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接到章妈妈的电话,草芥才知道,章扬为了她竟是那么坚持的拒绝了他的父母亲。这一刻的她觉得自己就像个罪人,好像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喂?”

“草芥,我是你章阿姨。”

“阿姨?”草芥惊讶,不知道章妈妈是从哪里得到她的号码的,更不解她这通电话的来意。

“呵呵,亏你还记得我。”她笑了,但声音里却好像有了丝无奈。

“阿姨,您和叔叔还好吗?”

“你叔叔不太好,最近病了,章扬却不肯来新加坡。”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疲惫。

“为什么?”草芥不解,为什么叔叔生病了章扬却拒绝去新加坡探望。

“因为你叔叔想要把公司一点点的交给他,他坚持反对,我想着这大概是因为你的缘故。”

不知道后来还说了些什么,草芥觉得自己脑袋很混乱,章扬是为了她所以拒绝去新加坡的,自己多自私,竟捆绑住他,章爸爸还在生病,章扬却因为她而拒绝去看望他。

草芥的心钝钝的疼,这是不是就是她曾预言的“身不由己”,那么现在,章扬是时候要离开她的身边了吧!纵然有千万分的不舍也必须要把他推开是吗?

“小侠,怎么办怎么办?”心里明明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却还是忍不住的寻求他人的帮助,好像这样就会多一个选择,但事实上根本就没得选择了,她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怎么?”小侠看着这个抱着自己不肯撒手的草芥,心里也多了一些慌张。

“章爸爸生病了,章扬却因为我不肯离开这座城市,我应该主动放手是吗?”这是一个必然的决定,虽然心会疼。

“啊?生病了?”小侠从来没有听说过章扬家的事情。

“恩,他应该去到他父母的身边,他应该尽他做儿子的义务!”应该去照顾生病的家人,应该去接手他父亲的公司,毫无疑问,这个时候应该要和家人在一起,他们都需要他。

小侠抱着她给她无声的安慰,大家都知道,他离开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但依旧无法停止内心的痛楚。

“草芥,这几天你是怎么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章扬气喘吁吁的跑到了草芥家,见到眼前的人儿便放下心来,想起

之前给文御打电话,他也只是说不清楚,他都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什么大罪过了,以至于草芥竟然这样狠心。

“章扬,你来了啊?晚上在这里吃饭哦”何美芸倒是很热情,草芥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也没有看他。

“哎,你来,我有话跟你说”文御拉起章扬,示意他跟着他走。

章扬不解的看了看他,也没有多问什么,跟着他到了他的卧室。

“怎么了?”他感觉文御是要告诉他一些什么事情。

“你真的不知道草芥怎么了?”文御问。

“我最近没有做什么事情惹她生气啊?”章扬使劲的回响,但自从那天买完窗帘之后,好像草芥就开始对他不搭理了,当时忙着找工作,也没有太过于注意,现在想来,那之后自己打电话她是不接,发短信也只说很忙,难道那天自己做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情?

“别想了你爸爸是不是生病了?”文御开口给了他一点提示。

“你怎么会知道?”章扬很是诧异,这件事情自己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你妈妈打电话给草芥了。”

“她怎么会。”

“呵呵,应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道你父亲生病了,但是你这个儿子却拒绝去看望”文御也替他们担心,但这些事,好像真的是没得选择,别说现在是因为章爸爸生病了,章扬本来也答应过他们在毕业后就要去新加坡的。

“你自己看着办吧!”文御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走出去了。

草芥都知道了,她是在生气吗?他也曾很犹豫,他很想去新加坡看望生病的爸爸,但是这一去,恐怕是回不来,他们一定会用尽全力留下他,那么草芥呢?草芥要怎么办?他们要就此分开吗?如果自己真的决心要走,她是不是会一怒之下与自己分手呢?且不说他是如此的舍不得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金融,他怎么放心的下。

“草芥”章扬回到客厅,坐在草芥的身边,双手不安的绞在一起。

“章扬。”草芥回过头来看着他,这个自己兜兜转转爱上的人,他有他应尽的责任,这些天想了很多,如果爱,是不是不应该让他为难呢?是不是不应该让他成为一个不孝的人呢?

“恩?”他开心的看着她,她终

于愿意好好的跟自己说话了,但为什么她的眼神却那么复杂,难过、不舍、还有坚定!

“你去新加坡吧!”原以为自己会需要很多很多的勇气,才能把这句话说出口,或者就算是有了很大的勇气,依旧会说不出口,而现在自己却能这样平静的开口,把他推向远方,怎么会只有他担心失去她,她也是那么的害怕,他会不会爱上别的人。

爱一个人,总是会害怕自己不够优秀,害怕自己不能留住他(她)的心,而他们这个时候都是这样的担心着,这样的距离会不会使他们都遗落了爱着彼此的那颗心。世间的变化千千万,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或者还会有下一个“身不由己”。那时候又该如何呢?

“你说什么?”章扬不敢置信的睁大了双眼,草芥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来。

“去新加坡吧!”草芥重复了一遍。

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有多害怕,害怕他没有一丝犹豫就说“好”,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真就是拖了他的后腿了,她想到,那个时候自己的心肯定会在那一瞬间就粉碎,再也无法拼凑完整。

“你真的要我走?”他不明白,为什么草芥会把他推开,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他不敢想象。

“我会等你!”草芥开口,她无法预测这期间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她愿意这样等待着他。

“我害怕失去你!”章扬很矛盾,一边担心着父母,一边又害怕失去草芥,他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草芥替他做了这个决定。

“你有你应尽的责任,我不能禁锢你”如果他真的弃父母于不顾,草芥也是断然不会再这么爱他了,他们的爱也同样不会得到祝福。

“我应该去的”他败下阵来,虽然舍不得她是真,但是这些天也因为心里的愧疚而无法入睡,也许他应该做好该做的事再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会等你!我会等你!”草芥附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

草芥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伟大过,她不再觉得悲伤,他们应该各自努力,成为更优秀的人,才能成为彼此引以为傲的伴侣!

因为章扬并没有移民新加坡,所以他们还有一段日子在一起,等待签证的日子,好像很漫长但对他们来说却是太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