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芥思索着文御的话,心里有一刻冲动,马上打电话过去问个清楚,到了诊所的时候,医生用双氧水清洗伤口的时候感觉到疼意,脸都纠结在一起!为什么她总是要这样受伤,每次都要忍受这样的折磨!那股原本还想打电话给章扬,一问到底的勇气,在这样的疼痛中被磨灭了个干净。

瘸着脚到家的时候,奶奶依旧还在夜灯下守候着,看到她这样进来,原来还喜气洋洋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了下去,顾不得询问她和金融的电影看得如何,好在她也没有追问,原本想要借此一顿控诉的草芥,在接触到奶奶温暖的目光时,再一次的闭上了自己的嘴,想想自己并非她的亲孙女,却能得到如此厚爱,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去抱怨呢!

“草芥,你这是怎么了?不是和金融一起看电影吗?他怎么就没有好好照顾你!”奶奶迎上来,看着草芥的裹着纱布的伤口,看起来很是心疼。

“奶奶,我没事儿”草芥笑笑,在奶奶的搀扶下坐在了沙发上。

文承和何美芸闻声也是出来,看见草芥这副模样,也是忍不住一阵询问,草芥避开和金融在电影院里的一幕,只说自己在独自回家时不小心摔倒了,正好遇到了文御,奶奶一阵责备金融不知道送草芥回家,回到房间的时候更是疲惫,整个人都仿佛要散架了。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不知道桂花何时开,不知道种桂花的人儿是否能如期归,不知道这一切到底要在什么时候才能的都解脱,也许人一辈子都要这样一直纠结下去,没有尽头,永远如此。

“草芥,对不起!昨天我不是故意的”第二天草芥一瘸一拐的出现在教室里,金融诚恳的道歉,面对这个和昨日判若两人的金融,草芥提不起心思来跟他说任何一句话。

“草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老是受伤啊?”小侠关心的问,眼神里有着对她深深的担忧之色。

“小侠,我没事!呵呵,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时间仿佛一下子过去很久,习惯性的抬头望右边最边上的教室看去,后知后觉的想起,章扬已经离开的太久太久,久到过完了年,迎来了春天,然后又告别春天,久到奶奶依旧在锲而不舍的希望草芥和金融在一起,这一段不会发生的恋爱,就在这样悄无声息的在别人严重发生了。

“草芥,真的对不起!你就原谅我好不好?”每日跟在草芥身后亦步亦趋的金融,草芥无视之,却引来班上更多人对她的恶意评价,置若罔闻,只有小侠会在听到的时候大声的斥责,这样的效果却只是暂时的,也许身体受到某种伤害只会疼一阵子,但是这样恶毒的词语,一个个被贴在身上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哪来自心底的寒意。

“听说了吗?草芥是金融的女朋友呢!看看最近两人闹脾气,金融还一直不断的在道歉,草芥好像还不领情!”

“谁说不是!咱们班长还真是有手段,开始是余纪文,后来是章扬,现在又换成是金融,还真是没闲着。”

“哈……换男朋友的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点?”

“你说她也不膈应,换的这么快!余纪文走了,马上就是章扬,章扬走了,就是金融,还真是寂寞难耐啊!”

“哈哈……”

“哈哈!”

一片嘲笑声,此起彼伏的传来,草芥呆坐在狭小的厕所隔间里,满心的荒凉,这就是现在的自己,所有人眼中的自己。

上课铃声响了,草芥却没有动,现在的她只感觉害怕,害怕那些纠结于她身上的目光,害怕所有人。章扬!你在哪里呢?草芥无奈的笑笑,从洗手间里出来。

校园里空旷的没有人的影子,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校外,保卫室的老师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不想回教室,不想回家,突然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

走到公园坐下来,树荫下一片阴凉,很是舒服,倒在椅子上,昏昏沉沉,眯着眼睛看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一切模糊而又真实的存在,叶子重重叠叠的影子,还有漂浮的云朵,一栋一栋的高楼连接着,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眼睛慢慢的瞌上,浑浑噩噩的睡去,不知道时间不知年月。

“妹子,醒醒,醒醒。”是谁在推搡着她,草芥迷迷瞪瞪的醒来,穿着环卫工服的阿姨正站在旁边。

“阿姨。”草芥怯怯的喊了一声,不知道怎么了。

“你怎么睡在这里啊!快回家去吧!天都快黑了,家里人该担心了,外面也不安全啊!”环卫工阿姨的手里还拿着扫帚,阳光隐在了云层厚,浓重的灰暗开始包裹这个世界,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这么久,好像有很久都没有睡的这么沉了。

“好!谢谢阿姨!”草芥站起来,挥挥手告别,踏上了回家的路。

家里的灯大亮着,草芥在猜想,这个时候,妈妈一定在厨房里,爸爸呢?爸爸应该在书房,奶奶一定会在客

厅等他的,大约哥哥又在加班吧!揉搓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苦瓜脸,扬起一个微笑拿出钥匙。

“草芥,你回来了?”开门的声音惊动的客厅里的人,大家一致看过来,而开口的却是草芥最不愿意见到的金融。

“奶奶!”草芥没有搭理他,跟奶奶打了个招呼。

“草芥,快,过来坐坐!”奶奶笑笑,喊她。

看着这一屋子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人,草芥觉得奇怪,这样的晚归,没有人问起,搁在沙发上的包包想来也是金融带回来的,但是也没有一个人好奇,不知道金融是怎样解释这一切的,慢慢的拖着步子往沙发走去,金融殷勤的过来扶她,草芥轻轻的移开自己的双手,不着痕迹,金融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对他的排斥。

“草芥,晚上做了你爱吃的鱼。”何美芸从厨房探出头来,说了这么一句,怎么一家人的反应都这么怪异,草芥惊讶了一下,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也没有去问。

“好的!谢谢妈妈!”

“草芥,你要打起精神来啊!”奶奶的话莫名其妙,草芥不解,却也是微微笑笑,表示回应,好奇的看向金融的方向,他却是移开目光。

餐桌上大家都争先恐后的给她夹菜,尽管她一遍一遍的说“够了够了”,却还是阻止不了他们不断夹过来的菜,碗里一直都是满的。

“为什么今天你们都这么奇怪?”草芥放下筷子,看着他们。

“你先吃饭!”何美芸尴尬的笑笑,其他人皆是默不作声,低头吃饭。

草芥又拿起筷子,小口小口的吃起来,奇怪的偶尔看看这个,偶尔看看那个,低下头吃饭。

“妈,爸爸呢?”草芥突然想起来没有看到文承,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哦,你说爸爸啊他。”何美芸犹豫起来,好像是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一样,草芥心里好奇的种子在慢慢发芽。

“你爸爸他去一个朋友家了,好像是有什么聚会的,打过电话,说是会晚一点回来。”奶奶笑笑,接下了话茬,草芥也没在意,心里想的大概也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哦。”低下头来扒饭,胃口缺缺,他们夹来的饭菜没有动多少,格外想念章扬做的鱼,记得那时候生病住院,还是章扬的鱼汤才让她有了胃口。

“我吃饱了,先回房间了!”草芥放下筷子,开口。

“再吃一点吧!”何美芸的声音,草芥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以前为了减肥,晚上常常会少吃一些,她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只是要她喝些汤也好,但是今天这也太怪异了吧?

“才吃这么一点怎么行呢?再吃一些吧!”奶奶也是温柔的开口。

“你已经很瘦了,要是他回来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该心疼了”金融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

草芥心知肚明金融口中的“他”指的是谁,惊恐的看向了奶奶,好在奶奶并没有任何异样,只是看着她,一副爱怜的模样。

“好吧!”章扬是她心里那颗安心丸,听到金融的话就又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传来了开门声,文承在换鞋了,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看见他们都在看着他,僵硬的笑了笑。

“草芥啊!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文承开口便是喊草芥。

“我没事,爸爸!大概是最近没有睡好的缘故!”草芥笑笑。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怎么样了?”奶奶问,这样一段莫名其妙的问话,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哦,没事儿!我那个朋友给我拿了点维生素,草芥给你!”文承递过来一个瓶子,草芥看到上面写了维生素的字样。

“爸爸!我不用吃啦!我还这么年轻,哪里需要这个,给奶奶吃吧!”草芥笑道,把维生素推向了奶奶。

“放心,我给你们每个人都带了!”文承打开手提包,拿出来几瓶。

“爸爸的朋友是医生?呵呵,没想到还有这样直接送人维生素的。”草芥笑笑,拿着手里的瓶子东看看西看看,其他人听到她的话皆是一怔,而草芥却是全然不知。

“以后我们大家都要补充维生素!早上一颗晚上一颗!记得要按时吃啊!草芥,记住了吗”文承郑重的说,好像这是一个多么重大的任务一样,勾起嘴角,忍不住笑了笑。

“好的,我知道了,爸爸!怎么那么严肃啊!”草芥一边笑一边说,还真不适应这样正儿八经的胶袋要吃维生素的。

“不准儿戏!爸爸算过的,这个一瓶会吃半个月,你要是没吃完我可是会生气的!我们都要把身体养的棒棒的!”文承严肃的说道,对草芥的“嬉皮笑脸”表示不满。

“哎呀!这么郑重,害我吓一跳!”草芥不满的撇撇嘴,文承从来都没有这样严厉的说过她。

“好了,你就乖乖听你爸爸的话,现

在总是有流感什么的,你爸爸担心这也没错啊!”何美芸从厨房拿出一双碗筷来,看着草芥说。

“就是,你爸爸不也是为了我们好!”奶奶也附和。

“好了嘛好了嘛!我错了啦!我一定按时吃啦!把身体养的棒棒的!”草芥撇撇嘴,有些不开心,却还是低下头来认错。

“好了,别不高兴,爸爸不是故意要凶你的,爸爸也不对!”文承也为自己刚才的疾言厉色,道歉。

“爸爸最好了!”草芥走过去,半倚在文承的肩上,感觉他们从未如此亲近过,而这一切做的是如此自然,好像本该如此一般。

“我们草芥也是最优秀的啊!”文承被草芥的小女儿姿态惹得很是开怀,看着文承笑意满脸,草芥的心也跟着轻轻的放松下来。

一顿饭吃的还算是比较欢愉,只是偶尔他们投来的眼神让草芥略感不安,金融难得的竟然没有说些暧昧的话,就连劝她吃饭都说起了章扬,从前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虽然眼神里没有透露出对她的喜欢,但是也从不会在她面前这样平静的提起章扬,每每提起章扬的时候总是在和她吵架。

日子好像就这样一直不急不缓的行进着,每日早上总是在何美芸的一遍又一遍的嘱托,直到最后看着她吃下维生素后才放心她出门,晚上亦是如此,好像盯着她吃下维生素,她的身体就会倍儿棒似的,其实她现在的身体真的也没有很差到哪里去。

章扬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草芥没有找他,不敢找他。倒是金融,最近怎么变得那么安分,她说什么他都不去争辩,好像突然变得特别的顺从了,忽然间草芥还有些不习惯他这样的转变,好几次想问问他是不是发神经,想想,还是别去挑起战火了。

“小侠,怎么觉得最近大家都变得好奇怪啊?爸爸和妈妈也就算了,奶奶也是,最近都不问我和金融的事情了,金融更加的奇怪,神经兮兮的,一下子都不和我斗嘴了,这样我倒是显得非常的不适应啊!”草芥觉得自己脑袋有点儿晕,趴在栏杆上,闭上眼睛缓缓的说,觉得自己突然间好受了许多。

“哎呀!这样还不好?你之前不是一直都在烦他们吗?现在一下子恢复到正常,你怎么还倒越想越多了呢?”小侠取笑道,看着趴在栏杆上闭着眼睛的草芥,整个人看起来都懒懒的,有些担心:“草芥,你没事儿吧!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没有睡好吗?”

“哦,没事儿,大概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吧!”草芥睁开眼睛,阳光照进眼里,一片刺目的明亮,看着小侠笑笑,话说,最近好像真是特别容易累呢!明明晚上也都是按时睡的啊!搞得好像自己没睡一样。

“晚上早点睡!别熬到太晚了!”小侠误以为她是和章扬聊天到很晚吧!但事实上章扬真的已经很久没有来电话了,她也憋着不去和他联系,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不知道他是真的忘记了,还是真的像金融说的那样和金心在一起了,所以才没有空理会她,无奈的笑笑,是不是他们的感情就只能这样了。

“草芥,怎么在这里?外面这么热,快进去吧!”金融一脸焦急的走过来,那急切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我的事情跟你从来就没有关系,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了,别没事儿来惹我。”草芥心情不佳,本来还浑身没劲,看到金融便忍不住一顿吼,没见过这么烦人的人,他整天都没事情做吗?

看着这样的草芥,金融没有还嘴,偏偏草芥还就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但她从来都没有对他做过什么!看周围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她心里的那把火越烧越旺。

“金融,能不能离我远点儿?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离我远点儿!能让我这最后的一个月过的安心点儿么?”转眼就要毕业了,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和章扬有联系了,夏去秋又来,桂花树没有开花,章扬也没有回来,好像一切都是原本最初的模样,就像他没有离开的时候,大概上帝都不愿意让他们相见,阻止着桂花树的花期,每个夜晚都出现一个恶魔,悄悄吃掉了树上的小花苞!

“草芥,别生气啊!咱们回教室去吧!”草芥气的感觉自己脑门儿发晕,眼前一片昏昏暗暗,险些站不住,站在旁边的小侠扶住了她,拉着她往教室走去。

时间如流水,尽管你不愿意去相信,尽管你以为你抓的很牢,它还是不知不觉的从指缝间溜走了。

“呕……”草芥最近开始频繁的呕吐,她自己也讶异这样的状况,很像是一个怀孕的人,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中,她也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可能是鱼汤太腥了。”草芥解释,大家的目光里只有担心,别无其他。

“那咱们不吃鱼,吃点这个排骨吧!”奶奶夹起排骨放进草芥的碗里,草芥笑笑。

一派和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