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梦境洞察杀机

他可以肯定,如果叶霸真的想要杀他,纵然只是一个最简单的吐息,便能够让其命丧黄泉!

“谁!”叶辰顿了顿后,深叹了口气,沉声回道。

“叶家祭祀长老!”叶霸嘴角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容,望着叶辰,静声道。

“什么?祭祀长老!”叶辰当即惊声呼道,显然是对于叶霸的这番话产生了质疑,而后不断的摇头道:“万万不可,祭祀长老在家族之中德高望重,况且,您让我去手刃同族之人?此事我做不到!”

叶辰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即一口拒绝。

倘若叶霸口中那个想要他去杀死的人并非是叶家之人,他叶辰或许回去做。

但同样身为叶族之人,而且还是祭祀长老,在叶族拥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这让其如何下手?

叶霸却好似笃定了叶辰会做一样,他笑着说道:“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与叶天南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那个家伙在几年前来到这里的时候,便是传承了老夫的《天道体》,想必,你与他应当有一定的关系吧,不然的话,这天道体他就算是死也不会轻易的传授给他人。

你难道不想知道他为何会无缘无故的强死去吗?想要知道答案的话,杀了祭祀长老,你自然就会知道,哈哈!!”

这番话,宛若利剑一般直戳叶辰的心脏。

父亲的死因,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想要寻找的事情,如果真的照叶霸所说的那样,杀死祭祀长老就能得到答案的话……

这一刻,叶辰犹豫了!

在看出叶辰的犹豫后,叶霸的嘴角上扬的更加厉害了:“哈哈,小子,做与不做,全凭你自己的一念之间,现在,老夫要沉睡了,你也该离去了!”

话罢,只见其猛地吹出一口气,宛若飓风一般,瞬间就将叶辰给送出了黑色的甬道之中。

飓风内,那叶霸的声音赫然阵阵涌荡:“我已经帮助你揭开了天

道体的封印,当你突破至先天境时,自然能够自主的激发《天魔神典》的修炼方法,还有,你要切忌,那金页万万不可随意释放,它就是《天魔神典》最原始的书籍,乃是真正的先祖们留下来的宝藏,虽然知道它存在的人已经很少了,但是我叶家的家族底蕴远飞你所想象的那样,那些一直隐藏着的老不死们,还是能够感知到的。”

在这阵阵沧桑之音不断的消失后,叶辰的身体也再度出现在了其利用兽血淬炼肉身的洞穴之中。

一切,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纵然那地面的裂缝,也在瞬间消失不见。

叶辰再一次的右拳轰下,想要找到那缝隙,只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诡异,让他觉得好似是梦境一般,不过,那意念之中漂浮着的金页,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而且它确实是隐藏了《天魔神典》的修炼方法,解开封印的方式便是,先天之气!

虽然叶辰并不知道叶霸与那叶家的祭祀长老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也并不知道他与父亲的死到底存在着怎样的关系,也没有想过是否应该真的如叶霸所说的那样,杀死他。

但是在离开梦魇诡林之后,与那祭祀长老见上一面,已经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此刻洞穴之外,天已经微微亮了。

叶辰在这最外围的地带已经停留了数日,接下来,是时候该再往深处前进一步,去寻找更强大的妖兽,进行更危险的试炼。

而且,他也确实需要强大一些的兽血去淬炼肉身,逼迫着自己进入先天之境!

……

烈日当空,灼热之气洒射在大地之上,整个灵州城,聒噪一片。

叶家府邸,此刻已然是距离叶辰进入梦魇诡林七天过去了。

在这七天里面,小蒙虽然居住在执法堂,但是每一日都会回到那与叶辰居住的小院,悉心的打扫着院落中的一切。

每一日,也都会来到这梦魇诡林的入口,等待着有朝一日叶辰的出现

日复一日……

叶家府邸的一切看起来非常的平静,但实则波涛汹涌,暗藏杀机!

就在此时,叶辰的脑海之中却是猛然间蹦出了一连串的信息:叶辰进入梦魇诡林的第二日,叶家少年一辈的最强者,灵州城公认的三大天才之一的叶通从悟道崖回来了。

他乃是少年一辈中,继欧阳家族欧阳锋,徐家徐戎铮,第三个凝聚武道元神,踏入先天之境的天才。

只是,就在众人都认为他应当毫无悬念的继承叶家下一任族长的时候,叶家现任族长却是宣布,等到叶辰从梦魇诡林之中归来,三族大比之后再决定到底由谁,成为下一任族长。

叶辰,这个已经沉寂了四年的名字,再一次出现,再一次阻挡了叶通前进的道路。

这不仅让他愤怒,亦是让他的父亲,叶天北异常的愤怒。

他已经是人到中年,没有办法再去争夺叶家的家族族长之位,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儿子叶通身上。

他毕生的愿望便是叶通能够成为家族的族长。

但是叶辰的出现,再一次让他感觉到这个本来已经紧握在手的胜券,产生了些许的松动。

为此,他不惜暗中沟通西北地狱内的暗杀组织,流星,派出一名杀手,暗中刺杀叶辰。

叶辰刚进入梦魇诡林之中,碰见的那个沼泽泥人,就是强流星组织内的一名杀手。

沼泽泥人的代号为星坠,乃是一名中级刺客,因为对于叶辰的轻视,他的任务,失败了。

此刻,刺客星坠正静坐在叶天北的院落中,叶通也在场,他们几人似是在商量着什么对策。

“哼,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你竟然都解决不了,竟然还敢自称为流星组织的中级杀手,星坠,你未免也太让我失望了。”静坐在主位的叶天北冷哼一声道。

叶天北身旁,一名身披黑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他的脚下一片潮湿,发出阵阵的腐蚀气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