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惩治风冽

“是我。”叶辰坦荡的点了点头,笑眯眯地道:“前辈你最好不要运功,否则速度发作加快,后果自负。”

大长老哪里会相信叶辰的话,盛怒之下,抬手就他抓去。

“老大小心!”周海四人禁不住同时惊呼出声。

叶辰却背着手,含笑站在原地,淡定地看着大长老,丝毫躲避的意思都没有。

这样笃定的神色,让大长老心中不由咯噔一声,手上覆盖的真气不由减弱了几分。

恰在此时,原本运行顺畅的真气突然一滞,与此同时,一阵尖锐的剧痛字体内传来,大长老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他的手距离叶辰的脖子堪堪只有不到两厘米,却怎么也抓不下去。

大长老捂着剧痛的内腑,阴沉地看着叶辰道:“小子,识相的最好立刻把解药交出来了,否则.”

叶辰淡笑着看向大长老,道:“否则又如何?”

他丝毫没有把大长老的威胁放在眼里,曼声道:“这毒是我所独有的,解药也只有我才有。”

大长老阴狠地盯着叶辰,面上表情阴晴不定。他并不十分相信叶辰的话,却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冒险,况且之前一直百试百灵的解毒药这一次确实失效了。

这时,叶辰身后不远处的房门忽然“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风灵儿缓步走了出来。

一抬头便看到大长老单手成爪正抓向叶辰的脖子,心下一惊,忙大喝道:“大长老快住手。”

“少主。”大长老一看到风灵儿顿时把什么叶辰、风冽全部忘到了脑后,“少主,您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风灵儿秀眉一挑,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满脸不可置信的风冽,道:“大长老缘何有此一问?我不过是与朋友小酌了几杯有些微醺罢了,能有什么事?”

“只是喝醉了?”大长老有些愣愣的问道,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风冽。

风冽根本没防备大长老会突然转头看向自己,脸上的不可置信和眼中的阴狠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就被大长老看了个正着。

他一对上大长老的视

线,不由打了个激灵,连忙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可惜大长老早已将一切收入眼中,看向他的眼神中也多了一抹怀疑。

“是老夫鲁莽了。”大长老脸色难看地回身,不情不愿地朝叶辰拱了拱手。

他没想到自己精明了一辈子,竟然被一个小辈给骗了,差点成了别人手中的刀。

但他并不是那种明知自己有错,却还是死不认错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前辈,向小辈道歉就丢了面子。

叶辰倒是没想到大长老能如此放得下身价。

风灵儿走到叶辰身边,柔声道:“大长老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对我很好。他脾气有些暴躁,若有得罪之处,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跟他计较了。”

叶辰一听这老头儿是自己人,想来刚才那么急躁,也是真的担心风灵儿的安危,便也放下了心中的芥蒂。

“感情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叶辰朗声一笑道:“这是解药,还请大长老不要介意小子鲁莽。”

这是老婆的长辈,必须要讨好。

不过,对风冽,他就没那么好脾气了。

叶辰转身冷冷地看着风冽道:“倒是这位一来就踹坏了我们家的院门,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我还以为是来寻仇的呢。”

今天傍晚他第一次看到风冽的时候,就对这家伙印象非常不好。一想起这家伙看着自家老婆们的眼神,就恨不得狠狠教训他一顿。

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出手,这家伙倒是先找上门来找茬了,要是再不给他一个教训,他就不叫叶辰。

大长老对风冽的挑拨也有些生气,但他一心想着风家,风冽毕竟也是风家人,就算犯错也该是由家族自行处置,而不是让外人动手。

但,这一次到底是他们理亏,大长老说话的语气就没那么硬气了。

“想来风冽也是太过挂心兄长,虽行事鲁莽,但念在他初衷是好的的份上,还请小友绕过他吧。”

叶辰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心想这老头儿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还真不错。

不过,他本也没想就这么弄死风冽,到底是风家人,如果就这么死在这里,灵儿回了家

族怕也是不好交代。

“看在灵儿的份上,今天便饶你一条狗命。”叶辰冷哼一声,屈指一弹,一枚丹药便如利箭一般朝风冽呼啸而去。

他这一弹用了八分的真气,风冽的修为比他还低了两重,要妥善的接住丹药,不免要吃一番苦头。

大长老虽然看出来了,却并没有出手相帮的意思。他心里其实也想让风冽受点教训,日后能够安分一些。

但,叶辰出手,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呢?

那解药可不是单纯的解药,刚才他灵机一动,就顺手把自己之前尝试炼制紫级丹药时弄出来的一种意外产物和原本的解药揉在了一起。

两种药物糅合在一起,并影响解药的药效,但吃了这枚解药的后果,对风冽来说,大概不会比中毒好多少。

风冽此时已经感觉到自己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心里简直害怕的要死,看到解药朝自己飞来,急切地就伸手去接。

他本就资质差,又不努力修炼,一身修为大部分都是靠药物堆上去的,更别说炼体了,身体脆弱的堪比叶辰刚觉醒天妒之体时。

他一着急,根本没想到用真气护体,带着霸道真气的丹药便直接洞穿了他的手掌,咕噜噜的落到了地上,血和泥裹了一身。

“啊。”风冽捂着手掌惨叫出声。

叶辰懒懒地耸了耸肩道:“抱歉,没想到兄弟你这么脆。不过,我手里的解药不多,如今就只剩下这一枚了,只好委屈你了。”

“至于其他人。”叶辰的眼神淡漠地从一脸惊恐的跟班们脸上略过,淡淡地道:“不听话的狗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不,你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你肯定还有解药,快把解药交出来。”

“二少救我。”

有的人不甘地威胁叶辰,有人则软骨头地跪地求饶。还有一部分人却盯上了地上那一枚沾了血和泥的解药。

他们并非风家家养的,而是风冽自己花钱顾来的,忠诚终究是有限。在不威胁自己性命的前提下,为了风冽提供的修炼资源,他们是忠诚的。

但,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命,他们背叛的比谁都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