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草芥?怎么这么看着我们啊?”金融先开了口,草芥的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那个曾经和自己水火不容的金融,竟然会在她生病的时候,这样频繁的出现探望,多不可思议。

“我的病”草芥开口,想要问问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出院,每次问道奶奶这个问题时,她总是说快了快了,但现在都毕业了,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虽然她不懂什么血小板减少的话,但是住了一个月的院了,却没有感觉好些,而病房堆积的越来越多的东西,让她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好像要常住似的。

“草芥,别担心,很快就会出院了!”文御打断她的话,看着病**依旧虚弱的草芥,有一丝慌乱,多担心就这样漏了陷。

“是啊是啊!你干嘛那么着急啊!贫血这种事情也很严重的好不好!如果不好好养着就会没有精神,听说还老有人因为贫血晕倒的!”金融插进话来,草芥无奈的坐在**看着他们的一唱一和,心里没点底,不过相信应该也不会是要命的病吧!事情可没有那么戏剧化。

“可是我这一个月吃的也太清淡了吧?嘴巴里没有一点味道,感觉自己会失去味觉啊!”草芥伸出右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左手,一片冰凉,一整条胳膊都像是失去感觉了,感觉它已经脱离了自己的身体。

“手太凉了吗?要不要给你一条温毛巾?”小侠看着草芥的一系列动作,开口询问道。

“不用,只是手太凉了,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每天这几瓶盐水下来,让我觉得自己好像重症病人似的。”草芥揉了揉胳膊,笑道,其他三人听到这话皆是一怔,脸上是一闪而过的慌乱,专心揉搓着自己手臂的草芥没有发现。

“我给你揉揉吧!”小侠走过来坐下,开始一点一点的轻捏着草芥的手臂,原本还是冰冰凉的手,接触到来自小侠手上的温暖时,舒服至极,忍不住闭上眼睛享受起来,病房里不知道是谁在放着轻音乐,草芥的心渐渐放轻松,没有睁开眼睛去看,一点一点的睡过去,今天真是难得的说了这么多的话啊!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草芥看着床头的那一盏灯,还在默默的亮着,手上的针管已经取了,看着在沙发上睡着的金融,每晚必有一个人要守候在自己的病房,有时候是奶奶有时候是爸爸,或者妈妈,还有哥哥,今天没有想到竟然是金融。想起了自己的手机,翻身去拿,手里屏幕在黑夜里亮起来,眼睛有一瞬间的不适应,有一则短信,慌忙打开来。

“草芥,最近怎么都不上线了?你还好吗?”显示名是章扬,心里霎时间暖了一些,原本想打个电话过去,但是看了看在沙发上睡着的金融又放弃了这一想法。

“睡了吗?”草芥发了一条信息过去,等了半天却没有一点回应,一会儿又摁亮手机一会儿又担心是自己不小心打开又关掉,一遍一遍的去看,始终没有半点回应。

过了大概十分钟后,手机“滴答”响起,草芥收到了一条信息,打开来看,却是章扬和金心的合照,两个人亲密的像是恋人,章扬欲拒还迎的表情让草芥在这一切便心碎成了渣渣,仿佛听见了烟花在脑子里炸开来的声音,然后是美丽的花火在天空转瞬即逝,又一点点的暗下去,直至完全消失,恢复到原本的黑暗。

手机掉在**,屏幕上金心的笑脸刺痛的草芥的眼睛,把屏幕朝被子里暗下去,房间恢复了原本的灰暗。

“你怎么了?”金融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坐在沙发上,看着草芥,草芥惊恐的表情落入了他的眼中。

“哦,刚才你手机响了”他解释道。

“没错!你说对了,章扬和金心在一起了!你还真是料事如神。”草芥笑笑,躺下来,脸埋在枕头上。

“我。”

“你别说话!马上出去!我不想看到你!”草芥猛然抬起头来,头发一片乱糟糟的,看着金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愤怒的大吼,明明才这个几个字而已,越到后面声音越低,像是一个被人扎了洞的气球,越到后面越是无法借助那股气冲起来,只是越掉越低。

“如果可以。我愿意收回所有的那些使你难过的话”金融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伴随而来的是草芥压抑的哭声,头疼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像是被人狠狠的敲击着,脑子浑浑噩噩。

草芥趴在枕头上不停的哭,捂得自己满头汗水,汗水混合着眼泪,渐渐的都分不清楚,极度缺氧,侧过头来继续哭,声音没有一点遮挡,在房间里蔓延开来,金融无措的站在沙发边不敢动,生怕再有一个动作,草芥会毫不留情的把他赶出去,但草芥根本就没注意到他还在房间里,想要和章扬这么久的感情就在这样不遗余力的被金心摧毁,心里涌出来一股强烈的

悲愤感。

她心心念念的章扬,竟然就在这样放弃她了吗?他们之前的爱情就这样经不起考验吗?或者是她太笨,在发现章扬越来越少联系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了,金心,那个美丽的女孩,终于俘获他了吗?

“你别这么难过,还有叔叔阿姨在你身边,还有我”金融的声音突然响起,专注于自己世界的草芥被吓到,怔怔的看着还站在房间里的金融,一时间止住了眼泪。

“我不是叫你出去了吗!”草芥抡起手里的枕头就扔过去,金融轻巧的接住,枕头上还满是泪渍。

“我没地方去,这么晚了。”金融坐在沙发上,把枕头搁在旁边,看着披头散发的草芥,这大晚上还怪吓人的。

“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他们在一起了?”草芥甩了下头发,脑袋晕乎乎的,把被子的一角弄成枕头样子,靠在上面,平静的问。

“我之前跟你说过,但是你不相信。”金融倒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大概也只有他知道这口气真正的寒含义。

是啊!他曾经是说过,但她一直以为那些都是气话。章扬怎么会背叛她呢?不,这肯定不是真的,心里奔腾着一匹烈马,但现在的草芥因为刚才的声嘶力竭,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气,整个人懒懒的靠在那里,黑夜里,床边柜子上的桂花还在散发着香味,那个为了她说喜欢桂花,而真的买来桂花种下的章扬真的会就这样转身爱上了别人?草芥的心又渐渐的平静,这一切一定不是真的。

“到底是你料事如神呢?还是我真的太笨呢?”草芥无奈的笑笑,很奇怪,她好像没有想象中的崩溃,难道说其实自己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了?真可笑。

哭了,闹了,累了,躺在**想着那个远在新加坡的章扬,又陷入昏睡。

金融站起身来,看着**睡去的草芥,内心涌起来更多内疚的感觉,如果不是当初经不住心儿的哀求,事情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呢?金融呆坐在沙发上,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头皮传来一阵阵疼痛的感觉,这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

金心“噗通”一声跪在金融的面前,声嘶力竭的说:“哥,我求求你了好不好?你去接近草芥,你这么优秀她一定会喜欢你的,我真的真的很爱章扬!哥!我是你唯一的妹妹,你再成全我这一次好不好?我求你了!”

从小母亲便过世,对这个唯一的妹妹是疼爱有加,只要是她想要的,他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去帮她争取,母亲临终前那一抹不舍得眼神投在他们的身上,他答应母亲要好好照顾妹妹,他做到了,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努力给她最好的,父亲工作太忙,金心的一切都是他在操办着,就连读书这样的事情也都是他在张罗。

金心一遍遍的恳求,他都断然拒绝,但当她跪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心里竖起的高高围墙,轰然倒塌,他答应接近草芥,答应离间她和章扬的感情,伪造他们的亲密照片,发给心儿,想来章扬也是看到了那张照片吧!这一切究竟是对是错?

脑子里闪现就只有金心那痛苦不堪的表情,他最爱的妹妹,曾经为了另一个男孩自杀,而现在她爱上了章扬,这一切都在往失控的方向发展,他只能为她做仅能做的一些事情,这样是让她陷得更深还是成全了她呢?

“嗯疼。别打我。”病**的草芥发出低低的呼声,金融走过去,看到了她面部痛苦的表情,额头上的汗水一点点的渗出来,双手紧紧的按着自己的胸口。

“草芥草芥?你怎么了?哪里疼?”金融快速的按下了墙上的急救铃,看着草芥,心里一阵担心,没有时间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好疼。”身体蜷缩在一起,头发黏糊糊的粘在脸颊上,却依旧没能藏住那眼角滑落下来的泪滴,一滴一滴,然后汇聚成一条小河,在脸上奔腾着,双手始终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胸前,脸上是痛苦纠结的表情。

门口传来了声音,金融看见医生和护士进来了。

“医生,你快看看草芥,她怎么样了!”金融着急的大喊。

“家属先出去!”医生冷静的吩咐道,护士已经过来赶人了,金融站在走廊里,病房内的灯光幽暗而神秘,不知道里面的人儿是否安好,在走廊上来来回回的走着,猛然想起,应该给文承和何美芸打电话,还有文御,他们这些家人应该知道这一情况。

文家,何美芸照例失眠了,想到自己唯一的女儿还在病**,文承正在联系有权威的医生,希望能够治好草芥,但是这样的一直寻寻觅觅,不知道何时才会有结果,叹了口气,呆坐在沙发里,已经是深夜了,还是没有一点睡意,眼皮瞌不上,仿佛有人拿了一根针竖在眼皮之中,就算是闭上眼也只

是无止尽的噩梦,每每吓醒后,都忍不住感谢上苍,草芥还在自己的身边,当初草芥爸爸去世的时候,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联想过这会是遗传性的呢!都是她都是她太疏忽了!何美芸忍不住狠狠的敲打自己的头。

“美芸,你在干什么!”文承走出来,正看到在虐打自己的何美芸,一个箭步冲过来,抓住她正在对自己施暴的双手,满是心疼。

“都是我!都是我啊!当初草芥爸爸去世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要带草芥去做全身检查!每年都应该去!那么草芥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躺在病房里了!都是我!都是我啊!老天为什么不让我得这样的病!”何美芸抓住文承的衣领,大哭起来,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别这样说!遗传性的不是马上能够检查出来的,这也不能怪你,我们现在应该打起精神来才对,只要能找到好医生,我相信,草芥的病一定能治好的!”文承轻拍着草芥的后背,安慰道,但心里也是十分的没底,是不是真的能一切顺利呢?

“铃铃。”家里的电话铃声响了,在这样安静的深夜显得突兀让人感到心慌。

“喂?”文承接起电话,心里也隐隐的有不安,深夜的来电总让人有不好的感觉。

“叔叔!你们快来,草芥不舒服!”金融的声音在听筒的那边传来,急切又慌张。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草芥有事?”何美芸在一旁焦急的询问文承,看他皱起的眉头,心里那根紧绷的弦拉起了警铃。

“好的,我们马上就来!”文承没有回答何美芸的急切询问,对这电话那头说道。

“怎么了?是不是草芥有事?”奶奶不知道何时也从房间出来了,大概是听到了电话铃声,自从草芥生病后,大家对铃声格外的敏感。

“爸?”文御也在好奇的等待解答。

“快,我们去医院!”看着大家焦急的神色,文承也是不知道如何解释了,还是赶紧去医院吧!

何美芸听到这一消息,慌张的站起来,身体忍不住摆了摆,差一点摔倒,文承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开着车一路往医院疾驰,谁都没有说话,车厢里静谧的像是没有人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是狠狠的纠在一起的,不敢说话,不敢听见任何声音,就俩路上车辆的喇叭声都会让人忍不住身体的颤抖。

“草芥怎么样了?”到达医院的时候,医生还没有从病房里出来,何美芸急切的问站在门口徘徊等待的金融。

“阿姨,还不知道,医生没有出来。”金融低下了头,是不是因为知道了金心和章扬在一起,所以草芥才会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呢!

“为什么她会好端端的就不舒服了呢!今天下午我们走的时候她的精神还是很好的!”文承想起下午看到时的草芥,在药物的控制下,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

“对不起因为章扬和金心在一起。”金融的内疚感在不断加强。

其他人皆是不知道金心又是何人,只有文御忍不住身体轻轻的颤动,眼底的怒气在这一瞬间暴露无遗,拳头狠狠的紧捏在一起。

“你到底还是不是人!”文御一拳就挥了过去,狠狠的打在金融的脸上,金融一个趔趄后背撞在了墙上,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滑倒在地上,其他几人被这样的转变吓到了,好端端的草芥的事情还没有搞清楚,现在又动起手来了。

“文御!干什么!”文承先是一声爆吼,不理解究竟是什么事情让文御变得这样狠戾,出手伤人。

“爸!你不知道,金心是他的妹妹!现在金融和章扬在一起,这事儿能和他没有关系吗?说不定这一切本身就是有预谋的!”文御的眼睛里闪着怒火,这里面绝对有金融的份,肯定是他在从中作梗!草芥也肯定是因为听到这个消息所以才会突然发病的!本来还控制的好好的,一家人都在寻找着这方面的权威医生,到时候一定可以挽救草芥,但是却有了这样了变故,这无疑会加重她的病情!

“金心是谁?章扬又是谁?这和草芥突然发病有什么关系?”只有奶奶一团雾水,文承和何美芸皆是已经明白这其中缘故,心脏病最受不得的便是刺激,而草芥明显的就是受了刺激。

“妈,这个暂时不好解释,晚点我们再和你说!”文承先安抚老太太,随即看向了金融,脸上的表情很淡,不像是生气,却突然间也让人觉得疏远了很多。

“金融,我问你!这件事情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文承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冷静,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极力压抑下的颤抖。

“对不起,叔叔。”金融不敢抬头看向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扶着墙角站起来,声音里满是不安、惶恐、内疚、懊悔。但这些已经无法再打动任何一个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