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外套披在她的肩上,草芥有些诧异。

对上的是章扬的眼睛,他怎么会?肩上的是件女式外套,他哪里来的女式外套。

“我买的”他淡淡的开口,她从蒲八出来没多久,他也找借口离开了,远远的跟着她,看她有些冷的样子,就冲进旁边的店里,买了件外套。

“谢谢”大约是猜到了,所以只是淡淡的道谢。

“原来一直说要给你买衣服,没想到到今天才有这样的机会”他像是自嘲。

从前,他问她喜欢什么样的衣服,要带她去买,她拒绝,他却毫不顾忌的说,给自己的女朋友买衣服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而现在她终于穿上了他为她买的外套,淡紫色的小西装,很称她的皮肤,她不知道的是,自那天说要为她买衣服之后,他就在脑海中不断的幻想着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的效果。

而今天终于有机会给她穿上自己早就想好的款式与颜色,她却已经不是他的女朋友了,这一切是多么的戏剧化。

草芥听到他的话,也有些淡淡的失落。

“你还爱着他?”不用多说,这个他是谁两人都心知肚明。

草芥已经不知道了,曾经,她非常确定她爱他,但是这种确定是在什么时候开始让自己也产生了怀疑呢?

“如果你跟他在一起,我就走,远远的离开这里,不再回来!”章扬的声音传来,草芥不知道这句话是可信度是多少,但是他怎么会走呢?还有学业,他还有朋友,又怎么会因为她而离开呢?

“你别用这样怀疑的眼神看着我,对你,我从未说过谎话,永远不!”他不喜欢草芥这样带着探究的眼神,好像自己是一个不值得信赖的人,他可以对任何人说谎,但对草芥,绝不。

草芥看着认真的章扬,心却是乱的像是小鹿乱撞,章扬,永远有多远呢?你的永远是否就在我触手可及的未来,这样的永远应该快要消失殆尽了吧,我们。也终要走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吧!

他陪着她一路走到了家,他站在路灯下目送她进家门,她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回头,到门口的时候却终于没能忍住,心底总是有一个声音在说:再看一眼再看一眼!他的影子在路灯下形成一个圈圈,他靠在电杆上,点燃了一支烟。

这个画面是多么的熟悉,她几乎叫喊出声,他就是那个每晚守候在路灯下的人吗?那个她曾害怕过,

好奇过的人。章扬,是你吗?是你吗?草芥很想要跑过去问问他,刚迈开脚就又缩回,这一切还有意义吗?就算是他那又怎样呢?

多可笑,刚才竟有一种冲动,上前去询问,然后拥抱他。那个拥抱将不再属于她,而她也无法承载那个拥抱的重量。

她看着路灯下的忽明忽暗,却无法再迈出这艰难的一步。

他看着他站在那里,躲在窗帘后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办法解释自己这一系列的行为究竟是怎么回事。

哥哥回来了,那么刚才在路灯下停下的人是他?他们说了些什么?是否和自己有关呢?草芥惴惴不安的想。

门外传来拖鞋的哒哒声,在门口停住了,声音的主人像是在思考要不要打扰她。草芥猜想,那一定是文御,除了哥哥她想不出来这个时间会是谁,妈妈和文叔都已经睡了。

“哥”草芥打开门,门外站在的果然是文御,他看起来很是苦恼,却似还没有想好要和她说些什么。

“来客厅聊聊吧!”文御说完就走向了客厅沙发,没有理会草芥是否接受这样的邀请。

“你还是喜欢余纪文?”文御坐在沙发上,草芥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好像随时会泄露自己的情绪,但她的情绪,连她自己都有些分不清楚。

“我不知道”这是实话,她自己的确还很迷糊,好像喜欢着,又好像不是。

“也许,你开始喜欢章扬了只是你自己没有发现”他开口,这个傻乎乎的妹妹,也许对余纪文的是一见钟情,但是谁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见钟情的。

“不,不会的”草芥摇摇头,表示这话的真实性,为什么她还是隐隐的会有些觉得对不起余纪文呢?他们早就没有了任何关系。

“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文御的话瞬间击中了她,她就是苦于不知道了自己的真心,所以才有这样一系列的困扰,喜欢章扬?这是不可能的吧!

回到房间,路灯下的人已经走了,刚才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他就这样离开了。

余纪文呢?他是不是还会回到学校?这期间他也曾不断的打电话发信息请求她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看着昔日自己深爱着的人这样的请求自己的原谅,草芥不是没有动心过,她不敢接他的电话,不敢回他的信息,怕自己一开口就心软了,心里的那道裂痕还能修补完整吗?

章扬像是消失了,完全失去了他的联系,文御不

再提起,路灯下的影子也再也没有出现,她每晚站在窗前,却再也看不到他。

是不是人都是多情的动物,为什么明明惦记着余纪文,却好像又放不下章扬呢?

“草芥,余纪文快要过生日了呢”某日,小侠打来电话,草芥又怎会不知道呢,他的生日她在就烂熟于心,从见到他的那一天里,就不知不觉的想要知道的更多关于他的信息,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恩。”

“听文御哥说大家要给他庆祝呢。”

“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又这么好的?”

“从发现你不再那么关注他以后。”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余纪文的生日来了,草芥没有准备礼物,在他的短信不断攻势下,她决定去,有一些私心也许她自己都还没有发现,她竟然期待着能够见到章扬。

“生日快乐!”

“没有礼物?”

“没有”草芥说。

这让在场的人都有些诧异,没有礼物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怕是也只有她一个了。

她不知道他们的心思,但是章扬没来,这让草芥有微微的失望,却又不能贸贸然的问这里的任何人。

“章扬怎么没来?”郭胜利开口问。

草芥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谁知道,也许是忙着去相亲吧!就像你之前忙的一天见几个妞一样!”杨东嬉笑起来。

“去你的,拿我调侃,不过虽然那些美女不是我的菜,但长相身材还真是没话说。”

草芥的心幽幽的开了一个口子,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好了,快来许愿吧!”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灯啪的就被关掉了。

烛光中,余纪文的脸显得那么不真实。

“许什么愿了?许什么愿了?”小侠永远是最好奇的哪那一个。

“希望草芥回到我身边。”

他的眼神带着魔力,在灯光下显得更加深邃而迷人,就像第一次看他的时候,但当时的他眼中透出来的只有平静,没有现在的温暖。时光在走,人也在变,他的温柔是否能抓得住呢?

空气像是凝固了,没有人说话,呼吸声都显得格外沉重。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文御下意识的就接下了这么一句话。

空气更冷了几分,没有人说话,静谧的仿佛这里没有人。

(本章完)