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定情信物

“交给我,放心好了。”藤云拍着胸脯保证道,却禁不住有些疑惑,“这些药材宗门里没有吗?何必舍近求远,而且外面卖的肯定比宗门里贵。”

叶辰淡淡一笑道:“宗门内取药是需要丹方的。”

藤云秒懂,只觉得手里捧着的药材单子简直有千斤重。这张纸里可是蕴含着一张可能从未现世的独家药方啊,而且一看这些药材名字就知道这丹药肯定很不凡。

叶辰看他一副比捧着祖宗牌位还小心的模样,无语地道:“行了,你不用那么小心,这单子我并不是按照药方来写的,就算是丢了也没什么关系。”

“哦。”藤云这才放松下来。

周海趁机道:“那你好好养伤,我们俩就先走了,明天再过来。”

“快滚吧。”叶辰朝两人挥了挥手。

等两人离开,他才取出一粒经脉断续丹和一粒五脏丹服了下去,盘膝坐起,缓慢地运转起体内的真气加速丹药的吸收。

两粒丹药入口即化,药力很快渗透到五脏和经脉之中。遍布出血点的脏腑一点点修复,慢慢变得充盈饱满起来。断裂的经脉像是受到牵引一般,自动对接在一起,淡绿色的药力流淌而过,裂缝瞬间消失不见。

一粒丹药吸收完毕,他体内的伤势便已经恢复了三分之一。

叶辰没有停歇地再次服下一粒丹药,重新投入到疗伤的过程当中。

如此重复三次,他体内的伤势已经完全平复。身上的外伤更是早已结痂,如今就只剩下失血过多导致的虚弱了。

叶辰手里有补血的丹药,却并不打算用。他之前看着就像是一副受了重伤的模样,要是一晚上过去就痊愈的话,在别人看来就太过不可思议了,那些人该猜测他手里有什么宝物了。

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可不想无缘无故被惦记上。

一夜不知不觉过去,天色很快大亮,周海一大早就赶了过来。

龙诗琪对周海依旧很不待见,一直虎视眈眈地盯着周海,好像随时准备暴起给他一爪

子一般。

而且,从昨天开始,龙诗琪单方面宣布了开始和叶辰冷战,叶辰有心给好兄弟解围,也是无能为力。

“兄弟,担待着点吧,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这母兽大概也是一样的。”叶辰低声对周海道。

周海深深点头,表示赞同。

这小白狗明明长得那么可爱,就算他一个糙汉子都忍不住心生喜爱,但小东西的脾气实在是太差了。关键是气势强的完全不合理,每次面对这小东西他都感觉自己对面好像是一座看不见顶峰的大山,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但是,心底却又有着一抹执着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对这小东西低头。这种矛盾的心情,折腾的他心烦意乱。

“叶辰,你这个混蛋,竟然敢在背后说我的坏话,看招。”龙诗琪一跃而起,有力的后爪在叶辰的脸上不毫不留情地用力一蹬。

叶辰脸上瞬间浮现出两个清晰的梅花印,周海立刻毫无兄弟爱的大声嘲笑起来。

叶辰一脸郁闷,他都忘记自己和龙诗琪之间有契约,自己的想法只要没有想着可以隐瞒,龙诗琪都能够知道。

最近好像太累了,老是犯蠢。

叶辰背后的黑气缓缓升腾,周海仍然在不知死活地嘲笑他,叶辰顿时恶向胆边生。趁周海不注意,一把拽住他的衣襟,将人拎起丢进了早就准备好的大木桶里。

木桶中早就加满了水,下面架着灵材,正熊熊燃烧。

周海一入水,叶辰立刻打开了周海给他的装着妖兽精血的瓶子,将瓶内的精血悉数到了进去。

这小瓶子看起来只有拇指大小,但里面的精血倒入桶中后,却迅速地将整个木桶里的水都染成了一片暗红色。

这些精血却是妖兽死亡后提炼凝聚出的全身血液的精华,蕴含着极为精纯的能量。

待精血完全溶解于水,叶辰又不紧不慢地掏出一个瓷瓶,取出一粒丹药,丢进了木桶中。

木桶中原本平静的水面顿时像起了化学反应一般,咕嘟咕嘟冒起泡泡,而且不断发出“嗤嗤”的声音。

周海刚从水里冒出头来,正顺被声讨叶辰,突然感觉一股极为霸道的力量快速地从皮肤渗透进体内,将他的肌肉和骨骼一寸寸打断,又一点点重塑起来。

那种剧痛,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好悬才忍住没有惨叫出声,一张脸却是扭曲的不成样子,只剩下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叶辰。

“呵呵,好好享受呀。”叶辰看了一下桶里的情况,又掰了半颗丹药丢进去,便挥挥手扬长而去,临走之前还幸灾乐祸地嘱咐道:“记住千万不能晕过去啊,晕过去就前功尽弃了。”

“叶辰,你个混蛋,等老子彻底觉醒了,一定狠狠揍你一顿!要不然老子就不姓周!”周海在心里怒吼。

叶辰出了门,却没想到会在自己的院子里再次看到韩若雪。

两人对视,禁不住都有些沉默。

“你改变主意了?”最终还是叶辰先开了口,“我不可能答应做你的追随者,但其他的东西,不管是丹药、法器还是衣服首饰,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韩若雪凝视叶辰半晌,倔强的道:“我才不要那些东西,你既然不愿做我的追随者,那就算了。但是,是你自己说是我的未婚夫的,所以你得担起身为未婚夫的责任,这总行了吧?”

“求之不得。”叶辰狂喜。

韩若雪将一块玉佩丢给叶辰道:“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叶辰拿着玉佩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禁不住有些摸不着头脑。

韩若雪禁不住恼怒地跺了跺脚,“你笨死了,我们既然是未婚夫妻,自然该有信物才是。”

原来是定情信物啊,叶辰恍然大悟。在自己的收藏品中间巴拉了一顿,终于找出了一条朴素却又不失雅致的项链。叶辰觉得这项链和韩若雪平时高贵优雅的气质很是相称,最重要的是这项链不仅可以储物,还有一定的防御功能。

韩若雪一见这条项链就非常喜欢,接过来之后才发现这竟然是一条储物项链,脸色顿时一变,连忙将项链递还给叶辰道:“不行,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