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看小侠倒是一脸的兴奋。

草芥看着篮球场上奔跑的传球的余纪文,他的9号球衣,他的白色运动鞋,他的短发,他短发上的汗水。草芥眼里就只看到了这些,黄昏的光照在他的身上,仿佛为他披上了一件金衫,每一个动作的优雅,都深深的牵动着草芥的心。

草芥忽然很希望时间停留,就在这一刻,他忙他的,她坐在这里看着他,距离不会太远足以看清他。

“你是喜欢纪文?”章扬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旁边。

小侠一脸的兴奋:“对呀对呀!草芥喜欢余纪文呢。”

“怎么说呢?喜欢他很辛苦的。”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走了,草芥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什么意思?

7班在6班的侧面,草芥每天下课不是和小侠在操场上看他们打球就是站在走廊上晒太阳,晒太阳是假,偶尔有意无意的瞥一眼6班的教室,看看余纪文是不是在,如果在的话,草芥就会很开心,总是会有意无意的看上一眼,却又害怕有人看穿她这样的心思。

余纪文看起来很有心事的样子,草芥很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却又不敢去打听,好在小侠是个八卦的主,有什么消息都会告诉她。

“听说余纪文有女朋友不过大家都没有见过。”小侠神秘兮兮的告诉草芥。

“听谁说的?”

“杨东。”

“你和杨东什么时候这么密切了?”草芥诧异。

“没有,就是偶尔聊聊,这不是为了打听章扬么,结果探到了余纪文的事情。唉优秀的男人是不是都故事多?”小侠兀自感慨。

他的故事是怎样的呢?谁会是被幸运之神眷顾的女孩,得到了他的爱恋。

“草芥,最近总感觉你魂不守舍,学习有困难?”何美芸发现最近的草芥有些不太正常。

“我没事,妈妈。哥呢?”

“在房间里。”

“我去找哥。”草芥一路小跑上楼。

文御的房门开着,正坐在书桌前安静的看书,草芥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打扰他,却又不知道是不是该问问哥哥余纪文的事情。

“草芥?”文御看到了站在门口犹豫的草芥。

“哥。”

“有事吗?”

草芥走进了他的屋子,满室书的清香,这让草芥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明明就像个痞子一样,谁能想到他竟然有满屋子的书,而且是个如此上进的人。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像个痞子。”草芥说。

“哈

哈,痞子?那时候完全是杨东闹的,我也没说什么。”

“你不是还喊我美女呢么?”草芥说。

“我可没喊呀!那是杨东那小子随便变个声音说的,想寻你开心,然后有自言自语似的回,让你以为是我了吧?”

“那你们还喝酒……”

“都成年了,喝酒又不是什么禁止的事情,只是学校有规定而已。”

算了,草芥想,本来想打听余纪文的事情,却和他争论上了这些事。

“你是还有别的事情吧?”看草芥一脸愁苦的样子,文御大约也猜到了。

“哥,我……”草芥正在犹豫着该这么开口。

“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我一定要告诉你离余纪文远点”文御看着草芥平静的说。

“哥你。”

“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你压根儿就不会掩藏自己的心思,自己还以为藏得很好吧?相信有眼睛的人都看出来了。”

草芥闹了个大红脸,原来自己小心翼翼的遮掩,竟是如此的蹩脚。

“我没有。”草芥试图解释。

“不是最好,喜欢谁都别喜欢余纪文,这是我站在哥哥的立场上对你说的话。”文御看草芥发白的脸色,“我不是针对什么。但是余纪文是真的不行!”

“为什么?”

“因为他不可能再喜欢任何人。”

草芥没敢再问下去,匆匆走回自己的房间。

“草芥,你哥喝醉了,你来看看他吧。”哥哥的号码,章扬的声音。

“我哥怎么了?你们在哪里?”

草芥匆匆忙忙赶到的时候看见所有人都在,杨东,章扬,郭胜利,还有余纪文。

“我哥怎么了?”草芥抬头询问。

“谁知道,大概是和柳荫吵架了吧!”杨东说。

“你们怎么不劝着点!”草芥有些生气。

“草芥你别生气,你哥要喝我们拦不住啊!估计又是柳荫,上次就看见他和一个男的手挽手走在一起,上次我就和文御一起撞见了,他就喝的大醉,搞不好这次又是的。”郭胜利开口。

“什么?那个臭女人还和别人在一起?”杨东又激动了。

“杨东,你冷静点。”章扬拍拍杨东的肩膀。

“吵什么,别吵我。”文御嘟哝一声。

“哥,你醒醒,我们回家了。”草芥推推文御的身体。

“草芥?”大约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文御渐渐清醒过来。

“走吧!我们回家。”草芥扶起

文御。

“我送你吧!”章扬开口。

草芥刚想拒绝,杨东又开口了。

“那正好,看哥现在这样子还没有完全清醒,草芥肯定是扶不动他。”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把他们送上了出租车。

一路的沉默。

“谢谢你送我们回来,再见”草芥扶着文御转身。

“草芥,你是喜欢余纪文吗?”

“没有的事。”草芥没有回头。

“喜欢他注定会受伤。”

“你是喜欢我妹妹吗?”文御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回头看着章扬。

“如果是呢?”

“是就好好的追,比起纪文我觉得你更合适。”

“哥,说什么呢你。”草芥慌慌张张,这两个人都不顾忌什么,直接拿她开起了玩笑。

见文御已经清醒了,也没再管他,自己进去了。刚才只是开玩笑,别当真别当真,快点清醒。草芥狠狠的拍拍自己的头,眼前闪过那双深邃的眼眸,顿时清醒了很多。

不知道文御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不知道他们后来说了些什么,这些草芥完全不在乎,虽然他们都说喜欢上余纪文会手上,但是草芥的目光还是无法从他的身上移开。

她想过最糟糕的不过就是有喜欢的人,她也可以默默的看着他。直到后来,这一切越来越失控,草芥才发现,原来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只祝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现在的草芥并不知道。

“草芥晚上一去出去散散步吧!”小侠心情颇好。

草芥欣然允诺。

有时候真是不得不相信,你怕什么来什么。

在江边的时候遇到了章扬和余纪文,草芥的心怦怦狂跳,余纪文今天穿了件格子衬衫,脚上永远是一算白色运动鞋,却让看的人不觉得腻。

“章扬哥。”小侠挥着手臂高喊。

“没想到这么巧啊?你们怎么也在这里?”章扬开口。

草芥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围绕在余纪文的身边。

“纪文。”远处传来一女孩的声音,草芥顺着目光看过去,顿时自身被自卑的情绪包裹。

百褶短裙,长发,瓜子脸,高挑,身材很好。草芥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短发,短裤,拖鞋。

“小侠,我们快走吧!”草芥低声请求。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本来想偷偷离开的草芥,却让小侠误以为她是哪里不舒服。

“草芥,你怎么了?”走没走成,却让章扬注意到了她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