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美芸便每天变着法儿的给她炖一些大补的东西,每天都是躺在**吃,感觉自己都胖了一圈了,但每天看着她吃完她就会显得很开心,草芥也不能拒绝这样的好意,所以每次都是大口大口的吃光。

“阿姨,您去上班吧!我今天没课,我在家里陪草芥”文御的话无疑是解救了草芥,每天都被妈妈守着,她几乎要疯掉了,虽然头还有些轻微的晕眩,但是不至于连床都不能下吧!

“那好吧!我下了班早点回来!”她确实也有好些天没有去上班了,也没有拒绝。

看着何美芸走了,草芥简直是重生了,家里就是她一个人的天下了。

“好了好了,你悠着点,好好穿着鞋子,可不能再冻着了,温度够不够,要不要我再调高点?”看草芥兴奋的鞋子都没有穿,文御就不淡定了,生怕她再稍微一冻着有个好歹,拿起床边的拖鞋一路追着她到客厅。

“不用哥,其实我都好的差不多了,但是老妈就是老担心,我身体倍儿棒了,哪里有那么虚啊!”草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

“吃不吃苹果?”

“我想吃酸奶!”草芥嬉笑着看他。

“不行!酸奶是凉的,你现在不能吃,等好了再说!”文御果断拒绝,开玩笑,那么凉的东西怎么能吃,她现在才稍微好一点。

“哥……”

“没得商量!苹果和梨你选一个吧!”文御打断了她的念头。

“那就苹果吧!”草芥笑起来,虽然没能吃到酸奶,但是哥哥的关心她还是全部收到了的,很开心,就算不吃酸奶也没关系。

“哥,给小侠打个电话,叫她来玩儿吧!我多无聊!”草芥无奈的撇撇嘴,日子真是没劲透了。

“你忘了小侠在上课?自己在家里生病休假,还以为她和你一样呢吧!”

经文御这样一说,草芥才想起,现在自己还在休病假,而小侠还在上课呢。

“你要是无聊也行,我已经给你找玩伴了!一会儿就到!”文御神秘的说。

过了不过半个小时,章扬来了,看到章扬才反应过来,当时文御为什么笑的那么贼,原来是喊来了章扬。

“草芥,好点儿了吗?”章扬看着她笑,甚是明媚,连带着这个冬天好像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恩,我好多了呢”草芥笑

笑。

“哎哟喂,你们就别那么生疏了吧!还整得这么客套,瞧瞧瞧瞧,章扬多关心你,还给你买了水果,就知道你是个吃货!”文御接过章扬手中的水果,笑看草芥,草芥再一次脸红了,她总是改不了脸红的毛病,几乎一眼就能让人家看穿自己的心思。

“饿不饿?”章扬没来由的问了这么一句。

草芥呆愣愣的一下没反应过来,怎么好端端的这么问,但还是答道:“还好,今天早上吃了好多炖的东西,吃的我根本就不想吃东西了”,想着早上的那一大碗鸡汤,草芥都犯恶心。

“呵呵,如果你想吃的话,我给你炖个鱼汤,这样喝起来不会太腻人,而且保证味道鲜美”他看着草芥一脸痛苦的表情,笑了起来,最近学了一道炖鱼,决定来做给她试试。

“你还会炖鱼汤?”草芥一直都以为他只会做红烧或者清蒸什么,没想到还有这一手。事实上从前他确实是不会,但是草芥这些天生病,他就在家苦练了好多天,只等着有机会来展示展示。

“恩。”他笑了,看她的眼睛一亮一亮的,顿时觉得这些天的苦练没有白费,看来对鱼她还真是没有不爱的。

“那我要吃!”草芥也不客气,感觉因为这次生病,他们的关系好像又稍稍靠近了一些,这场病来的真好啊!她不由得在心里狂喜。但想到妈妈担心的目光,又觉得自己这样想真是大大的不孝,又有些气自己这么的不懂事。

“怎么了?”看她突然垮下来的脸,章扬问。

“没事,呵呵”草芥笑笑。

“哎,我说,章扬你来了的话,那今晚你来做饭吧!你知道,草芥最喜欢你的鱼了”文御从厨房探出头来,满脸讨好的意味。

“好!一会儿我去市场买条鱼”章扬满脸笑容应下。

“别介,我现在去买,你们聊着,呵呵”文御开口,既然有人承包了做饭这个活儿,他去买个菜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正好能给他们两人腾个空间,何乐而不为呢!

看文御笑的一脸深意的出门了,草芥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

“那个。你吃苹果吗?”草芥没事找事的问,看着自己手里咬了一口的苹果,莫名其妙的就问出口了。

“你是要请我吃你手里的这个?”见她只是看着自己手里拿着的苹果,他似笑非笑的问。

“那

个……不是”草芥急忙想解释。

“你要是请,我也乐意啊!”他笑开了,草芥仿佛回到了三个月前,那个时候他也会这样轻松的和自己说话,一切都好像是在梦中,见她呆呆的没有反应,他握住她的手,就张口准备咬下一口苹果。

“不行!”草芥慌忙夺过。

“怎么?还舍不得?”他是一脸错愕的看着这样的草芥。

“不是的那个我在生病”草芥觉得自己的舌头有些打结,她真没别的意思,只是自己生病了,自己吃过的东西还是别让他吃的好,不然把病传给他那就麻烦了。

“我不介意!”他再一次握住她的手,张嘴咬下,还舔了舔嘴唇,没有吃的人看起来都会觉得苹果一定是非常的可口,让人看着都会想要吃,草芥的脸不受控制的再一次升温。

“你不吃?”看草芥只是怔怔的看着他然后又看看苹果,他问:“难道是嫌弃我?”

草芥有些尴尬,他刚刚咬了苹果,自己再去咬一口会不会有一些太暧昧了?但自己也是喜欢他的不是吗?她脸红红的,万分娇羞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张开嘴,轻轻的咬下一口,感觉这个苹果好像真的格外的甜呢。

“好吃吧?”章扬坐的很近,草芥闻到了一种安心的味道,她渐渐的有些迷失了,困意袭来,她感觉自己再一次承受不住眼皮的重量了。

半天沐浴等到她的回话,有些奇怪,低下头来一看,章扬不由得觉得好笑,她竟然吃了一口苹果,说睡就睡了。

熟门熟路的找到毯子给她盖在身上,看着她甜美的睡颜,他的心没来由的很是欢喜,终于,终于他可以再一次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了,而她竟然也对他的爱有了回应,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就在前几天,他还在因为她生气,竟然当着他的面和金融眉来眼去,还言语挑逗,还把他给她的钥匙放在桌子上,本来是心情极好的回来,看到钥匙的时候就怒气上头,她这是要和自己断绝关系吗?所以才把钥匙留在了那里。

想起来,她的“恶行”还真是不少,看在她生病的份上就先不和她计较,等病好了再来好好说道说道。睡得正香的某人哪里会知道他的心思,大约是梦中有好吃的东西,还砸吧砸吧了嘴巴,看的章扬是一阵心痒,忍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大概是胡子没有刮干净的原因,呵到了她的额头,她不满的哼了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