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扬还是没有出现,就算满校园里都是关于他们和好如初的传言,就算她和余纪文拥抱,在别人眼里俨然是幸福的一对,他还是没有出现,从来没有找过她,问问这一切是为什么,她是多么希望,他能出现,然后用质问她。看,人就是这样,不知羞耻。

“草芥,你和余纪文真的和好了?”这已经是这个礼拜第十次小侠问她了。

很奇怪,她竟然把这个计算的如此清楚,连小侠都一次又一次的问她,为什么那个人却迟迟的不出现。

“草芥,你就告诉我嘛”草芥很惊奇的发现,自从和哥哥恋爱之后,小侠这撒娇的工夫可是越发炉火纯青。

“草芥。”

在她不理会她的情况下,她还是一遍又一遍的追问。

“你别那么好奇,你只要和我哥好好的就行了”脑袋都让她给吵大了。

“草芥,我真的是很好奇很好奇啊!就告诉我吧!这个礼拜我都问了你第十次了,你一次都没有告诉我。”

“既然知道我不告诉你,那你还来问。”草芥无奈的丢个白眼。

“告诉我吧!”

“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你可是当事人!”这话说出来怕是谁都不信,但这又是真的。

“我确实不知道,他也没有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呆着。”

这应该算是比较奇怪的相处模式,在他人眼里是幸福的情侣,但是他们两个人相处起来又好像不是,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他带她出去玩,她也会去他的家中,但也只是这些而已。

好像是真的又好像是假的。

“草芥。”

“恩?”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样子。”余纪文担心的问。

“我没事。”

“我刚才问你,去不去我家,我给你做鱼,最近我新学了一道菜!”尽管草芥的话少的屈指可数,但他的热情似乎是越发高涨了。

“好。”他的热情邀请,她总是不能拒绝。

厨房飘来鱼的香味,草芥有一瞬间的恍惚,这情景多熟悉,那里有大玻璃窗,但是这里没有。

“快来尝尝怎么样?”他端出鱼来,兴奋的喊她。

她微笑着走过去。

“来,张嘴”他夹起一些鱼,喂给她。

她有片刻怔住。

“快”见她没有反应,他再次催促。

张开嘴,接下他喂过来的鱼。

“怎么样?怎么样?”才刚进口中,便迫不及待的追问。

“还不错”这鱼倒是挺好吃的。

“好吃就多吃些”听到草芥的赞扬,心里甚是喜悦。

他似乎比从前更担心更在乎她了。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这样的好还带着一些小心翼翼,这不像是余纪文的风格。

“因为爱你”他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他的话在耳边来来回回的回荡,“因为爱你”“因为爱你”,从前,即使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未说过爱她,而现在他终于这样没有顾忌的说出口,如果换作的半年之前她一定会高兴坏了,但是现在听到,却感觉不到很欢喜。

“为什么爱我?”

“不知道,但就是爱你,不能失去你”他走过来,环抱住他,轻轻的,好像她是易碎的玻璃工艺品。

“从前,你是不说爱的”草芥不由的感叹。

“那时候我怕,怕我给不起,而现在,我确定我能给”他认真的说,这像是一个美好的誓言“草芥,你爱我的对吗?”他任性的像是一个孩子。

“草芥。是不是?”他追问。

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是吗?她不太确定,不是吗?那为什么她竟无法推开他的拥抱。

“草芥,你回答我,是不是?”他有些急了,不断的追问,这样沉默的草芥让他很没有安全感,好像随时她都会消失不见。

“我们快点吃饭吧!一会凉了”草芥推了推他的身体,企图转移话题。

“你告诉我,你爱不爱我?”他有些孩子气的抱着她不撒手。

“纪文。”草芥有些无奈,这样的话换作从前是余纪文是从不会问的,甚至她有时候觉得他对于她的喜欢与否从未当真过。

“没关系没关系,你总会完全爱我的!”看草芥皱起眉头,他放开了手,自我安慰的说道。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草芥也吃的索然无味,他只是不断的往她的碗里夹鱼,她很想说够了够了,张张嘴,还是咽了下去。

饭后他把她推到沙发上坐着,自己去收拾碗筷。

有时候草芥会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余纪文和章扬,不论哪一个都是那么的优秀,而自己有幸得到了这两个人的爱,虽然自己也曾为了这个人而伤透了心,但是他再度出现,带着他的爱而来。

“想什么呢?”余纪文来到她的身边,她正愣愣的看着窗外出神。

“没什么,秋天了,树叶开始凋落了呢”窗外是秋天的景象,隐隐的让人心情也跟着低落起来,就像这秋天的落叶。

“喜欢秋天?”他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肩。

草芥很喜欢被人从后面拥抱住的感觉,看到的是同一番景象,也能感觉到

近在耳边的呼吸,离的很近,这让她觉得有安全感,每当这时候,她整个人也跟着更加的温柔可人起来。

“恩。”

秋天多好,不像冬天那么寒冷,也没有夏天的炎热,也不会像春季那样的多雨,一切都像是刚刚好。

“草芥,你会不会离开我?”余纪文变得异常敏感,好像她随时都会消失不见一样。

“我能去哪里呢?”草芥笑了笑。

他们就这样安静的站在窗前,看窗外的风景,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大约是并没有什么话要说。

“草芥,我没衣服穿了,你陪我去买吧!我自己看不好”某个周末,余纪文约草芥。

“你平常不是买的好好的,自己去吧!”草芥不想动,感觉整个人都懒懒的没有力气。

“别啊!我想穿上你喜欢的衣服。”

草芥就是个糊涂蛋,因为他这一句话,就答应下来,她永远都是这样,只要一句话便能感动她。

周末的街上人流拥挤,选择周末出门真是个让人后悔的决定。

“草芥,这件好看吗?”余纪文进了更衣室,换上了一件他自己喜欢的衣服。

“挺好的。”

“这件呢?”

“还不错。”

“草芥,你帮我选吧!”试了好多件,草芥都是还行,不错的评价,他想让她来为他挑选一件,只要是她喜欢的,他就愿意穿上。

拗不过他,草芥随手指了指挂在壁上的一件衬衫,其实她也就随手一指,觉得那件衣服看着还不错。余纪文穿在身上,却显得老气了很多,但他没有说什么,就让店员包起来。

“你买?”草芥有些惊讶,他不可能看不出,这件衣服并不适合他。

“你喜欢的,我就买。”他笑笑。

“对不起,这件衣服我们不要了。”草芥拉着余纪文匆忙的出了那家店。

“怎么了?”

“你干嘛要买?难道你自己没照镜子,没发现那件衣服根本不适合你吗?”草芥有些火大。

“但是你喜欢。”

该死,明明知道她受不了这一套,却偏偏使出来。

“我们去别家看看吧!总会有我喜欢又适合你的”草芥抚了抚额头,一脸无奈。

“草芥草芥,这件衣服好看”拉着她来到了女装店。

“干嘛,玩变装啊!”

“适合你,快去试试”他兴奋的递给她。

一条水绿色的长裙,白色的小领结,配上一条腰带,看上去十分的美丽,草芥有一些心动,谁不喜欢美丽的事物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