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你快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休息”小侠看草芥这副状态,肯定也是强撑起来制止了文御,感冒会这么严重吗?

每日,章扬都守在病房里,任凭何美芸怎么劝都不离开,草芥的劝说他也一样置若罔闻,他的心痛她看在眼里,只好努力让自己尽快的健康起来。

“好吃吧?”章扬喂她喝着汤。

“恩,好喝”草芥人看起来已经精神了很多,但还是只消一会儿便觉得自己浑身没劲,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强撑着张开嘴一次又一次的喝下他递过来的汤,也喝下他的快乐。好几次难受的,在张嘴喝的时候差点吐出来,一次一次的憋回去,如果真的忍不住呕吐,他该有多担心啊。

“呕……”趁着章扬去打开水的工夫,她在洗手间里大吐特吐,胃里翻腾的厉害,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草芥无奈的苦笑,这样子,哪里像是一个只是因为感冒而虚弱的人,有时候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很严重的病,但是没有蛛丝马迹表明,她生了很严重的病。

“草芥?草芥?”病房里传来章扬的喊声,草芥慌忙擦拭了嘴角,然后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庞,使其看起来不再那么苍白,从洗手间里出来。

“章扬”章扬轻轻的唤他,从后面拥抱住他,这一刻觉得很安心,他在身边,她便没来由的觉得心里很稳。

“怎么了?”他握着她放在他腰间的手,笑笑,随后便说:“快,先到**去,你还没有好完全,别又冻着了,你身体这么差,我哪里放心离开”他脱口而出的话,让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一种难言的悲伤在逐渐蔓延,没有人打破这一沉默,都只是不眨眼的看着彼此,好像随时就会分离且永不再见,这是一种多么重的惩罚。

“又下雪了呢”草芥移开目光,看向窗外,雪花飘荡着在空中旋转着掉落下来,融入在无边的白色中,树儿都被压弯了,这是个冬天,很美的冬天,他们却是都不能在一起过一个温暖的年了呢,不觉有些遗憾,多希望能再长久一些再长久一些,但总是要分别的,而这种等待分别的日子,珍惜被不安所替代,手机的每一次想起都让人惴惴不安,也许下一秒就要离开,从不知道,原来分别竟

是一件让人如此忧心忡忡的事情。

“对啊!下雪了呢”章扬顺着她的目光看着过去,窗外是白雪皑皑的一片,屋内虽是开着空调,看到屋外的雪却还是感觉寒冷,这大约是心理作用吧!

他们的手始终紧扣着,不舍得放开彼此,也知道这样安静的美好很快便会消失不见,而时间的洪流是否会把他们冲散呢?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能预知未来。草芥想,或者她应该相信一次街边算命的先生,应该借此来求个安心。多可笑,常对这一切迷信嗤之以鼻,而现在竟动了这样的念头。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原本的寂静与温暖。

章扬和草芥对视一眼,这个时间谁会来?小侠和文御两个人都走不久,何美芸和文承因为上班,通常都是下班后才来,还会有谁?草芥可不相信,是班上那些巴不得她生病以后都别出现在校园里的女同学们,至于男同学,那就更加的不可能了,而且现在是假期,谁会知道。

金融推门而入,草芥怔了怔,连章扬都是比较惊讶的。

“草芥,好些了吗?”金融没在意怔住了两人,径直来到床边,看到他们两个紧握在一起的双手,有片刻的失神。

“谢谢,我很好”草芥笑笑,没想到竟然还有同学关心自己,原以为他会因为之前的事情还耿耿于怀呢,呵呵,现在这样挺好,大家都还是朋友。

“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草芥不由得好奇。

“呵呵,因为我们有心电感应啊!”他看了看坐在一边的章扬,故意开起了这样的玩笑。

“那这心电感应是不是也来的太晚了?我生病又不是今天的事情”草芥拆他的台,不留情面。

“章扬,怎么,见到我很不爽啊?那也没办法,我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看草芥的!这样就不爽了,那你去了新加坡以后可怎么办?我和草芥每日都要在一起那么久的时间。”他一边说还一边偷瞄着章扬的脸色,看到对方脸色铁青,心里好像舒服了很多啊!果然,还是很变态的想法。

“连这个你也知道?”草芥睁大了双眼,这事情可是没有对学校里的其他人说过,他怎么连这个也知道了。

“当然,我是谁!”他颇为

得意的甩了甩额前的发:“怎么?开始觉得我比他优秀了?”他笑起来,无视章扬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气,在这个冬季里,让人更觉得冷了三分。

“算了吧!”草芥撇撇嘴,虽然金融来看自己很感动,但是她可不会傻傻的去附和金融的话,怎么说章扬都才是自己的男朋友,而且现在他已经很不爽了,一直忍着没有开口。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看你男朋友小气的,本来天气就冷的不行,还不停的散发冷气,这空调的暖气,都让他给冻住了”金融捡了个就近的座位随意的坐下,忍不住抱着双臂搓了搓。

“只要你不没事儿找事就行!”草芥笑道。

从金融进房间开始,章扬就不发一言,全程都是草芥在偶尔的和他说话。

“你到底什么时候走?”章扬终于开口了,有些不悦。

“啊?”聊的正欢的两个人都是一愣,这也太直接了点吧!草芥觉得不好意思了,章扬就是这么个性子,总是有话就直接说出来了。

“怎么?着急了?可是我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呢,打算在这里多陪陪草芥”金融看好戏的神情,看着章扬有瞥瞥草芥。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这个人真的很讨人厌啊!”

“哦,是吗?你是第一个”对章扬的言辞犀利,金融好似一点都不在意,也不知道是真的内心强大到无所谓,还是只是装出来的假象。

“哎,我困了”草芥打了个哈欠,感觉有些疲惫,正好也可以借此让两人消停一会儿,现在金融总该回去了吧!

“那你快躺下休息吧!”金融贴心的扶着她躺下。

“恩,我休息会儿,金融,你回去吧!今天谢谢你来看我!”

“章扬,草芥要休息了,我们别打扰她。出去吃点东西?聊会儿天?”金融看着章扬,提出邀请。

“好啊!”章扬倒是也不拒绝,两个人就这样一致决定了,草芥又是一团雾水,怎么两个人倒像是朋友似的,还一起出去吃东西了。

“草芥,你好好休息”金融和章扬两个人都走了,空荡荡的病房里霎时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困意袭来,看着窗外的雪花,眼皮一点点的合上,最后沉沉的睡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