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月阴之体

月阴之体,拥有此类体质者多为女子,此类女子体质属纯阴,男子与之双修有事半功倍之效,是最顶级的炉鼎体质。

拥有月阴之体的女子,年满十八岁之后,每月月圆体内阴火便会爆发,令其欲火缠身,难耐非常。且发作时女子身上会产生一种极为特殊的香味,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凡是在那个时刻接近月阴之体的男子,全都会失去理智,脑海里只剩下**的念头。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月阴之体身上的香味会越来越浓,就算不发作的时候,也会不断地吸引男人的目光,引动他们的欲念。

想要遏制月阴之体,只有三种办法。一种便是服用炽阳丹,以炽阳丹的极阳药力,克制体内阴火。但这种治标不治本,阴火被压制的时间久了,一旦爆发,威力将是数十倍不止。

而且,对着年龄和修为的增长,阴火只会越发强大,总有一天炽阳丹会完全压制不住。

一种是找到适合月阴之体修炼的功法,以自身真气疏导控制阴火。这一种治标又治本,只是这功法却是不好找。当然,系统商城里就有得卖,只是价格和《霸天诀》一样,要三亿经验值。

最后一种就是找一个纯阳体质的男子**,阴阳调和达到平衡。

不过,这只是叶辰自己的猜测而已,柳诗诗到底是不是月阴之体还需要进一步求证才行。

叶辰自认为现在担任的是医生的职责,询问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直接开口问道:“柳师姐是否每到月圆之夜便觉欲火焚身?”

“你怎么知道?”柳诗诗惊讶地长大了小嘴儿,雪白的脸却已经烧得艳红,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那等.那等”

那个词她实在是说不出口,又羞又急之下,禁不住红了眼。

“我知道。”叶辰连忙开口道:“我知道。”

见柳诗诗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些,叶辰才继续道:“这并不是你的错,只是你的体质问题。”

说着,

他便仔细地将月阴之体的特质跟柳诗诗讲了一遍。

柳诗诗也是第一次听说特殊体质的事情,禁不住惊讶万分。心里的心结却也终于解开了。

叶辰虽然一直称她为柳师姐,但其实是因为柳诗诗的修为高,论年纪,她比叶辰还要小几个月。

上个月刚满十八岁,前几天的月圆夜也是第一次经历欲火焚身的痛苦。连她师父也找不出原因,幸好师父手里有一粒炽阳丹,冒险给她服下,产生了作用,才没酿成这么大错。

但柳诗诗却因此心中郁结不已,她一向清心寡欲,每每想起那种欲火焚身,见到男人就想扑过去的感觉就忍不住觉得羞耻万分。

现在,经过叶辰的解释,才知道,原来那并不是她的本心,只是因为体质的缘故。

“我会给柳师姐炼制炽阳丹,不过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的,关键还是要找到适合的功法才行。”叶辰说道。

他直接把第三种解决方法给略过了,他又不是纯阳体质,难道要把柳诗诗拱手让给别的男人?别说门,窗户都没有。

不就是三亿经验值嘛,大不了多卖些丹药。

“这是炼制炽阳丹的药材,就麻烦叶师弟了。”柳诗诗递给叶辰一个储物袋,淡淡地道:“功法的事情我会尽力寻找的。”

叶辰接过储物袋,笑道:“举手之劳罢了,我也会帮师姐留意合适的功法的。在师姐进阶真丹境之前,炽阳丹的效力足够压制住阴火,师姐也不必太过忧心。”

“我知道了。”柳诗诗点了点头道,犹豫了一下又道:“叶师弟以后不用再叫我师姐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叶辰笑了起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诗诗。”

柳诗诗忍不住瞬间红了脸,匆忙道:“那我就先走了。”

叶辰在她身后大笑着喊道:“我都喊你诗诗了,以后你也别在喊我叶师弟了,也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柳诗诗的脚步又快了几分,嘴唇微微张合,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低地唤了一声“叶辰

”,脸上刚降下去几分热度顿时腾地一下又升了起来。

明明师父一直喊她诗诗,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刚才叶辰喊出来的时候,她却感觉自己的心脏不由自主地颤了颤,有种麻酥酥的感觉,有些痒却让人欲罢不能。

而且,“叶辰”这两个字也似乎有着魔力一般,喊出来之后,只觉得从嘴巴到心底都是甜的。

叶辰看着柳诗诗带着些落荒而逃意味的背影,笑得意味深长。

韩若雪突然从他身后走出来,似笑非笑地道:“诗诗哦,叫的好亲热呀。”

“我还叫你雪儿呢,岂不是更亲热?”叶辰笑眯眯地道。

韩若雪脸色有些发红,气闷地瞪了他一眼道:“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叶辰觉得自己十分冤枉,“我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倾慕诗诗有什么错?”

顶多是同时倾慕了两个人嘛,但这关系不是还没确定呢嘛,广撒网才能捞着鱼啊。

韩若雪听到叶辰承认倾慕柳诗诗,胸口不由闷闷的,脑子还没来得及反应,质问的话已经冲口而出,“那我算什么?”

“呃,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假的吗?不过,你如果想要弄假成真的话,我也不会反对。”叶辰耸了耸肩,坏笑着道。

“流氓,去死!”韩若雪气冲冲地踹了他一脚,转身就要往外走。

叶辰忙伸手拉住她,笑道:“哎呀,你脾气怎么这么大,动不动就跑。看你这个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喜欢上我呢。”

“你想的美,大白天的少做梦。”韩若雪气哼哼地道。

叶辰耸了耸肩道:“好吧,看来是我想多了。不过,我有件事要问你。”

“什么事?”韩若雪转身看向叶辰。

“你是不是能够看到别人心里在想什么?”叶辰试探地问道。

刚才查看天阴之体的时候,他无意间瞥到了另外一种特殊体质。结合昨天韩若雪的种种表现,心里禁不住有了一个猜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