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吸收药力

等他走远了,众人才发现,尼玛那护卫的尸体还在地上,莫承轩根本没让人给他收尸。这护卫可是因为莫承轩才丢了性命的,这人竟然转头就忘到了脑后,其心性之凉薄可见一斑。

莫承轩身边的护卫们也是心寒不已,却是知道莫承轩此时正在气头上,如果他们再提起这件事的话,必然没有好下场,而什么都不敢说,只敢付了几个白灵币给一名杂役弟子,让他悄悄帮那护卫收了尸。

叶辰离开药房之后,便快步向自己的炼丹房走去。一路上步履平稳,表情没有丝毫异常。

直到炼丹房的石门完全闭合,他才终于支撑不住吐出一口血来,整个人痛的脸色发白,恨不得蜷缩在地上。

他用精神力内视了一番自己的经脉和五脏,发现五脏还好一点,但是经脉却像是三个月没下雨的大地那般,到处都是龟裂的纹路。

“妈蛋,这经脉脆的真的快跟纸片一样了,才出了一招而已,就成这样了。”叶辰黑着脸恨恨地咒骂了一声,却还不得不撑着身体去炼丹。

以前如果经脉受这点小伤,他打坐运功几圈,很快就能恢复了。但是现在,他打坐运功的话,只能加剧伤势。

《霸天诀》的真气太霸道了,他脆弱的经脉根本经受不住。

叶辰将丹元鼎祭出,放在地火坑上,首先将炼制护脉丹的药材取了出来,一一丢进了鼎里。

每一个手诀都让他全身经脉一阵剧痛,叶辰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冷汗给湿透了,面上的表情却不见丝毫痛苦,反而坚毅无比,一双眼睛更是黝黑明亮,一眼看去,放佛能见人的灵魂都吸附过去一般。

很快,一炉护脉丹就练好了。叶辰打出最后一个手诀,丹元鼎盖子瞬间自动打开,将丹药弹射而出。

九颗丹药各个浑圆饱满,细看之下,可以看到丹药上面时不时有若隐若现的纹路闪过,神秘异常。

这正是极品丹药的成相。

传说,极品丹药上蕴含大道纹路,紫级以上的极品丹药甚至有一定的几率让武者进入顿悟状态。

只是,大陆上如今最高级的炼丹师不过是金级,他所炼制的紫级丹药却也不过是上品,想出极品难上加难。所以,传说一直也只是传说罢了。

叶辰看着手中的丹药,满意地笑了笑。也不顾丹药刚出炉还烫着,便直接塞了一粒进嘴里。

极品丹药没有一点杂质,入口即化。一瞬间,叶辰只觉得一股清凉的水流将全身的经脉都包裹了起来,而他的经脉就像久旱的大地一般开始拼命的吸收,火辣辣的同感逐渐减轻。

一颗药力吸收完毕,叶辰检查了一下体内的情况,又服下了一颗。经脉这才完全恢复,而且因为有护脉丹的存在,已经恢复了和普通人相差不多的强韧。

只是,从今天开始,他却是每天都要吞服一粒护脉丹,才能维持现在的状况。

等到日后修为更深厚了,需求量还会持续增加。叶辰想象着自己大把大把嗑药的景象,顿时有种不忍直视的感觉。

寻找五大灵物的事情,必须尽快提上日程,叶辰狠狠握拳。

然后静下心来,开始继续炼制丹药。

很快,一百二十份护脉丹的药材就全部被用完了。每一炉都是成丹九颗,颗颗都是极品。这要是传到外面,非把那些人给吓疯不可。

要知道,低级炼丹师炼制低阶丹药一次成丹最多三颗,高级炼丹师炼制低级丹药才能勉强达到六颗,只有高于本身境界两层以上,才可能不浪费一丝一毫的药力,达到成丹九颗的完美之数。

也就是说,叶辰此时的能力,是紫级炼丹师才能拥有的。而且就算是紫级炼丹师也不能每次炼制低阶丹药全部都是极品。

叶辰对此根本毫无意识,炼制完护脉丹,紧接着便开始炼制五脏丹。他抬手打了个手诀,储物袋中不同属性的妖兽内丹便

自动分成了五堆,以方便他取用。

就在他炼制第一炉五脏丹的时候,药房里发生的事情终于传到了灵云宗各个高层的耳朵里。

第一个知道的当然是姚幸,他听到自家徒弟一招就戳死了一个先天巅峰的高手,连眉毛都没抖一下。莫承轩身边的护卫根本就不是灵云宗的弟子,那些人不是莫家的家仆,就是为求丹药主动和莫承轩签订了契约的闲散武者,死就死了,灵云宗里除了莫承轩这个主人,谁也不会为他们说上半句。

至于叶辰打了莫承轩,并且要和莫承轩比试炼丹的事情,子啊姚幸看来就更不是事了。

莫承轩自己自不量力非要挑衅叶辰,随后被打了,能怪得了谁?

他一直以来就不看好莫承轩,那孩子太骄傲了。炼丹师确实有骄傲的资本,但却不能目空一切,那不是骄傲是自负。

当初莫承轩的爷爷求他收莫承轩为徒,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而且曾经告诫过莫承轩,如果他继续这么自负下去的话,迟早会败在这上面。

现在看来,莫承轩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姚幸对莫承轩也是真的完全失望了,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小孩子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你帮我把这句话也转达给莫长老。”

传话的管事应了一声,自去向莫长老传话。心里却忍不住暗自嘀咕,姚长老还真是护短不讲理啊。自己徒弟把人家欺负了,连句道歉的话都不给,还要警告人家家长不许私下动手。

唉,要是自己能有这样一位师父就好了,可惜自己这资质实在是太差了。

另一头,莫长老刚知道自家宝贝孙子被欺负的事情,正怒发冲冠。但还没拉得及冲出去找人算账,就收到了姚幸的传话,一口气就能愤恨地咽了回去。

“姚幸,姚幸”莫长老喃喃地念叨着姚幸的名字,表情一脸阴狠扭曲,狠狠地瞪着莫承轩道:“这次炼丹比试无论如何你一定要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