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什么时候自己竟变得这般霸道,不是坚持说不喜欢章扬吗?那为什么一想到他可能已经有了女朋友,自己却是如此的不好受。

“草芥,你怎么了?别哭啊!”小侠慌了手脚。

“我没事”草芥低声说,怕惊动了旁边的同学,这大概又会给这个校园制造出很多有趣的八卦吧!

“唉”小侠拍拍她的后背,莫名的叹了一口气,草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叹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这一切是多么的让人无法接受,就好像在看着一场文艺的电影,但看的人却莫名其妙的大哭起来。没有任何令人奔溃的点,大家都在很平淡的看着这戏剧性的起起伏伏,却有人突然嚎啕大哭。

“小侠,我好想章扬,好想好想”她终于说出来了自己心底的真实想法,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这个安慰着自己的好朋友。

“那去找他吧!”对于草芥这样的坦白,她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任何惊讶的情绪,只是给了这样的建议。

去找他?这谈何容易,也许他忘记了她,也许他有了新女朋友,什么什么都有可能,她怕自己无法接受他的冷淡和疏离。

“我怎么去?”

“你也申请去那边的大学不就好了,反正又不是出国做交换生什么的,像你这么优秀的学生,那边老师肯定很欢迎的!”小侠出着主意。

半途申请去另一所大学这样可以吗?小侠是不是只是为了安慰她才这样说的。

“没听说过可以这样的”草芥有些抽抽搭搭。

“原来是没有,但是章扬不是已经开了一个先例?总是有办法的不是”小侠开解她。

对啊!既然章扬可以,为什么她不行?一定可以的!她瞬间觉得找到了出口,擦了擦眼泪,歪着嘴笑了。

“不过。你和余纪文到底怎么了?”

余纪文?草芥几乎快忘记了他,好像自那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反正他最近好像不太好。”小侠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告诉了草芥。

“他怎么了?”

“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整个人不太正常的样子,喊他他也不理。”上次在校园中遇到了余纪文,小侠热情的打招呼,他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的就走了过去,整个人好像是灵魂出窍了一样。

“哦。”草芥

有些担心,不管怎么说,那是曾经自己深爱过的人,即使后来他也伤害过自己,但她从来不曾真的怨恨过他。

“上次和文御哥一起找他出去玩,他也不去。”

“下午没课,我们去找他吧!”草芥开口。

余纪文呆坐在教室里,他不相信草芥真的不再爱他了,这一切怎么可能呢?但她的话一直在他的耳边响起,是那么的真实。

“纪文。”草芥站在教室门口,看着无视她走过的余纪文,喊他。

他惊讶的抬起头来,刚才那一刻还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她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草草芥”他是嗓音干干的,像是一个缺水很严重的人。

“你怎么了?”小侠开口。

“没事儿”他开了他的破锣嗓子,比刚才好多了,扯扯嘴角,想笑一笑,确实笑的比哭还难看。

“一起去吃饭吧!”草芥开口,另外两人也都没有异议,随即就往食堂走去。

“你是很久没好好吃饭了?”看着余纪文狼吞虎咽的样子,草芥惊呆了,这个当初那么优雅的人,现在只是不停的往嘴里塞着食物,甚至无暇与她们攀谈。

“不记得了。”他抬起头来看了看惊呆的两人,然后继续与食物奋战,小侠贴心的再去取食物了。

“唉,你何必折磨自己呢?”草芥痛心疾首的说道。

“我无法忍受失去你,这让我连吃饭都觉得索然无味,甚至感觉不到饿。”

“纪文,你是那么优秀,没必要这样子。”草芥嚼着口中的食物,却如同嚼蜡,没有一点味道。

“即使我再优秀,你不是也不喜欢吗?”他的眼神灼灼的,像是要把她烤化。

草芥无言了,如果一个人非要钻牛角尖,多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而现在的余纪文摆明了就是在钻牛角尖。

“来了来了,快多吃一些。”小侠端着满满一盘子的食物出现,放在了余纪文的面前。

“我吃饱了。”他又再次回到了他忧郁王子的状态。

“小侠,我们走吧!”草芥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没有了食欲。

“这么快?这些都还没吃呢?”她看着刚端来的一盘子食物。

“坐会儿吧!我们说会话吧!”余纪文开口。

草芥又坐下了,也是,这样不明不白的走掉,不知道事后还

会有多少麻烦的事情,干脆就继续说下去,说明白了,大家都舒服。

“你们说,我去那边吃!”小侠端着盘子去了不远处的座位,眼神滴溜溜的不断扫视着他们。

“你已经喜欢了章扬对吗?”他轻轻浅浅的开口,草芥的心狠狠的颤动了一下。

直到此时,草芥还是不清楚,总是不断的怀疑,自己对章扬只是一种因为习惯而产生的依赖,这并不是爱情。

“不知道。”

“你是喜欢他的,大概只有你自己不知道吧!”他的声音带着魔力,他的话带着笃定:“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为什么你还要瞒我呢?”

瞒他?她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为什么要瞒着,如果真是这样自己也不必犹豫纠结这么久了,事情也不会像这样复杂,章扬也不会负气离开。

“我对章扬或许只是依赖。”她一直都坚持,那不是爱情。

“没有想到,我最终输了。呵。”他轻轻的笑了,继续说:“当时说分手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没想到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是真的失去你了,是我的错,是我活该,是我自作自受”他闭上眼睛,恨恨的说。

“失去我也许只是为了遇到更好的人”上帝关上了你面前的门,必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你的目光不要一直放平,或者抬头看看,或者低头看看,总会有一个出口是留给你的。

“大概吧!”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时间显得很是安静。

“我大概要走了。”他抬起头来,对上草芥的眼睛。

“去哪里?”

“回去。”

“不回来了?”

“恩,你要幸福!”

“你也要幸福!”

两个人就这样告别了,草芥觉得有些悲伤,章扬走了,余纪文也马上就要走了,所有人都好像要抛弃她了,虽然知道余纪文的离开不算是一件坏事,但还是免不了觉得有些难过。

“草芥,余纪文这个礼拜天就走了!”走在洒满落叶的小道上,小侠说。

“哦”草芥轻轻的应了声。

快要冬天了吧?呵呵,草芥轻声笑了,认识三年了,章扬离开两个月了,没有只字片语捎回,QQ不再上线,偶尔有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草芥总是兴奋不已,但每每都是失望告终,他是个多么狠心的人,竟然断绝这所有的联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