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扬终于要离开了,草芥一夜没睡,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直挨到清晨,看着镜子里,自己的两个大黑眼圈,连敷一敷的心情都消失殆尽,就这样,一行人送他到机场,离别总是充满了感伤,谁都没有多说什么话,好似都在用眼神做着交流。

“还有半个小时。”到达机场的时候还早,几个人坐在的一起,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这场离别让悲伤围绕。

“我会等你!”从上车开始就一直没有放开过章扬的手,草芥反反复复只是这么一句话,其他的话好像都不值得再多说,她希望他一直记得这句话,她会等他,一直等他。

“我会努力,尽早回来!”他也在给予她承诺,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其他的话。

“到了那边记得要联系我们!”郭胜利轻轻的说,没有了之前的豪爽劲头,整个人也显得有些没有气力。

“恩,我会的”章扬笑笑。

“记得给我打电话,你知道的,我没有钱,打国际长途可真是负担不起”杨东也小小的开了个玩笑,但这个时候的众人没有一个是笑得出来的。

“又不是死别,你们别这么庄重我都不习惯。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们想见面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可以视频嘛,是不是……实在想念的紧了,大不了就一张机票飞过去飞回来”为了缓和大家糟糕的心情,章扬率先笑起来。

“好了好了,别都这么悲壮,只是送他出国而已”文御说。

“唉,上次送纪文走的时候也没这么揪心,毕竟人家还在国内嘛,一说出国就感觉好远了。”杨东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等我回来,看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长进!蒲八你给别给我整的不像样子了,我回来还要去你那里蹭吃蹭喝的!”章扬扫了一眼大家,然后看向郭胜利说。

“呵呵,放心,我们一定还能在蒲八重聚的!”郭胜利认真的说道。

“我们都要加油!”

有时候觉得时间过的很快,有时候又觉得时间过的太慢。很快就到了登机的时间,草芥舍不得放手。

“我会等你!”草芥大喊,生怕他会听不到。

“我会回来!”章扬回应他。

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入口处,心还是止不

住的疼起来,眼泪在看不到他的那一瞬间就掉下来,文御安慰的扶着她,这样的离别会是多久呢?他们会在多久以后才能再聚?

“草芥。”这声音是自己的幻觉吗?草芥惊讶的抬起头来,看向入口处,章扬在那里朝她挥手,眼泪再一次汹涌而下,有一瞬间她有一种很奇怪的错觉,好像他是在历经的很久之后回到她的身边,这不是离别,而是重逢。

“章扬。”草芥推开文御,跌跌撞撞的冲向他,却被门口站着的检票人员拦住了去路。他们两个就像是牛郎和织女,被王母娘娘划在了银河的两端,但这里没有王母娘娘,只有不近人情的安检人员。

“等我!我一定会很快回来的!”章扬在大声的呼喊,声音却渐行渐远。

“我等你!”草芥声泪俱下,也许是在机场,这样的场面见得多了,看草芥哭的如粗声嘶力竭,案安检人员却没有半点的怜惜之情,任由她滑坐在地上,无人伸出手扶她一把。

“草芥,快起来,地上凉,你会感冒的!”文御很快的冲过来,扶起草芥。

草芥的眼睛始终只看着那个他消失的地方,期待着他的再一次回头,但是时间已经到了呢,要起飞了,呵呵,再见章扬!我会很努力的等你回来!

草芥看着天空中飞过的“大鸟”,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他在努力,那么自己也一定不可以懈怠,应该以最优秀的面貌迎接他的再次归来。

章扬走了,这次是真的走了,她不知不觉的走到章扬家楼下,想了想,决定上去看看。打开门,满是无人居住才会有的味道,坐在落地窗前,想着,这个时间他正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在章叔叔的公司里很忙呢?吃好了吗?睡好了吗?公司有没有漂亮的女孩向他献殷勤,什么都担心,什么都紧张,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他们一有时间便会视频,看看对方的变化,但这样又怎么能看到那些细微的变化呢,隔着屏幕抚摸对方的脸庞,却永远只能触摸到冰冷的平面。对于相爱的人,这些是不够的,但是他们只能这样远远的看着彼此,不能拥抱,感受不到对方的温度,好像对方本来就是存在一个虚幻的国度。

“草芥,出来吃饭了!”何美芸在屋外大喊。

“好,就来了”草芥大声应着。

“我要去吃饭了!你也快些去吃饭吧!别饿着自己。”草芥轻声的说。

“好,你快去吃吧!我一会儿就去了。”

他们便关了视频,来到客厅,满桌子都是她爱吃的菜,感觉自己真是超幸福的,虽然章扬的离开多多少少都让她的情绪不好,但面对还有这么多关心自己的人,又怎么会一直萎靡不振呢?

“草芥,快坐下吃饭吧!”文承看她还怔怔的站在那里没动,轻声唤她。

“哦,好的。”她对着文承笑笑,快速的在餐桌前坐下。

“哥哥呢?”没有看到文御,草芥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呵呵,不用管他,他大概是又去小侠家了吧!”文承轻描淡写的说,好似并没有把文御的不归当做一件事。

“那个。哥哥和小侠他们。”草芥开口想要问问关于上次他答应过要去帮助文御说服小侠父母的事情,但是好像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支支吾吾了半天。

“呵呵,原来我是想着帮助他的,但是现在我又不想了”他无所谓的笑笑,草芥十分不解,难道他不希望哥哥幸福吗?

“你觉得很奇怪?想要问问我为什么?”文承像是看穿了草芥浓重的好奇心。

“恩。”草芥老老实实的点头。

“自己争取来的幸福才会更加的珍惜,如果这样轻而易举就让他们在一起了,反倒是不知道这份感情的来之不易”文承语重心长的说,看着对面的墙壁,草芥回头望望,墙壁上什么都没有,他的眼神显得有些遥远,像是穿过墙壁,看到了之外的东西,草芥不太理解,拥有这样眼神的人让她觉得不自在,好似能够把人看穿一样。

“只是想要让他们更加的学会珍惜吗?”草芥打断了他的遐想,不知道他是不是沉浸在自己的那段过往中不能自拔。

“呵呵,是啊!你们都还太年轻,不太懂得珍惜的定义”他笑道。草芥想要反驳,为什么要说他们太年轻,所以不懂得珍惜呢,这是大人们世界里的一种自以为是,但是她识相的没有说话,只是撇了撇嘴,表示不满。

“怎么?不认同?”大人就是大人,虽然她并没有开口反驳,但文承还是从她细微的表情中捕捉到了她的不赞同。

“不认同”草芥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