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不像是当初喜欢你的感觉,但是他总是会出现在我的脑海,我总是会想念他,看不到的时候想,每次一想到他可能有了女朋友,可能会牵着她的手,他们会亲吻会拥抱,我就难受的不行!”草芥如实说道,现在的余纪文对她来说更像是一样无话不谈的朋友。

空气里都是冷沁的份子,有谁会像她这样,傻傻的站在走廊,而不是呆在教室里和同学们热火朝天的瞎聊着,天像是有些灰又像是有些蓝,这样的模凌两可的状态,确实截然不同的心境。

“你肯定是喜欢他的!我那时候就看出来了,大约你自己还没有发现吧!”

余纪文的信息让草芥又开始神游,最近她想的事情越来越多,有时候自己都觉得在这样想下去脑子一定会爆掉,她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因为用脑过度而死掉的人。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因为手上的冰凉低下头来一看,才发现手上滴了一滴水,才抬起头,就看见一片的大雨瓢泼,雾蒙蒙的,在这个冬季,突然下起了这样的大雨,很不幸的,今天她没有带伞,连老天都要折磨她吗?大雨中的校园可真美,或多或少几个在雨中奔跑的人儿,亮色的衣服,为这个校园添上了更美的一笔。

“草芥,晚上我们大家在蒲八碰面”文御发信息给草芥,明知道小侠和她在一起,为什么就非要多此一举,草芥真是服了这个哥哥了,不过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呢?难道是章扬回来了?

“为什么今天碰面?”草芥迅速的打下这几个字发了过去。

静静的等待回复,脑海中设想了很多种可能,文御迟迟没有回复,草芥有些心急了。

“哥?为什么?”草芥又发了一条,这回倒是回得很快。

“没什么,就是大家聚一下!”明显的很敷衍,草芥不满意这样的答案。

“是章扬吗?”草芥试探的问。

那边再一次没了动静,草芥的心七上八下的,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晚上,蒲八门口,碰到了郭胜利,他好像在等谁。

“胜利哥,你在等谁呀?”草芥好奇的问。

“哎,等章扬呢!那臭小子说带女朋友回来,我这不是在等”他有些焦急,话顺口就说了出来,马上反应过来旁边站着的人是草芥,眼神左右飘忽起来。

女朋友

?他还真的带了女朋友回来?草芥的心开始觉得疼,不是很累,像是被人生生的拽在手里,有些呼吸困难。

“胜利哥,我哥他们到了吗?”草芥装作不在意的岔开了话题。

章扬,你是真的带女朋友回来了吗?草芥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她不敢想如果她就站在这里,这个时候章扬和她的女朋友来了,她应该怎么办。

“他们到了,在里面呢,你快进去吧!”郭胜利大概也知道她的想法,为了避免这样的尴尬,还是早点让她进去吧!也不知道章扬这小子搞什么!莫名其妙的搞个女朋友出来。

“恩。”草芥抬脚进去了。

才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郭胜利大叫着章扬的声音。她赶紧跨进去,躲在门后,她不敢看,不敢呼吸,生怕被谁发现了,她什么都听不见,闭上眼睛,不断地深呼吸,眼泪却不受控制的一滴一滴掉下来,她庆幸,这里刚好有人高的大盆摘,挡住了视线,他们应该看不到她,捂着嘴不停地掉眼泪,觉得这个世界太乱了。

听见他们走进去的脚步声,她始终没有勇气抬头去看向那个日思夜想的人,没有勇气去看那高鞋跟主人的面孔,她觉得自己快要奔溃了,她再也无法走进去。

“草芥?”不知道是谁的声音,草芥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看过去,是杨东。

“东哥。”草芥泣不成声,觉得更难过了。

“怎么了?怎么在这里哭?发生什么事情?”他扶着草芥摇摆的身体,关心的问。

“东哥,章扬章扬有女朋友了。”说着说着,眼泪更是汹涌,像是受尽了天下的委屈。

“你看到了?他说那是他女朋友?”

“没有,但是确实有个女的,大家也都这么说”草芥借着他的力站起来。

“哎呀!别听他们瞎说,章扬自己没有亲口说,你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相信了?”难怪说爱情让人变得盲目不理智,章扬自己都没有发话,这些都不过是几个大男生凑在一起猜测,有没有得到当事人的认可。

“他都带来了,不是女朋友还能是谁”草芥也钻起了牛角尖,感觉杨东只是在安慰自己而已,那么明显的事情,却还在帮章扬说话。

“我们进去确认一下好不好?”杨东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在想着怎么把她劝进去,这章扬也真是的,干什么要玩这种把戏。

“东哥,我不去了,你帮我跟大家说一声吧!”草芥转身想走,但马上又回过头来:“就说我临时接了个电话有事去,东哥,你帮我兜着,别让我更丢人了。”说着说着,眼泪又不由自主的留下来。

“哎呀!你现在跑掉不是让人家抓住你把柄,等下还说你是胆小鬼,要输咱也要输的漂亮,而且你也不一定会输啊!”杨东还在开解她。

但这个时候的草芥明显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只是想离开这个地方,躲进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

“草芥……”草芥还没来得及走,文御的声音就传来,跟在后面的还有小侠和郭胜利。

这些人都出来了,那章扬呢?他和那个女孩在包厢里?他都不想出来见她一面?

“哥,我有事儿,我要先走了,我们下次再聚吧!”草芥慌张的找着借口。

“哎,你等等,瞎跑什么,来了就进去吧!”文御开口,看到草芥眼睛红红的:“你怎么了?哭了?”文御吃惊不已。

“没有!”草芥撇撇嘴,低下头,不让他们看到她的眼睛。

“没事儿就好,快进来吧!章扬已经到了呢”文御说着,小侠也来拉她的胳膊。

在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攻击中,她艰难的踏进了包厢,却始终不抬头看章扬。

“章扬,看,草芥来了呢”郭胜利欢呼着。

“草芥,好久不见!”他站起身,走过来,草芥感觉他由远而近的心跳和呼吸,自己也惊讶于竟然能把这一切还听得这么清晰。

“好久不见!”草芥抬起头勉强笑笑。

章扬还是章扬,几个月不见,变了很多,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但就是觉得不一样了。他看着她轻轻的笑,眼神中再也没有从前的爱恋,笑意好似未达眼底,只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草芥的心在接触到章扬眼神的那一刻便凉了,那里看不到从前他对她的爱意,他的温柔已经给了她人了是吗?草芥的眼睛开始蒙上了一层雾气,看不太清楚真实的他。

“怎么了?怎么看到章扬还激动的哭起来了”郭胜利调侃到。

“章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回来就惹草芥伤心”杨东也在旁边附和。

大家笑作一团,草芥觉得自己像极了小丑,擦了擦眼睛,才发现满是湿意,不知道何时已经流下泪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