觉得神清气爽,飘飘如仙,这颗珠子一定是什么宝贝,毫无疑问,能够摆tuo了自然规律,凭空漂浮的珠子,当然不是俗物!

方正痴痴的看了一会儿,突然间双手一松,那颗绿莹莹的珠子就消失了,房间里的幽香也在一瞬间消失,他的眼睛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正常的视力,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将小鼎毫不犹豫的放回了盒子里,塞到了床底下那个耗子洞里面,又用一块垫床多余出来的破砖头堵上。

方正把房间收拾了一下,拿起了脸盆,去外面的水管那里洗脸。刚洗上头,身旁就多了一股香味儿,他看到了一双白生生的腿,还有一双穿着小拖鞋的可爱小脚丫。

“躲开点,臭流氓。”那小脚丫的主人,用小脚丫踢了方正的腿一下。

方正满脑袋满脸的白沫子,他低头闷声说:“那边不是还有一个水管吗,非得和我挤一个啊?”

“你眼睛瞎呀,那边的水管给人拔了!”小疯狗说话更冲了,又给了他一脚。

女孩儿的脸蛋红了,她忿忿的骂着“臭流氓,不要脸”,一边不停的踢打着他,可是她的力气很小,远远没有先前她在他房间里那一下有力,只够给他按摩的,达不到伤害的目的。

方正伸手挡着她,手mo到了她的腿上,她还是不管不顾的往前冲,最后,终于撞到了他的头上,弄得一身都是沫子,惊叫了一声,赶紧放下了脸盆用毛巾擦,这下她更愤怒了,嘴里头的“臭流氓”之类的形容词更加汹涌的冒了出来。

方正趁机将自己的头发冲洗干净,正要逃之夭夭的时候,他的眼睛猛然间一眯,然后又迅速的恢复了正常。

他悄无声息的回了屋,不到两分钟就拿着一个大袋子,蹬上车子就跑了,小疯狗衣服刚擦赶紧,想追他已经赶不及,就扔了两个小砖头砸他,没有砸中,气得小丫头直跳脚,xiong前波涛汹涌,蔚为壮观。

藏在废墟荒草中的叶苍云和叶轻舟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是这个时候谁都不想乱动,怕给对方发现,于是就都窝在那儿,用手机发消息给自己的那个老头子师父。

消息很快就发回来了,让他们静等在原地,不要乱动,以免给人发现,打草惊蛇,等没人的时候,再撤离。如果那个小子回来了,就继续监视!

五个人于是就在那里跟蚊子和对方耗上了,可是左等对方不走,右等对方也不走,那个漂亮的女孩儿都洗完脸又洗完腿和脚丫回院子里了,这两拨人还在那里喂蚊子,而那个黑小子,却一去不复还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