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怎么会?上次打电话听他的口气对你是挺满意的啊!”何美芸不相信。

“真的,也许是之前没看到我本性吧!你看看我,整天穿的这样子,头发也乱糟糟的,哪个男生会喜欢!”为了增加可信度,草芥毫不余力,把自己贬的是一文不值。

文御在旁边捂着嘴偷笑,何美芸也忍不住轻笑起来。草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把自己说的差劲至极,但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也收不回,只是脸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

“难得,你也知道你自己的毛病,那就好好的给我改!”何美芸撂下这句话,就去厨房忙活了。

文御坐在沙发上身体一抖一抖,眼睛飘向窗外,不看她。草芥怒气腾腾,往沙发上一坐。

“笑个屁啊笑!以后你要是还弄这些事出来,我就不认你这个哥!”草芥撂下狠话。

“章扬回来了”文御没有反驳她,幽幽的丢出这样一句话。

草芥的心里在翻江倒海,内心里像是燃起了接二连山的烟花,内心的窃喜远远的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很想尖叫,很想大喊,但文御还在看着,她面上一片平静。

“你不表示表示什么?”文御好奇。

“他和女朋友?”草芥呐呐的开口,想起来之前还听说有这么一出。

“恩?你介意?”文御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草芥不说话了,但是脸上迅速的升温,她知道自己又不自控的脸红了,没回答他赶紧就往房间里走去,还撞上了柜子角,膝盖生生的疼,不敢回头看文御的表情,直接跑回了房间。

他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草芥心里一阵狂喜,又不敢大叫出声,把头捂在被子里,严严实实的盖住,抱着枕头光头在被子里狠狠的笑,不知道的人只看到被子下的人一抽一抽的,还以为是在哭呢。

草芥心情极好的开始收拾房间,还一边哼着歌,窗外的桂花树更高了,但是已到冬天,要说开花,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期待明年是不是可以看到它的美丽,闻到它的芳香。

何美芸打开门看到这一幕,是相当的诧异,文御倒是笑而不语,草芥也不去解释,难道自己不说,只是收拾收拾房间哼哼歌他还能知道些什么,切,不管他。

“不会吧?刚才意识到自己的缺点,这就开始改正了!”何美芸不太相信。

什么啊!还在提刚才的那档子事!草芥有些愤愤,但是心情太好,所以就把这件事直接的忽略掉了。

“草芥草芥,章扬回来了,你知道吗?”小侠兴奋的拉起草芥的手,一阵欢呼,不知道的海以为她喜欢章扬呢!

“你兴奋什么?别忘了,你有我哥了!”草芥酸溜溜的说。

“我这是替你高兴啊!笨蛋!”小侠无奈的看着草芥,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读书那么聪明,怎么遇到这事儿就笨的无可救药!

“为我高兴什么?”虽然大概知道了小侠所指,但又不太好意思承认,怕别人知道她对章扬已经不再像从前那般了,这小小的心思,恐怕也只有她自己以为掩藏的很好。

“当然是你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啊!”小侠欢呼。

“他不是有女朋友?”草芥没忍住追问。

“唉,你不要他但是还是会有很多人喜欢他的啊!这也不能怪他,是你自己不在乎他的,只好去找在乎他的人了啊!”小侠一副难过失望的样子,草芥心里的石头更沉了。难道说自己这样的猜测都是真的?

一整天闷闷不乐,但是小侠看到她的这幅模样,倒是比平常看起来还要开心,她不禁觉得是不是真的自己“交友不慎”,自己都这么难过的样子了,她却是毫不在乎。

“草芥,晚上我们去蒲八哦……”小侠朝她眨了眨眼睛。

“去蒲八?有什么高兴的事情?”草芥懒洋洋的问。

“你不知道,文御哥没告诉你?”她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看小侠的神情,好像还是件挺重要的事情呢。

“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啦!”小侠马上堆起满脸的笑来改了口,想要掩饰这也做的太明显了吧!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草芥好奇的不行,两个人呆在一起久了,果然容易被传染,这好奇明明就是从小侠哪里染来的,自己从前哪里是个这样的性子啊!

“哎呀!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吗?你别为难我嘛”小侠不安的扯扯自己的头发,明显的就有扯下几根来,这是有多紧张她打破砂锅问到底啊!

“再扯头发就没了!”草芥好心的提醒她,看她那么愁苦的样子,也不愿意再去追问了。

已是入冬的天气,呼出来的气在面前形成短暂的白茫茫的雾,天气还不算太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雪,草芥有时候也忍不住鄙视自己,大概人本来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明明怕冷怕的要死,不喜欢冬天,却又非常的爱下雪的时候,喜欢看白茫茫的一片,大约人都是这样的吧!

“下雪了吗?”余纪文发来短信。

本来还以为他是真的打算一辈子不联系自己了,没想到某一天却受到他兴奋至极的电话,说是在济州岛散心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挚爱,多奇怪,来跟自己前面喜欢的女孩子来讲他遇到了自己的挚爱,草芥当时愤愤的,觉得他这摆明了就是在炫耀!但是没办法,人家有炫耀的资本,而自己还是在这个原地,也不知道在等待些什么。

草芥突然觉得,对她来说,余纪文是一见钟情,但对余纪文来说,也许那个女孩才是一见钟情,愿他们会有好的结果,草芥在心底默默的送上祝福,自那以后,总是能接到余纪文的短信或者是电话,大多数时候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你说女孩子生日应该送什么比较好?”

“你说我应该怎么跟她表白?”

“看电影一般女孩子应该都喜欢的吧?”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好像是一个孩子,生怕自己做错了一些什么事情,引来大人的不满,他终于也是找到了可以降住他的人了,这样真好,以后大家都还是朋友。

“哪里这么早,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的天气,恐怕还得几个月呢!”草芥打下这几个字发过去。

这都过去半个多月了,他们都说章扬回来了,开始的那股兴奋劲都快过完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们在骗自己,他回来都没有找过自己。

“章扬回来了吗?”余纪文的短信再次发来。

“听说回来了,但是还没有见过,感觉最近他们都神秘兮兮的,我完全被排除在外了。”草芥有些失落,感觉他现在是被遗忘的那一个了,他们都成群结队的商量着什么,而她却是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

“你现在是不是喜欢章扬呢?如果是的话,就要勇敢去追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