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儿刚才从自己的暖瓶中倒了一些热水在脸盆里,兑了大半盆的温水,弄得一脑袋沫沫正在洗头发。WWw。QuanBeN-XiaoShuo。Com她闭着眼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方正的流氓行径。

等她洗完了头,拿着毛巾擦头发,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猛然间看到了他正对着自己弄着那里耍流氓,她气得真想拿个砖头给他一下,砸烂他那破玩意儿!

女孩儿望着那个蹬着自行车打着口哨飞跑的臭流氓,气得不行!她捡起了一块砖头,就狠狠的砸在了小破屋的窗户上。哗啦一声,玻璃碎了,砖头飞进了屋子里面!

她还觉得不解气,就一连砸了十多块砖头进去。这些砖头有一大半都是她瞄准了屋里的东西,从没有了玻璃的窗户砸进去的,将屋子里面的水杯镜子和那些本来就有些破烂的锅碗瓢盆都砸得稀巴烂!

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女孩儿哼着歌儿,回到了院子里面。她哼的歌儿,竟然歌坛天后也是唐冰芷的《何日君再来》。。。

方正并不知道刚才的一爽,让自己损失惨重。他这会儿正疯狂的蹬着自行车,想着那个让他吃了好多次憋的小疯狗,刚才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心里头那叫一个痛快!他哼着小歌儿,心情是从未有过的美好和灿烂。

方正骑着自行车沿着公路一直向东飞奔,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已经来到了郊区的菜农聚集地带。

方正来到了自己干活的那家院子里,支好自行车,就跟着几个人下菜地采摘黄瓜豆角和西红柿茄子。

这个工作很简单,但是非常的累。一弯腰就是六个多小时,直到上午十点,这份工作才结束,方正拿到了50块钱的酬劳。

“小方啊,明天早上还是这个点儿啊!”

临走的时候,东家老李头拍了拍方正的胳膊,对他自己说道。其他的人听了这话,又是妒忌又是佩服,这些人也知道自己比不得方正的麻利劲儿,所以对于东家的偏心,也没有什么办法。

方正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李叔,没有别的事儿,那我就先走了啊!”

老李头笑着点了点头,塞他车筐里一个方便袋,说道:“早上饭还没吃呢,回去吃吧,都是家里做的东西,别嫌弃!”

方正感激的说:“谢谢李叔,嫌弃啥啊,我肯定都给消灭掉。。。明儿见了,李叔!”

“明儿见!”老李头挥了挥手,看着方正走远了,转身关上了自己家的大铁门。背着手慢腾腾的走进了院子里。。。

下午两点左右,方正已经来到了秀水江北岸文庙旁边的旧书古物市场。他在这里有个摊位,卖些旧书,也卖些古物。

方正将自行车停在四明书屋旁边的大树下面,走进了书屋。看到他走进来,正在忙活的老板叶思明朝他点了点头,他也点了点头,帮着叶四明把一箱子旧书分门别类的放在书架里。

帮完忙,方正将自己放在书屋角落里的两个大箱子搬到树根下面,摆起了摊子。

弄好了摊子,方正进书屋里面洗了洗手,叶思明扔给他一根烟。方正接过了香烟,看了看牌子,笑着说:“行啊,叶哥,档次见涨啊,都抽上玉溪了!”

叶思明就着方正的打火机点着了烟,抽了一口之后说道:“什么档次见涨啊,别扯了。这烟是我妹给我的,就凭这个书屋,能抽上红塔山都万幸了,还玉溪呢!做梦吧。”

方正抽了两口,享受的吐了几个烟圈儿,好奇的问道:“叶哥,你妹妹到底是做什么的啊,不是给你买好衣服,就是给你好酒好烟的,你妹是大老板?”

叶思明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小子估计是想说,我妹是大老板的小mi啥的吧?你这思想真不健康,我妹既不是大老板,也不是大老板的小mi,而是一个作家!作家知道吧,就是很有文化的那种人。。。看到这本书没有,《今夜,你会不会来》,这就是我妹妹的作品,现在卖的超火!”

方正一听到作家这两个字,眼中就满是崇敬和憧憬。他的梦想,也是当个作家,遗憾的是,他只做过家务,并没有当过作家!

“作家啊,真厉害。《今夜,你会不会来》,这本书我看过,写得很好,就是稍微颓废了一些。不过,现实生活中,确实有那么一小撮人,过得很颓废。。。叶哥,听说作家都喜欢体验生活,你妹这书写得这么好,这么真实,不会是也体验过这样的生活吧?”

方正的话,换回了叶思明一拳。叶思明又踢了他一脚,说道:“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妹是作家,她体验这个干屁!。。。你小子思想太龌龊,我妹是个典型的乖乖女,就像古代的大家闺秀一样,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文静娴雅着呢!。。。跟你说你也不懂,没文化就是不行啊,理解能力忒差!”

方正正想回他两句,看到有人站在了自己的摊子前,赶紧走了过去,照顾生意。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几个小时,方正的生意不是太好,倒是叶思明生意不错,让他有些郁闷。

“大爷,你看点什么啊?我这里的古物和旧书可都是好东西。别的摊位绝对没有!”方正的摊子前又来了一个客人,他微笑看着摊位前这位老人家,说实话,就看这位老人落魄的样子,应该就不是顾客,只是看客而已。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