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芥撇撇嘴,觉得无聊,又去客厅看电视,他们两个人神色凝重的,各自思考着,偶尔有低声交谈几句,看到草芥的身影便闭口不言,一致的看着她,这感觉跟看猴子似的。

草芥也不搭理他们,打开电视来,兀自看着,尽量当他们不存在。

“草芥。”文御这声音听起来颇是痛心疾首,草芥还奇了怪了,这是什么意思,她不过也就是穿了件他的外套又没做什么,好像她就要嫁给这个他不满意的人了似的。

“恩?”草芥倒是很好奇他想说什么,看章扬那副不言不语的样子也来气。

“你别喜欢金融。”他支支吾吾。

“为什么?”草芥倒是很好奇,为什么就不能喜欢金融了?虽然她也根本就不会喜欢上金融,但也是十分的好奇,为什么哥哥为了这点事竟然能这么一副愁苦的样子,就算当初他喜欢余纪文的时候也不过就是现在这样的紧张感。

“金融他不适合你。”

“那谁适合我?”草芥觉得自己有些咄咄逼人,他说余纪文不适合自己,没错,后来确实就吹了,他说章扬适合她,但是章扬呢?现在不是一样的有着女朋友,还那么亲昵的在她面前秀恩爱,这就是适合她的人?

“……”文御被草芥这样一顿抢白,脸色一片灰败,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草芥突然觉得自己好过分,哥哥是为自己好,自己为什么非要这样激怒他呢。

“对不起哥。”草芥有些后悔,不,是很后悔,明明是一家人,却总是忍不住说话伤人。

“没关系,我知道你的意思。”草芥的道歉,他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自己当初说章扬会是适合她的人,但是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却变成这样,明明两个人都不想这样,但是行为却又是相反的。看了看坐在身边的章扬,然后又看看,微微笑,好像一切玄机他都已经洞悉了一样。

“好了,吃饭了,章扬快来,阿姨做了你爱吃的鱼”何美芸喊他们。

“阿姨,你弄错了,喜欢吃鱼的不是章扬是草芥,而章扬是喜欢做鱼”文御大笑起来,一语道破这个错误,草芥无数次觉得他是故意的,偷偷看了一眼章扬,他好像也有些微微的不好意思。

“哈哈,看我这记性,不过章扬喜欢做鱼,我们草芥喜欢吃鱼,那还真是天生的一对啊!”何美芸大笑,好像这就是命中注定一样,很显然,章扬虽然没有告别的离开两个月,但是她对章扬的喜爱真是一丁点儿都没有减少。草芥有时候都怀疑,也许章扬是个巫师,对妈妈下了巫法,所以妈妈总是那么偏爱他。

草芥对何美芸这样的话显得有些紧张,甚至有些隐隐的期待章扬会说些什么,但对方只是礼貌了对着何美芸笑笑,根本看都没有看向她,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瞎想吧!人家现在根本就不会再因为这种玩笑而感到窃喜了,感觉这两个月,两个人的身份心理活动都转换了一下,章扬当初也是这样的心情吧!唉,不由自主的叹口气。

“干什么,对这菜不满意?”何美芸没忽略她这一声小小的叹气声。

另外两人的目光转过来。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妈妈做菜可是最好吃了”草芥堆起满脸的笑意,夹起一大块鱼,往嘴里放。

“那你叹什么气?”文御又插进话来,草芥觉得今天他都是故意的,自己都已经圆了,他却也又来挑起这个话题。

“没什么,吃你的吧!”草芥夹起一块鱼丢进他的碗里,恶狠狠的瞪瞪他,却没有惹来他的不满,反而是大家的一阵轻笑。

草芥无奈,只好继续低头与食物作战。

“章扬,看看,阿姨炒的这个牛肉你喜不喜欢吃”何美芸热情的夹起牛肉放到章扬的碗里,一边还在不断念叨:“看看你,好好的怎么去新疆,那边天寒地冻的,你都瘦了”。

“谢谢阿姨!”章扬抬起头来,一阵感动。

“客气什么,多吃些,只要你不嫌弃阿姨的手艺就好!”

“妈,你也太偏心了,也不怕哥哥吃醋”草芥觉得,每次只要有章扬在场,她就被完全忽视了。

“你以为文御和你一样?这么大了,还计较这个?”何美芸丢来白眼,每次章扬一来,自家女儿就像是争宠一样的往她面前挤。

“呵呵,阿姨对我我可是心知肚明,哪里像你一个小孩子心性,动不动还吃醋”文御笑了。

“哼”草芥不满的哼道。

“吃鱼

”章扬夹起一块鱼放进草芥的碗里,草芥呆呆的看着碗里的鱼,他终于是要和她开口正常说话了吗?

她欣喜的抬起头看向章扬,却发现对方已经低下头在吃饭,根本没有再看她,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一样,但是碗里的这块鱼却是真的,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里。草芥当时还在不断的想,这鱼上会不会还有他筷子上的口水,想起来一阵脸红不已。

“天呐!章扬给你夹了块鱼,你竟然就脸红了?我没有看错吧?”文御没有放过草芥欣喜后有些失落,然后脸红的转变,心里窃笑。

“哥!”因为文御的话,草芥从自己的幻想中清醒过来,脸更加的红透,一来是因为自己刚才的想象,二来是因为文御就这样直白白的说出来,感觉自己刚才的心思都被大家知晓了一样。

章扬也抬起头来,看着她这一系列的表情,微微的笑,他的笑让草芥如沐春风。

“得了,这女大不中留啊!”文御还装腔作势的又说了句。

“怎么?现在觉得章扬优秀了?”何美芸也适时的插进来一句。

这哪里像是妈妈和哥哥啊?就和她爱开玩笑的朋友一个样子,竟然拿这种事情来取笑她。但她也确实喜欢这种家庭氛围。不像小侠,曾听她说起过,家里管教很严,别说一起开这种玩笑了,即使是在别人口中听到关于她和别人的只字片语,回家也是好一顿审问,真是苦了她,和哥哥交往这么久,都不知道是怎么瞒过家里人的。

“章扬可是出了名的优秀,我哪里敢现在才发现”草芥语气有些酸溜溜的,想起了那个叫金心的女生来。

“呵呵,早发现,早发现怎么还对人家不温不火的”文御抢白。

草芥不说话了,要是早发现,自己还至于现在这样子吗?说起来也真的是烦躁不已,早知道自己会真的对章扬这么在意,当初他对自己那么在乎的时候自己又怎么会态度恶劣,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早知道”,所以才有后来的这些折磨。

章扬的话明显的比以前少了,大概只是因为她在场,所以才没有以前的那么活跃,她心里免不了失落,但又拉不下来脸,去主动跟人家有说有笑,她害怕,怕自己的热脸贴了别人的冷屁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