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残魂

说完,一撸袖子便向外冲去,一副要找人干架的模样。

叶辰连忙伸手拦住了他,“师父,您先别冲动。这件事本就是我惹出来的,自然该由我自己来解决才是。再说,那水烟如本就不是我杀的,这不过是一场误会,解释清楚也就罢了。若是我龟缩着不出去,反倒是让人小看了,更可能生出许多无谓的猜测来。”

姚幸想了想,觉得徒弟说的有道理,只好勉勉强强地点了头,心里却狠狠地给水家记了一笔。

叶辰对水家也是十分失望,他以为水家的老祖既然能坐上长老的位子应该不是个糊涂人,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人挑拨,当了枪使。

如果自己解释之后,水家人能醒悟过来最好。若是冥顽不灵,他也不介意给他们一点教训。他从不欠水家什么,对他们出手也毫无顾忌。

水家人一见叶辰出来,便叫嚣了起来,“你就是那个废物叶辰?你杀了我家小妹,我要你为小妹偿命!”

当先一位二十余岁的青年,长得也算是挺拔俊朗,但此时一脸扭曲的表情却是将他所有的气质都给破坏殆尽了。

他脸上的表情看似愤怒,实际上眼中却暗暗藏着欣喜。

水烟如是水长老一脉唯一的子嗣,修炼天赋也不差,因为有水长老这个位高权重的爷爷在,在水家的地位一向凌驾于其他同龄人之上。

这青年心里其实早就看不惯水烟如了,对于水烟如终于被人杀死,简直是欣喜若狂。

水家的下一代总是需要接班人的,水烟如死了,水长老就只能从其他的支系挑选了,而他们家和水长老一脉的血缘关系非常接近。

青年觉得,只要自己这次努力表现,说不定便能入了水长老的眼,取代水烟如的位置,成为水家下一代的第一人。

叶辰却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看向站在最前面的那个老者,淡淡地道:“水长老难道也认为是我杀

了水烟如?”

水长老虽然长了一张看上去十分争气的国字脸,眼中的神色却是十分阴沉,“我孙女即便不是你杀的,你也要负一半的责任。若非你惹她生气,她又怎么会一个人跑到外门那种荒郊野外的地方去。给了凶手行凶的机会呢。所以,你得给我孙女偿命。”

话音一落,他全身的气势便毫不遮掩地向叶辰压迫了过去。

这套理论简直是不讲道理到极致,然而,水长老已经是真丹境的境界,比叶辰整整高了两个大境界,他根本毫无反手之力。在这重压下,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叶辰愤恨地瞪着水长老,脸色涨得通红。这一刻,他再次感受到了第一次面对秦剑时的那种无力和愤怒。

当初面对秦剑的时候,叶辰只有后天六重的修为,如今他已经是先天三重,可谓是天壤之别。

他以为现在的自己已经和以前那个弱小的只能人人欺凌的自己完全不同了,但是一个铁京,一个水长老,却是将他刚刚升起的那点骄傲的心思打了个四分五裂。

叶辰开始意识到,武道修炼分为九个大境界,他才不过走到第二个境界罢了,比起那些真正的强者还差得远。

何况,灵云宗不过是玄天大陆上一个二流宗门,走出灵云宗还有更多更强大的门派,里面的天才人物只会更多。

现在的他连门派中一个没有什么实权的长老都比不上,将来又如何和那些耀眼的天才们争夺这一方大陆上的资源。

变强,他要变得更加强大!

叶辰的眼中迸射出一阵精光,凭着一股气,生生地让体内真气冲破了水长老的压制。真气流传开来,他顿时觉得身上的压力一轻,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脱离开了水长老的气势范围。内腑却因为反噬瞬间重伤,猴头一甜,不受控制地吐出一口血来。

“乖徒儿。”姚幸因为叶辰的要求没有出现,却一直躲在暗处观看着,看到叶辰受伤,再也

躲不住了,大叫一声跑出来,吹胡子瞪眼睛地对水长老怒吼道:“好一个水鹏海,好一个水家,竟然敢跑来我炼丹堂撒野,还以大欺小打伤我徒儿,真是好的威风。”

水长老看到姚幸出现,浑身气势不由一滞。

叶辰被姚幸和牧洪山共同收徒的事情普通的弟子还不知道,但像是长老级的却都是听到了些消息的。不然水长老今天也不会直奔炼丹堂来找叶辰。

姚幸和牧洪山那是连宗主和大长老都要忌惮三分的人物,水长老自然不敢得罪。他之所以敢来找叶辰的麻烦,只是因为他并不觉得牧洪山和姚幸会为了一个刚收了不到一天的弟子和他这个长老对上而已。

但,现在姚幸却出现了,而且一副护短的模样,这让水长老心里禁不住有些不妙的预感。

事情似乎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叶辰吐出的血不过是体内的淤血,吐出来之后,反而轻松了许多。他随手抹掉嘴角的血丝,挺直脊背,冷冷地看着水长老道:“我在重复一遍,水烟如不是我杀的,信不信随你们。但今日之辱,我叶辰记下了,来日定然厚报。”

“叶贤侄,你看这都是误会”水长老被叶辰张狂的态度气得额角青筋直跳,但因为姚幸在场,却不敢再大放厥词,还要小心地弯下腰来赔不是,一张老脸都扭曲了。

叶辰却是理都不理,直接转身回了炼丹堂。

水家人之前既然已经定下了基调,那便是不讲道理,他自然也没必要跟他们再讲道理。

这笔账就先记着,一切等日后再说。

姚幸冷冷地看了水家一行人一眼,一甩袖跟在自己乖徒儿身后也走了,却还不忘留下一句,“以后我炼丹堂任何人不得接受水家人的炼丹任务,否则直接逐出炼丹堂。”

“是。”姚幸在炼丹堂里向来是说一不二,没人敢违逆他的意思。

这一招也是够狠,直接将水家变成了炼丹堂的黑名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