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还打算实在不行就坦白的草芥,一听到奶奶这样的话心顿时就凉了半截,看来奶奶对于读书恋爱还不是一般的排斥啊!偏偏她介绍的却像是好的不行一样,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奶奶,我还不想恋爱,毕业了还要找工作,真的很忙”草芥解释,这个借口不知道听在别人耳朵里是不是会过得去。

“你就别唬我老人家了,你们总是说的一套一套的,难道这辈子你还打算不结婚不成?奶奶给你介绍的,当然是很靠谱的,也没说要你们结婚,只是说你们处处看,也许合得来,以后你发现你也很喜欢不是,这总是多一个选择啊!”奶奶的苦口婆心,听起来好像也没有错,但是草芥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想着也许这个时候章扬在线,或许正在那头等着她,心里就涌出来奇怪的感觉,好像已经在做着背叛他的事情。

“奶奶。”

“草芥,你看,奶奶都这么说了,要不然你就跟金融处处看?”文御突然开口,草芥怔怔的看向他,哥哥是知道她和章扬所有事情的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就是,你看文御都这么说了,又不是要你结婚,只是给金融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嘛!”听到文御在旁边帮腔的奶奶很是开心,脸上的笑意是那么明显,好像终于找到了同路人一样。

“草芥,你就试试看,到时候如果合不来的话,你们就不谈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文御的话点醒了草芥,是啊!大不了忽悠上一阵子,假装两个人真的在谈的样子,然后再说合不来,那个时候奶奶总不会一直拿金融说事了吧!

“好吧!”草芥应下,文承和何美芸的眼里闪过诧异,随即又明了。

“对嘛对嘛,这样多好!两个人只有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才知道彼此是不是真的合适嘛!”奶奶拉着草芥的手,一派慈祥和蔼的模样。

草芥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忽悠一阵子,奶奶也不可能一直守着她不是,等她走了,一切都好说不是,到时候好好的跟金融说说,一切也就能够圆满解决了。

直到半个月以后,草芥才发觉自己真是太天真了,奶奶根本就是不看到他们两个正式手拉手的在一起,根本就没打算离开,或许就算是看到他们手拉手的在一起,也根本就没有打算离开。

“草芥,你们这两天怎么样?”前脚刚进家门,后脚奶奶就追上,不断的问东问西,问他们做什么了,看电影了,吃什么了,说什么了,恨不得要在她身上装个监视器。

“奶奶,我们还是那样子,没有什么特别的进展,金融这个人真的是很没劲啊!感觉总是没话和他说。”草芥放下包包,无奈的开始找借口,大概也只有说性格不合奶奶才会真的放弃继续撮合他们吧!

“啊?怎么会?比如呢?”

“比如啊”草芥撑着下巴想,“每次我问他什么,他总是说,‘哦,还不错’,‘恩,还行’反正说来说去就是这几句话,有时候真是烦他了,感觉和他逛街还不如自己去,这样还有劲一些,本来精力满满的出去,他总是这么几句话,一下子就没了逛街的心情。”

“这样啊?”奶奶若有所思的走了,草芥倒是惊讶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打发了,还沉浸为自己的小聪明而兴奋的情绪中。

回到房间,第一时间打开电脑,最近完全都是在应付金融和奶奶,和章扬都只能留言聊天,好久都没有见过他了。

“章扬……”火渔喊他,还附带了一个可爱的图片发过去。

“草芥,怎么样?最近很忙啊?每次都没看到你。”章扬很快的发了视频过来,看着记忆中思念人的脸庞,火渔笑的很是开怀。

“最近奶奶来了,所以常常要陪她。”火渔撒起了谎,隐藏奶奶要撮合她和金融的这件事情。

“哦,代我向奶奶问好,到时候回来一定第一时间去奶奶家看望她。草芥,我真的好想你!”章扬在说着,草芥忍不住轻轻皱了皱眉头,奶奶压根都不知道章扬的存在,这要是知道了那还得了。

“恩恩,好的,我一定会带到的。我也很想你!”火渔把嘴唇凑向屏幕,亲了亲,笑的一脸娇羞。

“草芥……草芥……”奶奶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章扬,我得下了,奶奶在喊我”草芥很是不舍,但是现在她还不能让奶奶看到章扬,不然这一切就是真的没有办法收场了。

“没事儿,干脆你让奶奶进来,我跟奶奶道个好!”草芥看到视频那头的章扬怔了怔衣领,然后一副等待见长辈的模样。

“下次吧!好吗?”草芥有些为难的看了章扬一眼。

“为什么?”章扬的眼里透出来浓浓的失望,看着草芥。

“草芥……草芥……”奶奶的声音再度响

起,伴随而来的是她的脚步声。

“对不起章扬,我下次再和你说!”草芥飞快的关掉了电脑,奶奶已是推门而入。

“你在玩游戏?”

“恩是啊!刚才玩了一下游戏,奶奶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草芥笑笑,好在奶奶为她找到了一个好的借口。

“呵,金融来了,你们出去逛逛吧!增进增进了解!”奶奶笑着眨了眨眼睛,草芥确实一脸的苦大仇深,是不是出了上课时间,睡觉时间,剩下的一切空闲都要和金融扯在一起。想要大喊一声“不去”,最后却只是化成了一缕叹息,然后跟在奶奶身后,出得房间来,金融在沙发上坐着,看到她出来好像还是很开心的样子,但草芥觉得那笑容真的是好假。

“草芥,我们出去散散步吧!带你去瑰姐那里!”金融笑道,原本没有一点精神的草芥,在听到瑰姐的名号时,还是稍稍了有了那么一丁点兴趣,想起来真的是好久都没有去那里了呢。

在文承和何美芸担忧的眼神中跨出了家门,在门口遇到了正回家来的文御。最近鲜少在家里见到他的身影,听说他很是努力,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看他最近瘦了很多,大家都是一阵心疼,却又是一阵欣慰。

“你们出去啊?”文御开口问道。

“恩,出去走走。”金融笑着回答,满脸的春风得意。

“哥,早点休息!”看着日渐消瘦的文御,草芥也是一阵心疼,哥哥这样的努力,一定会得到小侠父母的喜爱吧!但是她和章扬呢?是否两个人都同样的在努力?第一次,草芥的心里有了这样的怀疑。

两个人沿着熟悉的路走着,金融这段时间几乎成为了家里的常客,草芥按捺着心里的不满,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爆发,每每看到奶奶兴奋的手舞足蹈的样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出她和金融不合的话来,拖了一天又一天,还是没有一点的进展,几个人就这么耗着,金融明显也是感觉到她的不耐烦的,但却是什么都不说,草芥曾经试着干脆没事找事的逼得他没法儿主动说两人不合适,却是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眼看着又是夏天来了,章扬离开也已经很久了。他是不是真的能够在桂花开花的时候回来呢?树上的叶子也变得鲜活起来,在树梢投下一片片的绿意,阳光轻轻的照在地面上,树下是一片斑驳的影子,像是一幅水墨画。

沿着街道一直走,路灯渐渐的亮了起来,黄昏的最后一点影子也消失在一栋一栋的高楼后,夜晚,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到来。

“草芥,在想什么?”金融开口。

“哦,没什么。”草芥轻轻的笑笑,客气而又疏离,她相信金融能感觉的到。

“烦我烦的都不愿意好好跟我说话了吗?”金融不怒反笑。

“没有,你想多了”草芥笑笑,赞叹于他的自知之明,又忍不住笑,既然知道,有何必做这些无无谓的事情呢!他的态度从未明显过,既不像喜欢她,但有时十分的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他要这样呢!在奶奶勉强装作很喜欢她的样子,她完全没有被喜欢的感觉。

“瑰姐!”跨进店门,便看到正在忙着的人。

“金融?呀!小妹妹你也来了啊!快坐快坐,还是老口味吧!马上就来了!”瑰姐显得很是高兴,招呼着他们坐下,大约因为是晚上的缘故,这里也不是繁华的街道,店里只有少许的几个客人,看来应该也是老主顾。

“瑰姐这怎么叫的,好像草芥比我们小很多似的。”金融撇撇嘴,好像还是不满的样子。

“得了,别再瑰姐面前用这招,在我看来你和我几乎是一个年纪的,哪里像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瑰姐很快便端来了草芥最爱的珍珠奶茶,沉浸珍珠的Q弹中,任由金融和瑰姐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火渔享受着这久违的美味。

“怎么?来瑰姐店里就不和我聊聊天,就只顾着喝奶茶呀……我竟然还没有奶茶有吸引力!”瑰姐作势难过的嗔怪道,表情丰富的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瑰姐,哪里,只是最近都忙,很久都没有来你这里了,我好想你的!”草芥抬起头来送上一个微笑,嘴角还站着少许的奶汁。

“也想你的奶茶!”火渔笑了笑,喝了一口珍珠奶茶,说。

“哈哈……真是坦白,这小嘴甜的,真是讨人喜欢!”瑰姐大笑起来,眉飞色舞。

金融拿了纸巾,来擦草芥的嘴角。草芥吓了一跳,慌忙身体往后倒了倒,金融的手僵在那里。

“你嘴角有奶渍。”金融解释,收回了手,尴尬不已,当着瑰姐的面就这样被拒绝。

“哦,我自己来,谢谢!”草芥拿过他手中的纸巾,这也算是另一种台阶吧!会让他挽回一点丢失的面子吧!

“瞧瞧

你们俩真羡慕你们的年轻!”瑰姐看着这一切,感叹道。

“瑰姐不是也年轻过,这些经历应该都有吧!”金融忘记了刚才的尴尬,看着她说。

“是年轻过!呵呵,年轻该经历的都经历了,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年轻年老,时间赐予我们的时间都是平等的,寿命的长短不知道是依旧什么而来,过好每一天是我们现在能做的。从瑰姐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钟了,草芥不用多想也知道,奶奶现在一定是在家翘首以盼着,回到家还要接受她的一系列追问,恨不得把每一句话都报备给她,偏偏又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一样的道路和章扬也走过,这样的晚上不知道他是不是睡得好,是不是一样的挂念着她。

“你就不怕章扬交了别的女朋友?”金融不开口还好,一开口便是惹草芥生气。

“跟你有关系吗?”草芥的语气渐渐的冰冷,他们的事到底是碍着谁了,他的日常生活好像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受到吧!为什么就非要不断的说这些没用的话呢!

“我是好心提醒你,你要知道,章扬现在也是他家公司的太子爷,你不想想,公司那么多的女同事,难道就不会有人对他上心?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天天如此,心难免会动摇吧!再说,美女如云啊!”金融的话,无一不是在摧残着草芥坚定的信念,虽然不愿意去承认,但是句句话在理,她的心有片刻的动摇,甚至已经还是感到害怕。

“不管怎样,这和你都没有关系,我不需要你的提醒!”草芥很快便清醒过来,自己怎么能因为金融几句话,便怀疑章扬呢!他们经过过那么长久的磨难才走到一起,难道还经不起这几句话的考验吗?

“呵呵,你为什么要生气呢?是不是其实你也有怀疑的?”金融的声音悠悠的传来,他的笑刺痛了草芥坚固竖起来的心墙。

草芥怒视着他,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只希望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

“别这么看着我,我会误以为这是深情款款。”无视了草芥的怒气,依旧漫不经心的开着玩笑,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知趣,金融一定是个恶魔!

“金融!我就没见过比你更可耻的人!”草芥恨得咬牙切齿。

“好了,你这么生气,无非就是承认了我说的话在理!既然在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固执呢?就不好奇?”金融不笑了,只是看着草芥,声音清清冷冷的,把草芥浇了个通透,看着面前的金融,草芥恍惚的想起那个遥远的章扬来,最近越来越少的电话,原来因为奶奶在,忙着应付金融,根本没有顾及到,现在想起来,好像是有点不对。

脑海中又想起消瘦的章扬来,最近瘦了那么多,他说过公司最近有点问题,甩了甩脑袋,甩去那些奇奇怪怪的念头。看着面前的金融,他实在是太阴险了,竟然一次又一次的试图拆散她和章扬,但是他明显表现出来的不是喜欢她,那么究竟是为什么他非要这么做呢?难道这人天生就见不得别人有情人终成眷属?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变态的人吗?

“好了,我自己可以回去了!再见!”草芥冷冷的开口,金融完全的就是个危险的人物,只几句话便让她对章扬产生了怀疑,不能这样!不能再这样!如果恋人之间的信任这么容易就被击破,那么她和章扬的爱情就真的不值得再继续!

“真的不要我送你到家吗?”金融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不需要,再见!”草芥头也没有回,大踏步向前走去。

回到家的时候,果然家里客厅的灯还是亮着的,叹口气,打开门进去。果不其然,刚进门便是奶奶的一通追问,她似乎是永远好奇心不止,草芥照例把大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讲了一讲,奶奶是开心的手舞足蹈,现在已经是十点钟了,草芥两眼皮都在打架了,看看还在兴致高昂的奶奶,她都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停止这无休止的追问。

“奶奶,我们明天说吧!我好困啊!”草芥打了个哈欠,忍不住了,时间已经指向了11点,在她洗澡出来后,奶奶还热情不减的坐在客厅里,看到她出来,又是不断的招手,真担心她这样会一不小心就到凌晨去了,明天还要上课啊!

“哎呀!看我这记性,净顾着一个劲的问你,你明天还要上课呢!快去快去睡吧!咱们明天再说啊!”奶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大声叫到,安静的客厅里昏昏欲睡的草芥被吓了一大跳,得到大赦般一时间眼睛也睁开了。

“奶奶,你也早点休息!”草芥打着哈欠回到房间里,看着大开的窗户,走到窗户边,看到了外面的路灯,章扬曾经站在那里,守候了她一个又一个的夜晚,再看看近处的桂花树,长得比窗户还要高,今年是不是会开花呢?章扬是不是会回来呢?一切都是未知数,刚才还疲倦不已的草芥,现下却是睡不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