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希望眼神能够像利剑一样射伤他,她觉得金融现在就是个神经病,好像就是在一直触怒她,他好像就是喜欢看人家不高兴生气的样子。

“你这人是不是心理有问题,就见不得人家过的舒坦?”草芥讥笑道。

“哦?你这这样认为的?”他靠近一步,眼里满是威胁的意味,草芥住了口,虽说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坏人,但是谁知道他这样的疯子会做出一些什么一反常态的事情来。

“不用你送,我回家了!”草芥大踏步就跨出去,不再看他。

“一个人回家很危险的!别倔了,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他恢复了正常,看着草芥,眼神里仿佛还流露出担心之色来。

“不必了!”草芥恶狠狠的拒绝。

他无奈的看着草芥渐行渐远的背影,哪里有女孩子像她这么倔的,真是搞不懂,章扬怎么受得了她?他不知道的是,在章扬面前,草芥便不是眼前的这个草芥,她温柔多情,偶尔还会耍点小脾气,闹点小性子,撒撒娇。哪里像是在面对他时的这样“跋扈”。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看着还坐在客厅里的三人,草芥觉得心里暖暖的。

“手冷不冷?怎么出去了这么久?”何美芸率先走过来,接过她脱下的外套。

“妈妈。”草芥拥抱她,觉得很满足。

“这孩子,出去散个步回来就变得这么黏人了?”她笑道,不太习惯这样的亲昵。

“妈妈,我好爱你哟……”草芥伏在她的耳边甜腻腻的说。

“呵呵,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搞得我怪不习惯的。”何美芸尴尬不已,母女之间虽是都对彼此无保留的好,但这样坦诚的说“爱”倒还是头一次。

“爸爸、哥哥,我也爱你们!”草芥其实也有些不好意思,从来没这样跟妈妈说过自己爱她。

文御和文承也被草芥闹了个大红脸,两个大男人也没有经过过这样的场景。

“快,快去洗澡!”何美芸催促她,解了大家的围。

“怎么?你们都不好意思了?”草芥还在笑嘻嘻的捉弄着他们,又继续说:“我知道,其实你们也都是很爱我的!不用不好意思。哈哈”草芥被何美芸推进了房间,她的笑声还在客厅里回荡,三个人的嘴角都向上扬起,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样更能让家庭充满暖意呢。

没几天就是过年了,拜年什么的最累人了,但是爷爷奶奶都

给草芥包了大大的红包,草芥推却,说自己已经这么大了,不需要红包了,谁知道两位老人硬是塞回了她的手中,说是这是新年里必须要给孩子的。温暖在这个家里蔓延,吃年夜饭什么的也是其乐融融,万分温馨,大家都对她很好,好像她本来就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

“怎么样?这里很美吧!”草芥站在屋外看雪,乡下的空气格外的清新,空气里仿佛都有一丝清甜,竹子上满是厚重的雪,有时候会有“噼啪”一声,细小的竹子因为承受不了积雪的重量,断掉了。听说新加坡一年四季如春,很可惜,章扬看不到这样的盛况美景。

“呵呵,确实很美,好久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美景了”草芥由衷的赞叹,当然如果章扬和小侠也在,那就更加的完美了,也不知道小侠和哥哥到底怎么样了,便问道:“哥,你和小侠怎么样了?”

“还好,他的父母没有以前那么抵触我的出现,但是也没有很好到哪里去”文御无奈的笑笑,不过他相信,总会说服他们相信自己的。

“加油!”草芥笑着说,相信以哥哥的魅力,收服莫家二老指日可待。

“章扬呢?”文御问。

“哦,他挺好的,只是最近比较忙”草芥笑笑,章扬最近都很忙,也不知道公司到底怎么样了,看起来他都瘦了一圈,心疼不已,却是帮不上什么忙。

“那就好。”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屋外看雪,直到何美芸在喊他们,原来是做好了糍粑甜酒,大家正围在一起吃。

“草芥,快到奶奶这里来”奶奶看到草芥就笑的合不拢嘴,有时候草芥会想,上辈子的自己一定是个大好人,做了很多很多的好事,所以这辈子,自己才会如此幸运,拥有对自己这么好的家人。

“奶奶。”草芥娇喊一声,便走过去,坐在奶奶的身旁。

“瞧瞧我们草芥,现在可是大姑娘了呢!”奶奶放下了手中的碗,拉起草芥的手,想着众位叔叔伯伯婶婶们说道。

“是啊!”

“看草芥长得多像美芸啊!”

“可真是越长越漂亮了”满屋子的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都是一片溢美之词,草芥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大家都只看着她,不知怎的,自己就成为了众人关心的目标。

“美芸啊!草芥有二十岁了吧?”婶婶问。

“呵呵,今年21了呢”何美芸笑着回道,也不解这其中的意思,怎么

好好的,大家的话题就绕道自己的女儿身上来了。

“草芥啊!奶奶给你介绍个漂亮小伙好不好?”草芥呆愣愣的,这又是哪一出,怎么好端端的就绕到这上面来了,看着老人家希冀的眼神,她一时没找到拒绝的理由,搬出章扬来似乎也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他们都反对孩子在读书的时候交朋友,但是他们介绍的又是一回事儿。

“文御啊!你说金家的飞伢子怎么样?”奶奶没注意草芥尴尬的神色,反倒是转向了文御。

“啊?”文御的脸色看起来很是糟糕,灰白灰白的,草芥倒是好奇起来,奶奶口中的“飞伢子”怎么就让哥哥的脸色变得这么奇怪。

“怎么样吧?”奶奶急了。

“奶奶!这事儿不能急,草芥和他不合适啊!”文御换上笑颜,坐到奶奶的身边。

“怎么就不合适了?不都是一样在上大学,他们家也不差啊,哪里不合适了。”听到有人质疑自己的眼光,她显得有些不悦起来。

“草芥和他的兴趣爱好不一样。”文御很明显是下风了,也对,谁敢去跟自己的长辈争上风呢。

“那不是正好,现在不都是说,找对象要找能互补的么?”这一句话把文御彻底的堵住了。

“妈,你就别掺合这些晚辈的事情了,再说草芥现在不是还小嘛?哪里这么早就说这个的。”文承也是知道章扬和草芥的事情的,但是又不能直接说出来,免得老人家对草芥的印象打折扣,只好当起了这个说客,希望不要再把重点放在草芥的身上。

很显然,老太太是固执起来了:“什么话!见见面怎么了?又不说结婚!”她不悦了,当着众位亲人的面,孙子儿子都来顶撞自己,她觉得很没面子,现在还就偏偏要把这件事情办成不可!

“文楚啊!晚点你去飞伢子家看看,他在不在家,到底让他过来玩玩。”她不再理会文承和文御难看的脸色,兀自吩咐自己的另一个儿子。草芥觉得混乱了,从头到尾都是他们在发表意见,现在好像这件事根本就和她没关系一样,但是这件事她就是他们谈论的当事人啊!

忍不住向何美芸投去求救的眼神,她也是略感焦急,连文承都没有办法说服老太太,其人哪里还有什么办法,她也是一副无奈的神色,好在老太太只是说看看,并没有说就要怎么样的,不然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嫁到这个家也有好几年了,一直都相安无事,不知道这次是不是会闹出点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